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新难题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141 2019.06.18 21:25

  吴颐看见长兄,眉开眼笑迎了上来。

  少女的目光总是细腻而敏锐,很快捕捉到男子眉宇间稍纵即逝的倦怠。皱眉道:“大哥昨夜没睡好?”

  吴稷淡淡笑着:“比平日睡晚了一些。呃,妹妹这是要出门?”

  男子深谙不让对方继续问下去最快的方法便是转移注意力。

  果然少女嫣然笑道:“是呢,大哥忘了我每隔七日便去一趟太傅府。”

  太傅向来收取子弟条件都十分严苛,得对得上他眼才可以,否则纵使你以黄金万两,良田千顷相赠,皆是自取其辱。故而在太傅寥寥无几的学生中,除了几位皇子与宗室子弟外,吴颐便是唯一一位与黄裔无关的弟子。而皇子与宗室子弟当然也与自定的天资聪颖纳徒条件无关,什么时候用条件那当然得看人啊,皇帝老子的儿子能不收吗。

  吴稷自是知道幼妹每隔七日便去一次太傅府上学的事,闻言自然不多加问。

  拜别了兄长,吴颐便由丫鬟扶着钻进了朱漆雕花马车,漫不经心琢磨了起来。

  大哥向来是个自律十分之人,他说出比平日晚睡的话那就晚得就不是一丁半点了,会有什么事让大哥思虑到失了困顿之意,难道是因为二哥?二哥自从退亲之后整个人便显得消颓了许多,练武场也不去了,偶尔撞见他还一身酒气。想到吴泽少女连连摇头,亏大哥还把世子之位转让给了二哥,二哥如此轻率的性格如何能成为一府之担当。

  皇亲贵族与朝中重臣的府邸均坐落在离紫禁城不远的杜鹃胡同,马车行走约两盏茶时间便到了。

  两扇双人高的朱漆大门,左右两边各立着一只石狮子,与其他高门贵第的石狮子不同的是,这两只狮子形态各异,一只呈握笔姿势,另一只则是慵懒侧卧的憨态,呈现出来的不是威赫肃穆,而是带着几分超俗洒脱,正是秦太傅的风格。

  门人开门,对吴颐行礼后,吴颐便越过门槛往内走去。

  袅袅穿过庭院,来到了小书院堂。说是院堂,其实就是太傅书房前辟出来的一块小空地,放了桌案及文房四宝。

  吴颐虽与皇子和宗室子弟都是太傅的徒弟,但因身份有别,所以从不与皇子们一同上课,一直为一对一教学。又因是女子身份,不便在书房内教学,所以就选在空旷的亭台院子里。

  少女来到亭院,一个熟悉老迈的身影入目。丫鬟紫芜伫立一旁,不再跟着主子上前。

  吴颐放轻脚步走至太傅身旁,只见老者长眉遮目,坐在圆凳子上一动不动。旁人乍眼一看会以为白叟瞌睡了,但少女神情专注地看着老者面前的白纸,心知太傅是进入冥思状态了。

  无他,睡着的呼吸声不是这样的。有好几次太傅给她出了题目,她想着想着便忽然一阵此起彼伏的鼾声入耳,令她一阵羞愧。她思考的时间也没那么长吧,居然就在她面前睡着了。

  果然,下一秒钟仿佛入定般的垂老身躯忽然一个伸手抓起面前的白纸揉搓成团抛到地上。嘴里喃喃道:“还不行,还得改改。”

  “太傅。”吴颐恭敬施礼,眼光追逐着那抛落在地的白纸团。

  这见礼的时间也得掐好,若是在老太傅思索的时候便贸然打断,那多半是要挨训的。对于这位让人又敬又畏的老者脾性,吴颐已烂记于心。

  “来了?”秦太傅撩了撩眼皮,心思却还在案上的白纸上。

  “太傅在研究新的东西?”吴颐认真的看看太傅手上的毛笔,又看看面前的白纸,仿佛那不是白纸,而是一副难得一见的名家画作。

  老太傅虽然年纪已过花甲,却精神矍铄,且喜爱钻研新奇的东西,往往能让人眼前一亮。

  白叟正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能钻研出遇热显色的墨汁,忽然就没了上课的心思,便唤来仆从端来了一盆水,扭头对吴颐说:“今日就练字吧。”

  嗯,目前能解水上写字的只有那位丫头,他倒想看看,自己收回来的弟子会不会被别家的白菜比下去。

  吴颐看着清可见底的木盆瞠舌:“在水上练?”

  老者一脸不耐烦:“不然呢?”

  吴颐立马会意,这是太傅出的新难题。

  但是在水上写字,可能吗?

  饶是心里有惑,少女还是抬笔蘸墨写了起来。

  老翁见少女投入到他挖的坑,不,他出的题目中,便又钻研起自己的事情来。

  自家的白菜资质自己最清楚不过了,能不能解出来他不好说,但是一时半会肯定是没有答案的。

  吴颐秀眉轻蹙,抬起的手肘定于半空,变着手速写了一遍又一遍,紫芜端走盛着浓黑墨水的木盆,换来了一盆又一盆的清水,少女依然没有办法在水上连着笔画写出一个完整的字。

  无论手速多快,墨水一沾到盆里的水便迅速化开了,根本不可能写得出来。

  女子沉思了一下,命人换了一个墨砚,研磨出来的墨汁似乎更加浓稠了些,少女弯唇又试了试,可看见的还是跟之前一样的结果。

  时间一点一滴流淌而过,写到手腕发酸的吴颐,终于停下笔来,呆呆地望着盆中荡漾不止的浑水。

  而老太傅经过几次修改配方,依然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也放下手上的东西,恹恹地坐着。

  一老一少如同被拔了毛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同病相怜。

  看了看少女失落的神情,老者感觉又找回了几分元气。起码对方解不开的难题,他还是可以解得开的。嗯,这种从别人的沮丧里找到自己的成就感似乎不是很人道。

  “还没写出来么?”太傅扬眉,语气轻快。

  “颐儿愚钝,求太傅指点。”

  少女粉色的衣袖处蘸了墨汁,氤氲开一片淡淡的墨色。老翁捋了捋胡子,他这个弟子素来有着书痴的外号,对书法尤其着迷,当初也是看中她这份韧劲才爽快地纳入门第。

  太傅唤人端来了冰块和猪油,把冰块倒入水中,毛笔蘸了墨水再蘸猪油,很快一个大写的吴字跃然水上。看得吴颐目瞪口呆,嘴里呢喃道:“这,真的可以写出来。”

  加冰块和猪油就可以写出字来,刚刚她想破了脑袋硬是没往这边想。

  太傅眯了眯眼灵机一闪,说不准他的遇热显色墨汁配方,那位丫头也有办法。嗯,改日见到她再考考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