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小辫子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46 2019.06.01 12:00

  竖日一早,一向以贤帝自诩的阳高帝在众臣的俯身仰视下走进了高堂明亮的养和殿。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随着御前太监肖全尖利的声音响起,阳高帝目光从黑压压的人头上缓缓略过,心中闪过不满,这些人精一个个就知道埋着头,偏偏又穿着一样的服饰,他想骂人的时候还要想认真地看看脸,免得点错了名字,骂都骂得不痛快。

  此时一位年纪稍迈的老臣越众而出,双手合并做出行礼姿势。

  “臣有事启奏。”说话者正是官居三品的太常寺卿,江老。

  “江爱卿欲奏何事?”阳高帝半前倾着身子,疑惑道。

  太常寺卿目光看向对面与他并排而站的程辉:“臣要弹劾,程护军参领,耽于美色,置朝廷事务于不顾。”

  臣子上朝期间的站位十分讲究,依着官品高低从最靠近龙椅之处分两列一字排下来,官位相同或相近的则一般在其左右,而太常寺卿与护军参领同属三品官位,是以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条空出的小道,奏事者需出列站在小道上,方便圣上看清奏事之人,这时太常寺卿与程辉就几乎是并肩而站了。

  程辉闻言,惊讶地看着旁边的太常寺卿。老江要弹劾他?他没听错吧。耽于美色?

  同样怀疑自己重耳的还有坐在金光灿灿龙椅上的阳高帝。程爱卿耽于美色?啧啧,莫不是程辉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金屋藏娇?哦,他想起来了,前两日程爱卿以家中有事为由,连请了两日早朝之假,难道不是家中有事,而是与美妾寻欢作乐,夜夜笙歌?

  思及此处,阳高帝脸色一沉“江爱卿说说程爱卿如何耽于美色,置朝中事务不顾。”

  江老嘴角扬起,带动面皮抖了抖,声如洪钟:“前两日,程护军参领以家中有事为由,连续罢朝两日,实则不是他说的什么家中有事,而是携着妻子夏氏流连山水,游湖赏花。”

  太常寺卿说罢,端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前些日子女儿回娘家的时候,一双眼睛哭得如核桃般肿胀,抓着她母亲声泪俱下地哭诉说司彦心里一直还装着他的青梅竹马夏玲珑,向来视嫡女为掌上明珠的江老何曾见过女儿受这般委屈,司彦是自家女婿,不能向外张扬,只能关起门来以老丈人的身份敲打一番。但男人嘛,定然是受不了诱惑的,这诱惑的根源就是夏氏,但是一介妇流,他再怎么心中发堵,也不能对夏氏怎么样,这才想到抓程辉的小辫子来。可程辉是个老实巴交的,平日行事也滴水不漏,等了这么些天,终于让他等到程辉连续罢朝两日,还是要跟夏氏把手同游。这么好的弹劾机会他可不能给飞了。

  众人一听,目光齐刷刷投向程辉,眼里透着不可思议。啧啧,都一把年纪了,如果说携同美妾流连山水,游湖赏花倒还说得过去,和发妻有什么好赏的,还要罢朝去?脑海里不由得浮现自家黄脸婆妻子的形象,皆摇了摇头,他们还是宁愿上朝。

  程辉脸上则洋溢出温和的笑,他还当江老头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档子事,罢了,他心胸开阔,就当他在夸他妻子好看得了。

  阳高帝忍住掩额冒汗的冲动,都说武官心中墨水少,那也不是少到这种程度吧,沉溺美色是这么用的吗,这明明是夫妻恩爱,鹣鲽情深,琴瑟和谐好吗。看来得找个机会,把他这些武官统统踢去考一遍科举,考不到进士的,解甲归田好了。

  “额,江爱卿说的是这事啊,程爱卿他没罢朝,他有跟朕告假。”

  太常寺卿对着阳高帝一揖,振振有词道:“且算程护军参领没有罢朝,可因陪伴妻子游玩如此芝麻绿豆之事就告假,难道不是弃百姓社稷于不顾?皇上与皇后恩爱并蒂,尚且十年如一日地早朝,我们做臣子的更当以皇上为榜样,心中时刻以百姓民生为己任才是。否则食君之禄,却不担君之忧,岂不枉为人臣?”

  太常寺卿字字珠玑,言之凿凿,养和殿上一时陷入了针落可闻的肃静。

  阳高帝淡定地咽了咽唾沫,他错了,他的武官也是可以出口成章,舌灿莲花的,起码江老头说出的这番话,他无力反驳。且那么大一顶贤君的帽子扣下来,谁不要啊。

  “咳咳。”阳高帝摸了摸鼻子:“江爱卿所言甚是。程爱卿以后要是再想陪同发妻游湖赏花的话,还是下朝之后再去吧。”

  “皇上?”太常寺卿不依不饶。

  “额,无事罢朝确实是个不良习惯,那就罚程爱卿从明日开始在家中闭门思过三日,好好反省自己的不是之处。”

  “臣谨遵教诲。”程辉眼风扫了扫脸色涨红的江老,心里喜滋滋的,闭门思过三日,那接下来的三日他不用上朝也不用告假了,刚好可以陪玲珑去静陀寺还神。前几天妻子说她去静陀寺原是给女儿求姻缘的,没想到竟应验在她和自己身上,可见菩萨灵气福泽,这神还想着等休沐日的时候去呢,现在看来不用了。

  江老抖着嘴唇还待再说,便听见肖全尖利的声音再次响起:“退——朝”

  阳高帝急不可耐地走出了大殿,赞赏地看了肖全一眼,嗯,这大太监的眼见力真是越来越好了。

  阳高帝离开后,留下众臣面面相觑。站在前列的庄庆侯看了看面带春风的程辉。

  额,昨日次子问他与程护军参领熟不熟悉,莫不是对程家闺女有什么想法吧。不过他冷眼瞧着程辉是个如此护内的柔情汉子,之前跟他说想多留闺女在身边两年,应该是真的出于对女儿不舍,而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一个护内爱犊的男子,家风定然是好的,养育出来的儿女应该也不会长歪。可惜了,次子都已经跟苏家姑娘定亲了,他想借此拉拢程辉是不可能的。咦,次子都定亲了,还问他与程辉的关系,难道不是与程姑娘有关。

  待庄庆侯再抬眼看去之时,程辉已大步走出大殿。

举报

作者感言

石芙蓉

石芙蓉

新书求包养。

2019-06-0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