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落水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37 2019.06.03 10:39

  许多因急急躲避马车的芳龄少女一个踉跄,摔倒在花木从中,还有来不及闪躲而受到马车碰撞的妇人或撞在皂荚树的树干上,或是成堆地叠倒在一块。

  湖边瞬间像炸开了锅的蚂蚁一般,变得吵杂囂闹,乱作一团。

  吴稷见状,两脚交错依次踏在条凳和方桌上,身子一个腾空跃起,落在了失控的马背上,只见男子轻夹着马腹,收紧手上的缰绳,高头大马左右摇摆着头,嘶吼了几声之后便渐渐停了下来。

  而闪躲的人群,从疯马跑过来让开的小道一分为二,一半往路面倒去,另外一半则往湖边倒去。程昔昔不知被谁踩住了裙裾,一个趔趄倒在松软的草坪上,青杏死死地扑上去,唯恐少女被杂乱的路人践踏。而苏襄被人群浪潮拍打得连连退到了湖边上,白色绣花鞋踩在泥泞的湿土上,一个侧翻往湖面倒了过去,菱儿伸过去的手抓了个空,女子应声坠如湖中。

  六月正午,普天照射下的湖水微暖,苏襄在碧波里沉沉浮浮,渐渐现出一张光洁可人的脸庞来,拍打了几下水面后又渐渐沉了下去。

  前世的记忆如此刻开了闸门的潮水一般涌了进来,上一辈子她选择了投湖自了,投的就是镜台湖,没想到她与镜台湖的的渊源竟还延续到了这一世。苏襄无力地挣扎着,湖水把地面的嘈杂隔绝在水面上,入耳的只有一片混沌。

  “救命呀,救命呀,我家姑娘落水啦。”菱儿急得满脸通红,张臂便欲投湖救主,一股大力从身后传来,转眼便见一个矫健颀长的身影如灵活的泥鳅一般跃入湖中。

  吴稷潜入水中,向着杏色衣摆的身影游去,女子身着彩色纱衣,裙摆在水里柔柔飘扬,如一个缓缓舞动的水晶仙子。待男子游到身旁时,苏襄已渐渐变得挣扎微弱。

  嗯,这个时候过来救水,是最合适的。吴稷心中默默想着。一般溺水者,看见有人过来施援,便如遇到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抓住施救者不放,这样的话就有可能影响施救,还有更甚者,会拖累施救者。

  才反应过来的程昔昔,顾不得被踩裂的裙角,推开青杏,连滚带爬挪到湖边,纵身之极被一只大手拉住,男子低沉的声音入耳:“有人去救了。”

  程昔昔猛然看向湖面,就见一名年轻男子正奋力地游向岸边,手上托着女子的下巴,那是……程昔昔一时进入了恍惚。

  直到吴稷把苏襄拖了上来。菱儿看了一眼,大声哭道:“我们姑娘也落水了,你赶快把我们姑娘救上来呀。”

  吴稷傻眼:这难道不是你家的姑娘?

  菱儿忿忿别了地上的女子一眼,心里咒骂了起来,男人果然不是个靠得住的东西,救人都要挑漂亮的先救,可怜她家姑娘,影子都看不见了,呜呜。咦,等等,这人好像很面熟?菱儿待把双眼微阖的女子面容看清后,跳脚道:“姑娘!”

  悠悠转醒的苏襄,忍着掩额冒汗的冲动,她这丫鬟,定然是大风刮来的吧。

  听到菱儿的喊声,程昔昔同时扑了过去,挤走了救人英雄吴稷。

  吴稷讪讪摸了摸鼻子,所以他该功成身退了吧。

  “阿襄?”程昔昔不确定地喊道。

  这身衣服是阿襄掉下湖之前穿的那套没错,发髻被湖水冲散了,此刻如泛华的海藻一般披在肩上,增加了辨认的难度。额,光看侧脸的话,好似确实是阿襄,不过看全脸,怎么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咦,好像变好看了,原来左脸的紫红色褪得干干净净,面前女子的脸娇嫩水灵,如露珠滚过的芙蓉花一般,妍丽无双。

  直到眼前的人应声对着她点头。

  程昔昔双眼瞪得铜铃般大小,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好友。这是发生了什么?

  众人看到溺水者获救,惊马也被驯服了,渐渐围了上来,看看落水的是哪家姑娘。

  落水后的苏襄,此时浑身湿漉漉的,夏衫本来就轻薄,此刻紧贴着少女皓雪一样白皙的皮肤,显出纤腰楚楚的曼妙身姿来。

  吴稷别开眼,目光向四周扫了扫,一个腾跃,扯下茶肆摊子的遮棚来,披在女子身上。

  苏襄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神情复杂。转头对菱儿道:“回府吧。”

  女子的匆匆神色落在众人眼里,被误认为是衣衫袒露的娇羞,只有苏襄才知道是因为脸啊。

  菱儿这才似梦初觉,忙不迭点头:“对,对,回府。”

  苏襄转头对地上的程昔昔露出安慰的笑容:“我没事,青杏,快送你们主子回去吧。”

  “嗳。”青杏利落地扶起程昔昔,眼光却追逐着远去的菱儿和少女,那,真是苏姑娘?

  主仆二人对视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里的不可思议。

  一双大手在面前晃了晃,程昔昔这才找回了焦距,看向手的主人。

  “你懂水性?”卢子见绷着脸。

  程昔昔木讷地摇了摇头。这人是谁。

  “那你瞎掺和什么,掉下去了我们还得多救一个人。”尽管是责难的语气,却依然让眼前的男子看起来气宇逼人。这女子明明没落水啊,怎么脑子还会进水,不懂水性还想下水救人。

  “哦。”程昔昔下意识地应着,心思却还未从刚才的事情里抽回。

  吴稷拍拍卢子见的肩膀,两人默契地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朱红雕花马车下来一位二八佳人,看着远去的飒爽英姿,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刚刚惊马之时,平日温驯的老马瞬间变成了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的往前左右摇摆着奔去,她在马车里天旋地转,额头碰在车壁上,变成一片淤青。在万般绝望之时,一个黑影空降下来利落地把惊马驯服。虽只看到他的衣摆,不过她确定,就是刚刚救水的那名男子。

  “公主,新的马车已经换过来了,可以上马了。”粉色比甲的丫鬟这才注意到女子额上的抹青,惊恐地垂下眼帘。

  女子并无应答,由丫鬟扶着小心翼翼地上了另外一辆停靠在树下的马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