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庄庆侯府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21 2019.05.01 10:00

  翌日清晨,下了一场绵绵细雨,水洗过的青石板路上像铺了一层蜡似的,折射着清晨的阳光,路过的行人皆放慢了脚步,唯恐脚下打滑,摔了跟头。

  与此节奏不同的是,一名年轻男子骑着白马纵驰在宽阔的官道上,男子身穿青色白袍,衬得肤白如玉,可冷俊的五官显示出来的不是秀气,更多的是一种飒爽阳刚。

  白马在庄庆侯府的门前停了下来,马上出来一位仆从咧着嘴把马往马厩牵了过去。门口两旁的石狮子,雨后显得精神抖擞。男子迈开长腿进了屋。

  入了正院,一位打扮得体的妇人迎了上来,妇人30出头的年纪,身穿着浅金紫红二色绣如意纹褙子,外面披着同色的印花披帛,竟让人一时瞧不出年纪来。

  看见年轻男子,妇人面露释然:“稷儿回来了。”

  男子对着妇人见礼:“母亲。”

  今日一早,宫中便来人说阳高帝有急事召见大儿子,还没来得及问缘由,大儿子便跟着过来的太监进宫了。

  “皇上这么急诏你过去,可是又有战事?”庄庆候夫人示意身旁丫鬟上茶后问道。

  “得到的战报,说北齐那边最近蠢蠢欲动,不过母亲放心,大部分抗齐军依然留守在北地,若只是北齐人小打小闹的挑衅,抗齐军镇压是没问题的,如果有其他任何异常,会有加急战报传过来的。皇上今天诏我进宫,也只是商议预防对策。”

  听罢儿子的解释,妇人脸上这才露出宽慰笑意,大儿子年纪轻轻便接到圣旨,要上场杀敌,所幸屡屡建下不朽军功,未到弱冠之年,便被封作官居一品的骥骁候。这放到任何一户人家来说,都是泼天的富贵殊荣,可只有她心里知道,这聚少离多的望穿秋水,是何等地度日如年。如果可以,谁不想过平凡人家的天伦之乐。

  皂靴踏地的声音传来,一位身穿竹叶青色菖蒲纹直䄌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身量比之先前的男子略矮半头,虽长得眉清目秀,站在另外男子旁边,却显得逊色几分。

  “母亲。”进来的男子淡淡开了口,目光扫到妇人身旁的男子,眼色徒然冷了下来。

  “泽儿,怎么见到你哥哥也不知打声招呼。”庄庆候夫人握着进来男子的手嗔道。

  男子默默把手抽回,一扬直䄌,顺势坐在了光滑的花梨木椅子上,语气无波:“哥。”

  这些年他越发捉摸不透母亲的心思了,明明母亲对他的疼爱是真切的,可若是他哥哥吴稷在场的时候,便处处要他让着吴稷。记得小时候有一回他跟吴稷在院子里打架,母亲从屋里出来看见了,竟是第一时间冲上去看他哥有没有受伤,虽然后面母亲也有亲自拿药到他的房间,替他仔细检查,但是却从未在吴稷面前护过他一次。母亲这偏心得实在太过了,偏偏他这个哥哥又处处优秀过人,衬得他处处矮他一截。想打还打不过,实在让人气短。

  吴稷轻应了一声,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盯着花几上的芍药花,干脆也抿着唇不说话,细颈大肚子的瓷白花瓶中,几支芍药花开得徇烂,带来了一室光辉,以往的他,还真没有留意过,当然也因为这几年,他常年出征在外,在家的时间屈指可数。

  室内一时无话,吴稷颇不自在地起了身,对着母亲略一抱拳。

  “儿子还有事,先回书房了。”

  庄庆候夫人卢氏欲开口阻止,瞥见小儿子一副乐见其成的表情,转而轻轻颔首。

  她本想着如此难得的机会,还想着借口说去厨房看看,好腾出空间可以让兄弟二人叙话,没想到她还没起身,大儿子就出去了。正感叹着,吴泽也站了起来。

  “我去练武场,打套拳。”

  多练练,总有能打过大哥的一天。吴泽心里安慰到。

  出门口的时候,迎面碰上一个挺拔的身姿,虽已到中年,却依然风采不减。那是他的父亲,庄庆候。

  庄庆候当年跟泰荣候都是京中受天子重用的武官领将,一人镇守南边,一人镇守北边,一时传为南北将军的佳话。当然,在吴泽心里,向来是敬重父亲的,也渴望有一天能继承父亲的衣钵,上战场,驱逐鞑虏。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也一直是他的梦想。当初,皇上要派人北上抗齐的时候,却选了大哥,这让他把原本就绵薄的兄弟情谊更是彻底散尽,大哥从小做什么都出色,甚至还把他的梦想也夺去了。

  好在父亲一直是偏袒他的,前几天他跟父亲提到的事,父亲也一口答应了,此时看来,应该是找母亲商量来了。

  吴泽向庄庆候递了一个眼波过去,庄庆候马上会意,肃然点了一下头,示意放心。

  儿子出去之后,屋里就只剩下庄庆候夫妇两人。

  庄庆候坐在太师椅上,手指轻敲了两下椅子的扶手,发出木质的声响。

  这花梨木果真不错,庄庆候走神地想着。

  “咳咳。”清了清喉咙,庄庆候开始步入正题。

  “夫人,泽儿今年,17了吧。”庄庆候摸了摸手上的玉扳指,为自己合宜的开场白甚是自得。

  “是17了。”别以为她会误会老爷自己记得,明明前几日才问过她今年泽儿多大了。

  庄庆候捧起一杯香茗,吹了吹上面的茶叶:“前几日跟同僚说起儿女这事,刚好也有几位老友的闺女刚过了及笄礼,正待字闺中。回头你过过眼,可以先挑选一家定个亲。”

  卢氏听到及笄两个字,不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最近京中的妇人都听不得这两个字,老爷说的刚过及笄礼的姑娘里,不包括苏府那五姑娘吧。卢氏脑海飞速转动起来,固恒伯好像没有官职,怎么也应该算不上老爷的同僚。嘶,苏家二老爷好像是翰林院的编修呢,不会是给自己的侄女找婚配吧,也不对,那苏五姑娘不是许配给了邢世子了吗。对对对,不可能是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