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过往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15 2019.05.23 18:44

  周子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用手抚了抚上面的皱褶,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砰一声撞上了一个木制的箱子,失神回头,只见上面赫然写着香油钱三个字。

  “施主要添香油钱么。”旁边以手执笔的小沙弥笑问,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嗯。”周子兰低头含糊应了一声。

  她现在不能离开,司彦和甄纯就在门口方向,如果她先走出去,定然会被正面撞见,还是等她们走了再走吧。

  “阿弥陀佛,施主的善心,观音娘娘定然知晓。请施主说下添香油钱的数目,贫僧给施主记在寺账上。”小沙弥抬起手,做出写字的动作,看向周子兰。

  “一吊钱!”

  “一百两!”

  二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周子兰扭头看向说话之人,瞬间感受到有三道目光灼灼向她投来,脸颊发热。

  司彦脸上闪过微讶神色,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周子兰从那淡然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一丝鄙夷。

  “夫人,我出去挂一下祈福璎珞,外面人多,你在这里稍等为夫一下。”司彦看向自己的发妻,笑得谦润温和。

  周子兰心中一阵刺痛。

  为夫。

  为——夫。

  两个字如同刺球一般扎在她的心中,当年就是这样谦谦温润的模样,让她的眼睛糊了屎。

  “嗯,我先拿签文过去给仙姑看看。”

  甄纯回以甜憨一笑。

  周子兰目光追逐至男子身影消失在门口,觉察有另外一道清冷的目光投过来,转眸就看见一张冰冷的侧脸。甄纯从外貌上看算不上什么美人,顶多说是五官端正罢了,还比不上她好看,周子兰俞是这么想着,俞是心中愤然。她长得再好看也没用,终究不是太常寺卿的女儿,入不了司彦的眼。

  夏氏由程昔昔扶着进了寺庙里堂,因里室皆多为妇人,程穆便在外头上香处的地方候着。跨入门槛之际,一个高瘦的身影从身旁略过,夏氏像被施了法一般定住了。蓦地回头,那人竟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竟然,没有认出她?

  夏氏错愕抬手抚了抚鬓角,这十多年来,她自认为是保养得宜的,眼角都还没爬上褶子,模样与当年未出阁之前相差也不是很远,但司彦竟然如陌生人一般忽视她的存在。

  “母亲。”程昔昔晃了晃夏氏的衣袖,夏氏这才回过神来。走到观音座像前面金黄色的蒲垫跪了下来,思绪却随着那人的离开飘飞到九霄云外。

  小沙弥对着周子兰和甄纯露出灿然的笑容:“添过香油钱的香客,都可以到我们寺中的雅室里品尝静陀寺的斋菜,几位香客请随贫僧过来吧。”

  “添一吊钱和一百两,都是一样的斋菜么?”甄纯目光微凉,落在小沙弥光可照人的头颅上。

  周子兰脸色煞白,随后又爬上愠怒的红晕,拢在袖中的手悄悄握了拳。

  “阿弥陀佛,善心不分等级,我等寺庙备的斋菜都是一样的。”小沙弥点头道。

  “一吊钱就能换一顿斋菜,可见我佛慈悲。”甄纯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虽然面前的人早已人老珠黄,不过普天女子天生心胸狭隘,当年周子兰与她夫君的流言在京中满天飞,当时未过门的她又会如何不得知。尤其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永和伯府的周姑娘长相标致,这更成了她心中永恒的刺头。

  当时司彦跟她解释过,说是周子兰蒙骗他,呵呵,这种鬼话她会相信?不过当时她确实是心悦他的,而且如母亲所说,她一位寺卿嫡女下嫁到伯府人家,只要拿捏得住夫君,婚后他也没有那样的胆量。长得好看又如何,还不是被始乱终弃了。

  周子兰猛然抬眸与甄纯对视,平静中透露出腾腾杀气。

  荆钗布裙的妇人忽然嗤笑一声,不远处的夏氏把目光投了过来,待看清紫红色马面裙女子的面容时,神色一僵。

  当年司彦大婚之时,她万念俱灰,却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背叛盟誓在先,心上人无奈另娶他人。那一日,她偷偷地去过长晋伯府,只为了看一眼司彦的发妻到底是何许女子。看到女子的那一刻,她更坚信了自己的想法,也许心上人因为遭了背叛,对情爱失去了信心,才草草娶妻,只为延续香火,不然,长相如此普通的女子,如何配得上她才德兼备的情郎。

  “太常寺卿府的姑娘,果然挥金如土,这不,连夫君都靠殷实家底买回来了么。不过,长晋伯府应该经不起长晋伯府二太太这般挥霍吧,啧啧,二太太该不会一直花得还是自己的嫁妆吧。”

  一位伯府的收支她再清楚不过了,以前母亲添香油钱不过是十多二十两,这都是往多里的说,甄纯居然一出手就是一百两银子,寻常伯府人家如何能有这么大的口气,何况司彦只是伯府的二公子而已,连世子都不是,唯一的猜测就是她丰厚的嫁妆。

  甄纯原本不大的眼睛此时瞪得圆溜,周子兰说得有一半是真实的,只是她的嫁妆早就花完了,从小在寺卿府里长大,吃穿用度都形成了习惯,长晋伯府那么一点点收入对她来说还不够九牛一毛,刚入门的那几年,她一直都是用自己的嫁妆,后来嫁妆用完了,她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回寺卿府里探望母亲,母亲每次也会塞给她一些帮补。想到这些,甄纯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先前的优越感瞬间被践踏到地上。

  “呵呵,我的嫁妆确实是丰厚,太常寺卿的家底应该会比永和伯府要殷实一些吧,至于我的夫君,太常寺卿与永和伯府之间,不是傻子,都会选太常寺卿吧。至于你,只是一个主动投怀的过往罢了。”甄纯平静的眼底浮现一抹轻蔑的笑意“不过同属过往,向春伯府的夏姑娘,可比你运气好多了。”

  夏氏霍然起身,眼神死死地盯着说话之人,嘴唇猛然抖动起来。

  什么过往?司彦在与甄纯成亲之前竟还有除她以外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