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翠屏山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66 2019.06.09 19:57

  这个念头一闪过,苏芮便越发觉得可靠。

  能无缘无故改头变脸的,除了妖魔之说,还能有什么,难不成能撇去脸上一层皮不成。

  其实在阳高帝继位之前的大汉曾有一段时间非常流行妖魔之说,传说中的妖魔能易容改面,长生不老,但是这一切都需要吸噬孩童的血才能维持。新帝继位之后,由于太后信佛,便不许天子脚下的百姓再盛传虚无之言,涣散民心。

  找到根由的苏芮一颗心渐渐活络起来,打定主意后便招来立在一隅的珊瑚。

  珊瑚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鹌鹑一般,垂手埋头,屏声敛气。直到听到苏芮说明日一早要跟着五姑娘去翠屏山时,才忍不住抬了抬眸,应下后飞快退了下去。

  很快到了第二日,夏日天亮得早,才到卯时,已旭日破晓,冉冉初升。

  一辆青唯色马车在和煦的朝阳里向着京郊方向驶去,很快后面又有另外一辆小巧的杏色荆布马车悄悄跟了上去。

  伯府的开支用度有限,府上一共有两辆马车,一辆稍稍修整过的是专给老夫人出门用的,但老夫人出门的机会甚少,年中无二,便默认为太太们出门用的马车,另外一辆青唯色朴实不起眼的马车则是给府中的姑娘小辈用的。

  菱儿放下雨青色布帘,用满含崇拜的眼光看向少女:“姑娘,您说得不错,真的有人在跟着咱们哩。”

  昨日夜里,阿生过来传话,说她跟小车夫嘱咐过今日要出门之后,珊瑚又跑过去向小车夫套了话。当时姑娘就说今日出门之时,定然会有人尾随,结果她们前脚刚离开家门,就有另外一辆马车迫不及待地追了上来。

  这两个月,姑娘把及笄礼上收到的贺礼兑换的小额银票全给了她和阿碧,要她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跟府上各院的下人们打好关系。浣衣坊的和针线房的都好通融,只要时不时给她们送些丝绸帕子,或者小头饰什么的,你要问些什么话,她们就不假思索全给你倒出来。

  就是府上的门人和车夫不好对付,她们是丫鬟,总没有找他们吃酒聊天的道理,不过好在还有阿生,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阿生已经跟小车夫还有门人老王头成为无话不谈的友好弟兄。

  不过她怎么不知道阿生还能跟别人口若悬河地谈天说地呢,明明每次看见他就一副清心寡欲的高冷模样。小丫鬟暗暗撇嘴。

  姑娘没说跟踪她们的是谁,不过菱儿用脚趾头掰掰就知道定是侧阁那位心思深沉的四姑娘,以前姑娘脸蛋没好的时候,这位四姑娘就时不时过来挤兑一下姑娘,现在难道看着她们姑娘的容貌好了,也想过来偷偷经?

  菱儿别过头合着嘴型呸了一声,想到那天夜里四姑娘与邢家二公子偷摸苟且行为就暗暗想吐,明明与那邢二公子有了首尾,却还答应庄庆侯府的提亲,亏她平日还端着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就没见过这样的大家闺秀。

  苏襄靠着车壁闭眼,鼻息均匀,俨然入定了一般。

  银钱开路,有钱使得鬼推磨的道理,可惜前世她并不懂。不过现在明白也不晚,只是这银钱从哪里来,上次收的贺礼变换回来的银票用得差不多了,手头已经开始见短。要不她开个医馆坐诊也能挣个瓢盆皆满吧,苏襄自嘲笑笑。

  马车平稳轻快,窗外的风景很快从繁华的闹市变成了一望无垠的草地和低矮的青葱山丘,偶有路过一两个茶馆摊子,又飞快地被抛在身后,唯有满天白云一路追随。

  约莫一个时辰的工夫,马车停靠在翠屏山山脚下。

  青唯色马车先跳下一个黄衣丫头,而后又袅袅下来一道纤细的倩影。

  翠屏山虽名带翠字,但实则这座山头的植被并不多,山腰以下披着葱绿的油衣,越往上就越见秃石疮痍,入目苍凉,尤其在盛夏酷暑之下,到了山顶的地方,几乎就只剩寥寥无几的稀疏耐热植物了。

  不过这于少女来说倒是好事,如此一来更利于她能快速找到自己的目标药植,否则的话这等天气在山顶久留免不了要中暑气。

  立在一旁擦汗的菱儿终于明白过来为何姑娘说要卯时出发,天刚亮就出门,来到这里已是日照当空了,如果再拖延一下,过到来就是中午了,别说姑娘那样的弱质女流,就是她这样有习武根基的人也是受不住的。

  少女从腰间掏出两颗墨黑浑圆的丸子,仰头服下一颗,手心摊开把另外一颗递了过来。

  “可以消暑气。”

  小丫鬟干脆地把药丸拍入口中,便觉腹腔立刻氤氲开一股沁凉之意,透人心肺。

  翠屏山山路崎岖陡峭,泥石混杂天然无雕饰,可以说是无路可言。不似红霞山,上下山的香客居多,走多了便夯出一条宽实的道路来。此时少女二人每走一步路,脚下便倾泻开一小阵泥石往下坠去,触目惊心。不出一盏茶的工夫,两人的背部皆湿漉漉的。

  菱儿从路旁折断一根细长的树枝,一手拿着树枝拄地,一手扶掖着少女,加快了脚步。

  落在两人后头的苏芮和珊瑚,刚下马车汗水已然浸湿了后背,此时看着仰头掉帽的翠屏山,心情一时复杂起来。

  那么多地方五姑娘不去,偏要来这鸟不拉屎的不毛之地作甚,难不成山顶上有金子挖,不然她家姑娘为何要一路跟着五姑娘,不会还要跟上山顶去吧。

  苏芮抬眸望了望,刺目的阳光迫使她眯了眯眼。那丑八怪莫不是有病,练魔的地方那么多,为何要挑这个渺无人烟的荒山野岭。

  苏芮一阵腹诽过后咬了咬牙,往山上走去。珊瑚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菱儿有功夫底子,拉着苏襄走得虽然艰难,但勉强还是赶在巳时到达了山顶。

  山顶比想象中还要荒芜不少,入目皆是一片黄土砂石和一些晒得半枯的低矮植物。

  苏襄与菱儿一人背着一个竹娄,相携往山顶走去。竹娄由藤条编制而成,前面背肩处为免刺手特意缠上了彩色的缎子丝带,这一点点艳丽在这一片荒凉中显得格外夺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