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恢复容颜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215 2019.06.04 10:07

  惊魂初定的妇人们,又恢复了爱看热闹,论八卦的本性。

  “嘶,我刚没记错吧,那姑娘落水之前好像脸不是长那样的呀。明明是个阴阳怪脸的,我开始的时候还特意多瞧了一眼。怎么,怎么从水里捞上来之后就变了个脸了?”

  一名身穿淡蓝色衣服的妇人说道,声音尖利,一下子就把志同道合的人给吸引了过来。

  “对呀,那位就是固恒伯府的五姑娘嘛,话说从小到大都长成那样的呀,她办及笄礼的时候,李夫人还见过她呢,说是真丑。我刚瞧着,那脸都水灵得滴出水来了。”立马有人附议道。其实她想说,这脸去当贵妃都够了,不过这话当然不能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下嚷的。

  “这就奇怪了,这镜台湖的水难道这么神奇,下去泡一泡,还能美容?”

  妇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得不出个答案来,但心里却是一致的清明。这有什么好疑虑的,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呗。但肯定不能现在试,别人都在看着呢,谁都有一颗希望有闭月羞花容貌的心,但这份心思是不能袒露的。打定了主意的人群,顿时作鸟兽散去。

  马车灵活地奔走在宽阔的官道上,坐在车厢里的程昔昔与青杏沉默了一路,不约而同地开了口。

  “青杏。”

  “姑娘。”

  见程昔昔朱唇轻启,青杏抿着唇看向自家姑娘。

  “青杏,刚刚阿襄……”少女开了话头,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问青杏她有没有看错吗,可是她也亲眼目睹了,错定然是不会错的,可是事出突然,且这般离奇,小丫头应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刚刚那样的阿襄真好看,镜台湖的湖水,难道真有什么特别的?可这么玄乎的事,她是不信的。

  她刚在旁边瞧着,似乎好友的神色并无太多意外,难道阿襄本真的脸不是她一直所见的那样,可这不可能呀,没事谁会一直装丑,惹人指点不说,自己每日照镜子都不愉悦。打从她认识好友开始,好友的脸一直就是那样的,甚至还是因为她的脸色异于常人,受人欺凌,才误打误撞两人结缘。或许是她想偏了,阿襄的荣辱不惊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全然接受了皮囊乃父母天赐,所以全然不在乎吧。嗯,应该是这样,可这还是解释不通异色褪近的缘由。

  程昔昔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不愿深究。这固然是件好事,希望这不是昙花一现,回光返照吧。

  “刚刚阿襄那样子,真好看呢。”程昔昔笑着又接上了自己的话头。

  “是呀,比……”青杏吸了吸唾沫,生硬地转道:“比牡丹花还好看呢。”

  好险好险,她差点脱口而出,说苏姑娘比姑娘还好看呢,但是苏姑娘真的好好看,她本来以为自己跟了姑娘十多年,早已经视觉审美疲劳了,觉得谁都没有自家姑娘好看,可刚刚苏姑娘瞧着竟让人有种洛神仙子的错觉,说不准真是洛神显灵了呢,毕竟镜台湖水那么深,藏一两个菩萨是不成问题的。

  程昔昔哪里看不穿小丫头的心思,捻起指尖戳了戳青杏额头。

  青唯色马车在参领府朱漆大门前停了下来,程昔昔未等青杏伸手去扶,便如伶俐的兔子一般蹦了出来。

  刚从静陀寺回来的另外一辆马车下来的程氏夫妇看到闺女的狼狈模样傻了眼。

  “昔昔你怎么衣衫褴褛的模样?”程辉着急开了口,转向青杏:“你没照看好姑娘吗?”

  然后一个箭步上前前后打量了女儿一番,见程昔昔葱绿色的衣裙上沾满了凝固的泥浆,小腿处的裙裾被撕去了半截,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女儿这是遇到劫匪了?上天保佑,只是劫财就好。

  夏氏一把拉过程昔昔的手,习惯性问道:“这是去过哪里,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你不是去镜台湖放生么?。”瞧这样子,莫不是跟放生的泥鳅搏斗了一番。

  程昔昔咧了咧嘴,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发现已经凝固了,干笑道:“没事,就是放生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不过一点事都没有。”说着少女又原地蹦了蹦。

  听到放生二字,程辉剑眉缓缓舒展了一点,旋即又拧了起来。原以为这女儿性子跳脱,让她去放生,其实就是给个机会她去放风,谁成想这傻女儿好像在泥潭里打滚了一圈似的,还让玲珑看见了。

  程昔昔赶在父亲开口前,抢先道:“女儿还是先回房梳洗了。”少女匆匆屈膝,带着青杏飞快走了。

  日头渐渐西移,把人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拉长。低矮的小马驹在树下吃了一个中午的青草,此刻又精神抖擞起来。

  阿生把马车赶得马步如飞,到了伯府门前,菱儿雷厉地扶着苏襄下了车,砰砰地扣响澄亮是古铜圆环。

  老王头开门后颤巍巍探出半个头来,见是菱儿,便索性把门完全敞开。待看清小丫头身旁的女子时,老王头一双浑浊的翳白眼珠变得清明起来,缓缓问道:“姑娘有帖子吗?”

  菱儿当即啐了一声:“连自家姑娘都不认得了,还要帖子,老王头莫不是老眼昏花了吧。”

  小丫鬟并未作停留,拉着苏襄径直入了门,直奔东厢院。

  王老头愣愣地摸了摸半秃的脑门,看来他的眼翳越来越严重了,竟连脸色都看错了。那位好像确实是五姑娘。

  苏襄一回到房间便由菱儿伺候着一番梳洗,换过雪白中衣后,半躺在榻上。

  阿碧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硬是把‘姑娘’二字又憋了回去,巴巴地看着少女。

  菱儿却不是个耐心的性子,按捺不住问:“姑娘?你的脸?”

  少女嫣然一笑,坦然道:“兴许是观音娘娘慈悲大发,听见我心中所想吧。”

  菱儿错愕片刻后,豁然开朗起来。姑娘几日前到静陀寺去上香了,今日又去湖边放生了,难道因为诚心动天,所以观音娘娘借助镜台湖的湖水让姑娘得此美颜?嗯,那镜台湖的湖水定是观音娘娘洒过瓷瓶玉露的吧,简直比仙丹还管用呀。不过她就说嘛,她家姑娘敦厚心善,平日里连蝼蚁都不踩死一只,一定是有福报的。额,说不定不光靠观音娘娘的眷顾,还有圣上赐的玉如意呢,之前传话的公公都说了,皇上希望姑娘以后的日子能顺心如意。定然是圣上的龙气加上观音娘娘的仙气,才有这么大的效果。

  小丫头用看着一件无比稀罕瑰丽珍品的眼光不错眼珠地看着眼前的少女,把苏襄都给逗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