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好看的皮囊比比皆是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85 2019.05.12 14:49

  一位二八年华,身穿蓝衣的闺秀女子,闻言从二楼边上的雅间走了出来。一抬眼便对上一张从容自信的脸,不小心撞进了对方流光溢彩的双眸,女子飞快地低下头去,脸颊微热。

  “我等是翰林院侍读学士,官从四品,尔等刁民竟敢侮辱朝廷命官。”刚刚附议的另外一位竹竿身材的男子脸色气成了猪肝色。

  “你们这样的……朝廷命官还需要别人侮辱?”苏植仰头大笑起来“别的朝廷命官不知我这等刁民是否能侮辱得起,不过,翰林院的清贵,还是可以的。”

  大汉向来是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翰林清贵也是这时候很多人都敬着的一个官位,虽然官职不高,俸禄不高,但是也是内阁的栽培地。

  “我们翰林院什么都不多,多的是进士之才。你这等大言不惭,莫不是觉得你的才学在我们之上吧。”见男子眉眼平静,书生又咬着牙道“既然你如此自命不凡,敢不敢来比试一下?”

  若真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都已经是他的同僚了,谁会放着官阶不要。

  “看来这饭还是不能好好吃了,怎么比?”苏植一捋长袍,懒洋洋地坐回水曲柳圆凳子上。

  坐在角落桌子上的老者闻言笑着摸了摸下巴霜白的胡子,眯了眯眼。这顿饭倒是吃得有意思。

  “我们比试三局,你我各出一个比试题目,剩下第三个题目,由这里随意一位食客出,这样够公平吧。”灰色直䄌男露出一个自认为风流倜傥的笑容,看向了周围的食客。

  这里很多小娘子看着呢,他得时刻保持形象。

  “别废话,出题吧。”谢品松斜着身子靠着桌子,修长的大腿则翘起了二郎腿。

  苏襄盯着两位兄长的侧颜出了神,她眼风扫过在场众人,发现在看兄长和表哥的小娘子眼神竟出奇地一致,当眼光略过一位长廊上站着的蓝衣少女时,苏襄微微牵了牵唇。

  “那就我先出题,我出一个上联,你们二人和我们二人各自轮流对,直到对不上的一方为输。”灰衫男似是给自己勇气加持般灌了一大口酒,吐出上联“油蘸蜡烛,烛内一心,心中有火。”

  抛出上联后,灰衫男重新落座,抬手又给自己倒起酒来,与同桌小伙伴交换了一下眼神,嘴角蔓延开了笑意,对联本来就是他的强项,哼,跟他比对联,他当年中进士的时候,黄毛小子都不知在哪呢。额,这样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说得好像他比那小子老很多似的?

  周围几桌的食客,闻着这十足的火药味,皆兴致勃**来,又招来了小二加了几道下酒菜,一边吃着一边观看。

  颇有眼见力的伙计,速手速脚给每桌都上了一些花生瓜子,然后自得地退了下去。

  刚回头便被掌柜的敲了一个闷头:“找死呢你,客人又没点那些东西,你上到桌上去,一会谁付账啊?”

  伙计嬉笑着凑到掌柜耳边:“那些花生瓜子,我都特意抓了一把盐巴洒上去之后再上桌的,虽然是免费的,不过客人吃了口渴总是要叫酒喝的不是,那酒赚的可比花生瓜子的本钱高多了。”

  掌柜的一听,马上转怒为笑:“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有几分生意嗅觉。”

  “谬赞,谬赞。”伙计识相地退了下去。

  正当众人自行代入角色,冥思苦想着下联时。

  苏植仿佛未经思考般地抛出了一个回联:“纸糊灯笼,笼边多眼,眼里无珠。”

  “好!”围观的众人不约而同说道。

  对方上联出的是一个顶针联,每句的第一个字要跟上一句的最后一个字相同,而灰衫男出的上联,明显有显示自身怒火之意,若是对方对不上来,言语上便受了屈辱,但偏偏苏植以一个眼里无珠的下联怼了回去,一则对得完美无瑕,二则也讽刺了出题人对自家妹妹的出言不逊实属有眼无珠。

  灰衫男轻握了一下拳头,既然对方敢接受比试,定然不是个心中无墨之人,他没有想着对方会对不上来,只是没想到,他思考的时间竟然这么短,甚至都没见到他思考的表情!

  坐在灰衫男旁边的竹竿书生,倒是拧起眉思考起来。该死的,若不是对方先答,这个下联他肯定也能想出来的,如今这么好的下联被对方抢了先机,他要想出一个更好的,那就难上加难了,不对,他如果能再想出一个下联,已经是很难了,别说工不工整了。

  竹竿书生抓心挠肺地想着,额上不知不觉已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只觉得周围有数十双眼睛盯着他,脸上火辣辣的。

  突然灵机一闪,有了。

  “楼外青山,山外白云,云飞天上。”

  竹竿男如释重负般擦了一把额上的汗,刚捧起酒杯的酒喝了一半,就听见谢品松接着说:“池边绿树,树边红雨,雨落溪边。”

  话音刚落,竹竿男喝进嘴里的酒又吐了出来,以薄雾喷洒般喷在了小伙伴的脸上。

  灰衫男脸色数变之后,决定气沉丹田,压住火苗,不能内讧长他人志气。

  接下来又是一番针落可闻的安静,灰衫男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终于吐字如铅般喃喃道:“这一局,算你侥幸险赢了。你出题吧。”

  众人的目光又重新落回芝兰玉树般的年轻脸庞上,这一次跟先前的又有些许的不同,刚刚纯粹只是被一幅天赐皮囊吸引而已,但是没想到的是,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截然不同的,还有金玉其外,名副其实。好看的皮囊比比皆是,有八斗之才的可是万里挑一。

  竹竿书生:谁说好看的皮囊比比皆是了,好看的皮囊也是万里挑一的好不。

  苏植翻出来一个新的细脚杯子,重新斟满了酒,与谢品松对视过后,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浅笑:“既然玩开了,光对对子好像有点单一,不如来猜猜谜吧。”

  麻灰衫书生心中一凛,若说对对子吧,他十年寒窗,什么四书五经,三史,礼记,统统都称得上是烂熟于心,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对子想想还是可以对得上的。但是猜谜,这可就是真正拼才智的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石芙蓉

石芙蓉

今天上推荐了,会多加两更。新书求收藏推荐。

2019-05-12 14: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