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怀疑人生的司彦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29 2019.05.24 18:51

  程昔昔咬着唇,一会看向夏氏,一会看向紫红马面裙妇人。

  向春伯府是她外家,那么向春伯府的夏姑娘,岂不是说的就是她母亲。

  “夏姑娘可不止比我运气好,跟二太太您比,您还是稍逊了一点呢,夏姑娘与您夫君自幼青梅竹马,后又指婚给了程护卫参领,说起来,夏姑娘是高嫁,而二太太您那叫下嫁。要说到添香油钱,估计参领夫人也不屑于添一百两。”

  旁边的夏氏嘴唇翕动,她能说一年到头,她都没添过一次香油钱吗。

  挂完祈福璎珞的司彦刚跨入庙堂,顿时觉得无数道如刀眼神齐刷刷向他投来。不由放慢了脚步。

  司彦眸光轻转,看着程昔昔一时出了神,竟有如斯好看之女子,啧啧,倘若二十年前他能遇到的话……等等,这女子散发出来的容韵怎么如此似曾相识的感觉。目光转移到妙龄少女旁边的妇人,司彦一颗心幡然猛跳起来,夏氏怎么会在这里,再看看不远处的妻子和周子兰,顿时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的心都有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这是观音娘娘在坑他吗,新欢旧爱共聚一堂?

  小沙弥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迷离的眼神里带着同情,都说世人感情复杂,喜欢自寻烦恼,嗯,看来出家还是挺好。

  “阿弥陀佛。”小沙弥识相地走出了门口,给新仇旧恨腾出一个角斗的空间,看来斋菜也不必准备了,嗯,省了。

  夏氏向着司彦怒目而视,眼前这男人,她思念了十八年的青梅竹马,竟在与她山盟海约之时,就与其他女子许着矢志不渝的心意,转头又另娶权贵新妻,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了这份感情的坚守,她就有杀了自己的冲动,不,杀了他的冲动。

  初夏的风吹进来,却搅不动室内凝结的气氛,只带动了上方墙壁上垂落下来的红色缎子。

  夏氏缓缓走到司彦身旁,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抬起穿着白色刺绣鞋的细脚一脚跺在男子的皂靴面上。

  司彦嗷地一声喊了出来,想捂住脚,理智到底制止了他下蹲的动作,只得铁青着脸死死忍着。

  看起来柔弱纤纤的女子,竟有如斯大的力气。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才出了五成力气就叫成这个样子,到底比不上他的夫君。夏氏甩了甩衣袖,抬脚出了门。程昔昔看傻了眼,她母亲,这是打人了。待反应过来之后,便急急追了出去。

  周子兰一阵瞠目结舌后如梦初醒,她缓缓往着门口的方向走去,路过司彦身旁时,抬手抚了抚鬓角散落的碎发,脚起掌落,准确无误地落在司彦另外一只皂靴面上。

  这时司彦再也端不住如玉公子的清贵模样,扶着脚蹲了下来。

  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来静陀寺上香了,刚刚挂上去的璎珞竹板上升官发财的愿望他不知道会不会实现,反正妻妾成群,美人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他是没有福气去享的。

  一色紫红裙裾入目,司彦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抬眉看见那张平日里温婉的脸庞此刻如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让人望而生寒。

  “死不去的话还不赶紧给我起来,还嫌不够丢人。”甄纯怒气冲冲地抬脚出门。

  司彦咧了咧嘴,追在她身后。

  待几人离开之后,一个娇嫩的脸庞从隔间里探了出来,而后钻出半个身子来,看了看偌大的寺堂里只剩下高瘦的道姑,便大着胆子走了出来。

  道姑对着菱儿眨了眨眼睛,意思是怎么样,她的差事干得漂亮吧,没想到有银子拿,还有热闹看呢。

  “姑娘。”随着菱儿的喊声,苏襄从帘帐里走了出来。

  主仆二人相携走出了庙堂。

  庙堂正门口对着一颗菩提树,百年古树上挂满了吊着红璎珞的许愿竹牌,点点如碎金的阳光透过叶子,洒落在璎珞上,看起来熠熠生辉,偶尔一阵风吹过,竹牌轻轻摇晃,发出木制的撞击声来,让人忍不住驻足抬头。

  程穆站在树下,俊俏的面庞竟胜过满树光辉,眉宇清冷中带着温和,瞧着一时风采无双。

  苏襄对着男子遥遥一福,笑意清浅,如早春的晨风,拂去人心中的浮躁。

  男子一时愣了神,明明对方没有说话,但一双眼睛明眸善睐,胜过千言万语。女子款款走远,整个身姿背影酝荡开来的都是一种淡然从容,仿佛天上的仙子,只是来到人间粗走一遭,片叶不沾身。

  今天早上听妹妹说苏姑娘如脱胎换骨一般的时候,他还将信将疑,如今看来,苏五姑娘,确实有了莫大的转变。

  “大哥。”扶着夏氏走在前面的程昔昔回头喊道。程穆摸了摸腰间的佩剑,跟了过去。

  苏襄出来的时候,程昔昔也看见她了,不过因为母亲在旁,她不能与阿襄表现热络。况且母亲似乎心情不佳,还是早点回府为好。虽然她想不明白方才在寺堂里,母亲的出奇表现是因何而来,不过却从心底里生出一份对手帕交的信任。

  “姑娘,算起来您都好久没有去参领府了。”菱儿扳手算了一下,大概有一年半了。没想到程世子如今长得比三公子还要俊俏几分呢,她以为三公子的容貌已经在京中公子里算是顶尖的了。上一回陪着姑娘去参领府的时候,程世子只比姑娘高出一寸左右,如今竟要半仰起头看他了。

  苏襄摇了摇头,参领府么,她现在还不能去,因为夏氏不喜欢昔昔与她有过多来往,不过,应该很快就可以了。

  走至大门口时,阿生已经等在那里了,不远处的树下,她看见另外一道熟悉的身影,心中不由一震,奇怪的是,他似乎不想让她见到他在这里,苏襄略略沉吟一下,看向了阿生。

  “今日把周子兰引过来之时,可有什么变故。”

  阿生摇了摇头,随后很快又点了点头:“半路上有位俊哥儿路见不平,替周子兰抢回了荷包。不过好在我身手敏捷,又夺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