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媒婆的为难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18 2019.05.20 10:06

  “姑娘!”

  一声清冽短促的喊声打破了苏府清晨的静谧。

  珊瑚提着裙摆,一路从院子走到东厢苑侧阁,额上沁出了一层晶莹的汗珠。

  苏芮慵懒抬手拂开雪白罗帐,露出少女精致的侧颜,皱眉道:“大清早毛毛躁躁的作甚。”

  尽管语气里带着责怪,不过珊瑚是知道她脾性的,等闲杂事不会让这丫鬟失了规矩。

  “姑娘,婢子刚收到红珠那边派人传话,说有媒人上门提亲了,现在正在南苑里跟老夫人在商议呢。”

  珊瑚因小跑过来,此时脸蛋红扑扑的。

  苏芮眸光轻转,脚尖点地,淡淡道:“替我梳妆吧。”

  她是没想到邢风居然这么快就过来提亲,可见他是真有把她置于心上的。这样的话,嫁过去起码不会等闲受气。

  “邢府的婆子有跟着一起过来吗?”

  若是泰荣侯夫人身边的贴身婆子也跟着一起来提亲的话,那她的颜面更增添几分。

  珊瑚踟蹰了一下:“婢子刚在南苑门口瞧了瞧,好像没看见有眼熟的婆子呢。”

  当时太兴奋了,也不知她可有瞧漏眼。

  苏芮神色转冷,邢风居然没让戴氏的陪嫁婆子一同过来,她以为这事邢风定然能考虑周到,没有特别提起,而且姑娘家如何能主动开口说这些,不是自贬身份么。

  穿戴妥帖的苏芮,脚步款款来到南苑。

  南苑门前的玉兰树此时正是盛开的季节,大朵大朵洁白的玉兰花爬满了枝头,争奇斗艳般开得绚烂,青石板上铺着点点碎碎洒落的花蕊,让路人足下留香。

  坐在太师椅上的薛老夫人茫然若失地看向身旁的红珠,只见红珠同样懵然地摇了摇头。

  嘶,你说这人提亲就提亲吧,怎么连名字都报不出来呢,指名最好看那位姑娘是个什么意思。她苏府的姑娘个个都俏丽无双。

  “把府上的姑娘们叫过来问一问吧。”薛老夫人对红珠颔首,而后补充道:“五姑娘那边就不必去请了。”

  五丫头刚被退亲,其他府上的姑娘们有人提亲是好事,但没必要让五丫头参与,挑起她的不痛快。

  媒婆嘴角抽了抽,若不是看在酬金实在丰厚到无法拒绝的份上,这活她也没法接,还是头一次遇上提亲说不出姑娘家闺名的,亏她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或者这家的姑娘都其貌不扬,唯有一个是特别出挑的,那就自不用言明。

  站在门口的苏芮脸色数变,正欲跨门而入的左脚定在空中,不由看向身后的珊瑚,这,来提亲的真的是邢府么?

  珊瑚飞快把头低下去,她什么都不知道。

  南苑里很快就黑压压地站满两排人,一排小辈,一排太太。

  媒婆眼光讪讪从队伍面前略过,不是说把姑娘们叫来么,怎么把太太们都叫来了。

  婆子认真地从一个个花容月貌的娇嫩脸庞上略过,其实真正未出阁的姑娘就只有两位。这就好判断多了。

  媒人目光在苏芮身上停留,只见少女明眸皓齿,灼灼其华,便缓缓点了点头,虽然两位姑娘相貌都称得上眉清目秀,但这个女子还是明眼上艳压同府姐妹的,嗯,定然是她错不了了。

  苏芮微微弯了弯唇,心中却把邢风骂了上百遍,这蠢蛋到底是在干什么,提个亲搞得像选妃似的。

  苏雪则瞪着杏眼朝婆子方向转了转,母亲说叫她过来南苑,可也没说过来做甚,这婆子老盯着她和姐姐看是要干嘛。

  “这位姑娘是?”媒婆面对苏芮笑问。

  苏芮微微屈膝,含羞道:“小女名苏芮,苏府行四。”

  婆子转向薜老夫人,满脸堆笑:“老夫人,今日要提亲贵府的姑娘,就是-----”

  媒婆后面的话被匆匆进来的红珠打断,红珠虽步履急促,但因多年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神色依然保持着一贯的沉稳。

  “老夫人,外面又来了一个媒婆,说是给泰荣侯府提亲的。”

  “什么?”薜老夫人与二太太齐齐问道,立在一旁的沈氏虽面露诧异,但很快又低眉顺眼得几乎让人不曾察觉她的存在。

  问出口后,二太太魏氏又恢复了淡定的神色,是了,谁来提亲与她又有何干,她唯一的一个女儿都已经嫁做人妇了。不过,五姑娘不是刚跟泰荣侯府的退亲了么,泰荣侯府又派人过来提亲是什么意思,难道又后悔了?

  沈氏则悄悄打量了一下长女的反应,而后又低下头去。

  苏芮流露出难以隐藏的震惊,什么?门外来的才是给邢府提亲的人,那眼前的这个婆子是给哪家提亲的。

  “泰荣侯府的人居然还有脸过来,给我抄花瓶砸出去。”薛老夫人重重拍了一下茶几,怒喝道。

  “老夫人,门外的媒婆说是给四姑娘提亲的。”珊瑚小心翼翼解释道。

  “哼,糟蹋完五丫头,还想糟蹋四丫头,当我们固恒伯府的姑娘都是软柿子,任她挑来拣去的。”薛老夫人气得脸上褶子猛然加深了几分。

  “祖母。”苏芮怯怯喊道。

  祖母这是什么意思,那丑八怪的亲事没成,还连累着她也不能嫁入邢府了?

  “那媒婆说的是给泰荣侯府二公子提的亲。”红珠想起来又补充道。

  “大公子和二公子有何区别,不都是戴氏的亲儿子么。”薛老夫人手握着权杖,指节隐隐发白“上梁不正下梁歪,那样的人家,还能出什么好儿郎不成,给我赶出去。以后谁打着泰荣侯府名号的,统统乱棍打走。”

  红珠领命带着两名壮实的家丁往大门口走去。

  在场的婆子吓得脸色煞白,其实今天早上泰荣侯夫人也有请她过门,托她给府上的二公子做媒,当时她已经答应了庄庆侯那边在先,就推了泰荣侯府的礼金。此刻想想,还好庄庆侯府的人先找了她,否则此刻被人乱棍打出去的便是她了。

  “刚刚你说是给哪个府上做的媒?”薛老夫人一字一顿道。

  “婆子是受庄庆侯府之托,给庄庆侯府二公子向贵府四姑娘提亲的。”媒人眼睛死死地盯着老夫人手上握着的权杖,仿佛随时要抡起来落在她身上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