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暗中的较量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50 2019.06.16 14:00

  “下山去找。”沉默了半晌后,程穆忽而起身。

  菱儿看地上脸色发青的珊瑚一眼,低叹了一声,疾步跟了上去。

  天际已经从鱼肚白渐渐破晓,下山的路面也变得干燥了许多。

  菱儿跟着程穆一路磕磕碰碰地下了山,身后背着的竹娄一路不离身。

  程穆低头看了竹娄里的草植一眼,心情复杂起来。到底是何许药草,让少女不辞劳苦,只身上山冒险去采。又转过身看了看小丫鬟,即便狼狈不堪,但竹娄却片刻不离身,可见是个忠心护主的。

  下山之后,程穆绕着山脚走了一圈依然无果,抬头看了看刚刚峭壁的方向,似是有了新的决定一般又往一段上坡路走去,却不是上山的路。菱儿颠屁颠屁地跟在男子身后,一路无话。

  忽然不远处的一抹倩影入目,程穆不禁喜上眉梢。再看一眼发现前面还有一个人,定睛看了看,竟是一名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子,朗目疏眉,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程穆脸上的笑容一僵,恢复了平静。

  对面的苏襄与吴稷一前一后地走在一条小径上,两人手上握着同一根树枝的两头,显然是为了给少女借力用的。

  程穆脚步一顿,静立不前。

  菱儿顺着程穆的眼光方向看了过去,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姑娘!”

  小丫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苏襄面前,双手环脖紧紧抱住她放声大哭了起来。

  “婢子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苏襄僵了僵,抬手拍了拍丫鬟的后背,以示安抚。

  她以为菱儿等不到她就会回去了,看样子小丫头应该是在山上过了一晚上。

  攸然望去,男子挺拔的身姿入目,苏襄怔了征。

  程大哥怎么在这里?

  吴稷讪讪摸了摸鼻子,不动声色地把树枝往身后一丢。

  刚刚因为山路崎岖,男女授受不亲他又不好伸手去扶姑娘家,就随手捡了一根小棍子让少女握着,他拉着她上坡。

  如今被另外一名男子撞破,怎么有种心虚的感觉,这一定是错觉啊。

  “程大哥。”苏襄低身施了一礼。

  她知道自己彻夜未归,伯府定然担心极了,可再怎样都没想到怎么还会惊动了昔昔的长兄,难不成伯府还派人到护军参领府去寻了。

  少女柔柔一笑,脸带歉然。

  程穆微笑点头,算是回礼。

  “伯府的人担心苏姑娘的安危,我送你回府吧。”

  目光落在少女微显凌乱的发髻上,虽不起眼,不过男子敏锐的目光还是看到那上面细小的稻草屑,目光下移,嗯,衣服上也有。再左移到旁边的吴稷身上,发现他头发和衣服上都没有丝毫的草屑物,程穆暗暗舒了一口气,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苏襄微不可察地瞥了瞥吴稷一眼,吴稷当即抱拳道:“那就有劳兄台送姑娘回家了。”

  转头对少女颔首:“姑娘保重。”便大步流星走了开去。

  程穆听了吴稷的话,压下心中不快,领着苏襄和菱儿往山下走去。

  什么叫有劳他送姑娘回家,说得好似他帮他干事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苏姑娘跟他关系更密切些。

  苏襄垂眸遮去眼底异样,那混蛋又丢下她跑了,问都不问来人是谁就放心把她交给其他人。

  来时的马匹系在皂荚树下,不远处停着一辆小巧的青唯色马车,旁边还站了几个男子。

  “那不是小李,小安么?”菱儿探头看去。

  小李和小安是伯府的家丁,此时正耷拉着脑袋,如丧考妣的模样。

  小李眼尖,一眼看到过来的苏襄和菱儿,用力拍了拍旁边的小安。

  “你瞧!姑姑……姑娘!”

  旁边的小安马上跳了起来。两人一起迎了上来,脸上带着如蒙大赦的放松。

  他们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过来寻,每隔一个时辰便派人回去报信一次,可渐渐地找遍山头都不见姑娘的影子,他们也干脆歇在这里等天亮,不敢回去。

  菱儿扶着少女钻进了马车,小李和小安在前面赶车,程穆则骑着马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上次听妹妹说苏姑娘在镜台湖落水被救上来之后容貌大改,他还一直想着落水怎么会改变容貌呢,可如今一看,却是惊*之极。若不是打小相识,或许还辨认不出。

  想到这里,男子心情颇为复杂,他为何不赶在少女换貌之前就表明心迹,现在苏姑娘姿容堪称绝色,他现在跑过去跟她说心悦她已久,会不会被误会成是见色起心。

  从小妹妹就与苏五姑娘交好,以前苏五姑娘也来过几次参领府,不过是母亲不喜妹妹与苏姑娘来往,后来就没有再来了。但是他清楚知道的是,从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对这位少言寡语,安静贤淑的女子有了别样的感觉。可是天不从人愿,后来他从妹妹口中得知苏姑娘已经与邢世子定亲了,便歇了这份心思。

  后来又知道两人退亲,他恨不得提刀上泰荣侯府把邢颂狠揍一顿,但是他对邢颂的恨意里又夹杂着感谢,以为等退亲风波过去,苏姑娘重拾心情之后,再与母亲商议找人到伯府探探口风。

  谁知昔日的雅雀已经摇身变为美人尖了。

  他该如何寻到合适的机会,让苏姑娘知道他的心意呢。刚刚那位男子瞧着好像也是觊觎他看中的姑娘呢,不然好端端的不在家里呆,跑来荒山野岭的地方作甚。

  如此想着,程穆心中危机四起。

  “姑娘。”菱儿欲言又止:“婢子后来回到原处都寻不到你,生怕你出了意外呢。”

  苏襄黛眉轻蹙,正寻思着苏芮的事情,回到伯府之后她要如何说才好。

  “程公子怎么来了?”

  菱儿抬手掀起布帘,看到后面跟着的俊马后又迅速放下。

  “婢子也不知道,程公子寻了你一晚上呢。”

  没说出口的是,程公子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一直跑在她前面。她从前怎么没有发现程公子对姑娘的心思呢。不过姑娘与程姑娘交好,程大公子又是京城有名的俊哥儿。如果姑娘与程公子能成的话,似乎也是一桩不错的亲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