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退婚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136 2019.05.08 10:33

  养和殿齐刷刷地跪着4个人,分别是泰荣候夫妇和固恒伯父女。

  戴氏把头埋得极低,光可鉴人的玉砖如镜面映照着她不安的神情。

  她就是想退了这个亲,可没想到要闹到天子面前,这下不知道皇上会怎么判呢,希望皇上看在苏家女那么丑的份上,理解一下她这个当母亲的心情吧。

  听完固恒伯的陈述,阳高帝似是沉吟般嗯了一声,尾音拉得极长,让人听不出情绪。

  “都抬起头来吧。”

  空旷的殿堂把人的声音以数倍放大,尤其这声源还是从上方传来,更带了几分威慑。

  几人噤若寒蝉缓缓抬起了头,却因不敢与天子对视,虽正着脸,却垂着眼帘。

  阳高帝目光从几人脸上略过,落在了年轻女子的脸庞上,忍不住挑了挑眉。

  女子的五官是精致出挑的,不过这也半分没有减轻阴阳脸的可怖程度。这脸,让他想起了半年前皇后养的一只猫,那只猫的脸上也有这么一大块黑色,不过性子却十分讨人喜欢。

  “皇上。”贴心的小太监肖全在耳边轻轻提醒道。阳高帝这才回过神来。

  “咳咳。固恒伯说的泰荣侯夫人指使拐走……苏家女一事,泰荣候夫人,此事是否属实?”

  戴氏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下,手紧紧地拽着衣摆,到底是认还是不认呀,收到旁边老伴递过来的神色。戴氏砰砰地磕了几下头,语带哭腔。

  “是臣妇糊涂,但臣妇绝无害苏五姑娘的歹心……就是……就是想劫走苏五姑娘几日。几日之后定然毫发无损地送她回来。”

  戴氏说完又砰砰地磕起头来。

  “哼,毫发无损地送我女儿回来,且不说是不是真能如你口中说的毫发无损,被拐走几日,我女儿还能有好名声?你就是想着把我女儿的名声毁了,好顺利退婚呗。”

  “我……”

  许是被固恒伯说中了心意,戴氏一时语滞,抿唇不语。

  “是臣治家无方,才让贱内做出此等荒唐之事。但邢府对苏五姑娘绝无不满之意,臣愿意让犬子即日迎娶苏五姑娘。”

  泰荣侯双手交握,连连作揖。

  “别说你之前有没有嫌弃我女儿,现在贵夫人做出此等事,难不成侯爷以为我还会把女儿嫁与你儿子?”

  “邢府与苏家的婚事乃是皇上钦定。”别逼他说实话,其实这样的亲家他也不想要啊。

  “皇上钦定的媳妇,你们都敢找人拐走,要是嫁入你们家,焉知我女儿会不会死于非命。”固恒伯连磕了三个头“请皇上收回成命,撤销我女儿与邢世子的婚约。”

  “你……”泰荣侯气得直吹胡子,却无力反驳。

  阳高帝挲摸着案上的素面宣纸,果然是不能乱点鸳鸯谱,不然这芝麻豆大的事还要来烦他。罢了,既然泰荣侯府不满意这门亲事,他也没必要强扭不甜的瓜。

  “既然固恒伯提出要退婚,朕也不强求,邢府与固恒伯府的婚事,就此作罢。至于戴氏唆使人拐走苏家女一事,归咎于泰荣侯治家无方,即日起泰荣侯罚俸一年,爵位连降3级,退下吧。”

  泰荣侯虽怒却不敢多言,狠狠瞪了戴氏一眼之后,便退出了养和殿。

  固恒伯对此结果甚是满意,拉着女儿也一溜烟地出了皇宫。

  当年是为了报固恒伯救了奶兄的恩,才赐的婚,现在婚退了,总要赏点其他什么给补上吧。那姑娘长相异于常人,将来找婆家定然也不容易,是个命苦的姑娘,就赏她一柄玉如意吧,希望她能早日觅得如意郎君。拿定主意的阳高帝,欢快地拟起泰荣候的降级诏书来。

  小巧青唯色马车里,固恒伯拍了拍少女的手背。

  “襄儿不必伤心,那样的婆家,嫁过去未必是好事。退了婚更好。”

  光顾着自己开心,一时没有留意到小女儿女儿从养和殿出来就一直一言不发,想必是受打击了,那戴氏真不是个东西,幸好女儿还没嫁过去。不过转头想想退婚之后女儿要承受旁人的指指点点,固恒伯就一阵惆怅。

  少女盈盈一笑:“我没事,父亲不必担心我。”

  上辈子到这辈子,她的父亲都是这么顾及她。旁人的指点,名声的好坏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她只要护身边的人周全,这就够了。更何况邢府的婚事,她本来就不欢喜的,只是上辈子她没有太多自我的想法,一切都是随父母之言,世俗约定,没想到却成了最大的牢笼。

  门人远远看见伯府的马车,便飞快地跑去南苑报了信。

  直到儿子与孙女站到了面前,薛老夫人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皇上怎么说?”提起这个话题,老夫人不由得眉心又跳了起来。

  案上的三足香炉,一缕缕青烟升腾而起,这是南苑惯用的熏香。

  “还能怎么说,就退婚呗。”

  苏同文拿起桌上的杯子,大口大口地灌了几口茶,一屁股坐在红木椅子上。

  虽然是得到了心中预料的答案,薛老夫人依然眉心舒展不开来。

  “那泰荣候?”

  “哦,他啊?被降了3级官位了。”苏同文漫不经心地说道。

  才降了三级爵位,这算什么惩罚,按他说的,应该把那戴氏拉出去打50板子才解气,居然敢拐走他女儿,不过看到泰荣侯那皱成团状的老脸,心里稍微舒服了那么一点点。

  薛老夫人嘴唇翕动,这个倒是出乎她意料的,汉朝向来是重武将,轻文臣的,皇上居然对一个官居一品的将军连降三级,这惩罚算重的了。不过转头想想,泰荣侯年事已高,不可能再带兵打仗了,而他的儿子也不是武将,没有什么可忌惮的,再者说现在京城又有了年少英武的杀神骥骁侯,自然不需要对过气的泰荣侯留情了。天子的心思就是这么非常人所及。不过就算顺带的,起码也算出了一口气,给伯府争了一张脸。只是……这门亲事到底是作罢了。

  薛老夫人刚想开口,红珠就跑进来喊道:“老夫人,伯爷,宫里来人了。”

  听到消息的薛老夫人飞快剃了苏同文一眼,莫不是这棒槌儿子刚刚面圣的时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触犯了龙颜吧,她就说不该让他去的。

  苏同文被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老母亲今天老看他做什么,莫不是眼疾已经严重到控制不住视线方向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