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最漂亮那个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35 2019.05.19 09:00

  “哼,他也配。”苏芮一屁股坐在微热的石凳上,似乎憋着一股脑怨气,并不着急回去,毕竟要维持大家闺秀的形象,在府里不能随意发泄,就算没人看到,也难保隔墙有耳。

  珊瑚下意识抬手放到嘴边,示意苏芮小点声,而后又觉得不合适,手半抬到空中又放了下来,四下张望,确认邢风已经走远了,才舒了一口气。

  “那姑娘,您为何要答应邢公子呀?”

  苏芮用力地咬着下唇,双眸中迸射出愤恨的火花。

  为什么要答应邢风?她今年已经16了,正常来说,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她不自主选择的话,难道真要等着沈氏给她安排京郊的人家吗,而如果她没有说得过去的借口,又怎么能拒绝别人塞给她的婚事。邢风在她眼里再不济,好歹也是泰荣侯的亲儿子,可比京郊不知名的庄户要好上千百倍。

  “不嫁给邢风,难道等着沈氏给我找些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人家吗?”苏芮语气徒然冷了下来。

  沈氏是苏芮对她生母的称呼,珊瑚跟随苏芮多年,自然是知道这话题不便再问下去。于是压低声音,话锋一转。

  “那,姑娘,那个东西就不需要了吧。”

  苏芮沉默了半晌,手指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帕子:“她与邢府都已经退亲了,当下自然是不需要了。”

  苏襄眼神一紧,直觉她快要靠近心里的答案。

  “那,东西婢子还是先收好。”

  苏芮闻言剃了丫鬟一眼:“不然你还想弃掉不成,你可知道那东西我费了多少心思才弄回来的。”

  如今那丑八怪与邢世子退了亲,也算她走运吧,否则,她绝不会让她称心如意地当上世子夫人,她也曾想过在她出阁之前就解决掉后顾之忧,但是那样难度毕竟大了些,而且同在一府,即使有万分之一被查出来的可能性她也不想冒险。最好的时机便是选在她与邢世子的大婚之夜。

  “这个婢子自然是知道的,能混在酒里,让服下之人半个时辰之内在香烛的熏烟下无声无息殒命的药,婢子还是第一次听见呢。”只是这个东西放在她手里,好像攥着一个炸药一般,总是让她心神不宁。

  拼着口型的苏襄,瞬间如闻惊雷,瞳孔骤然一缩。

  原来上辈子害死邢颂的人,就是她的同府姐妹,苏芮。不,严格地说,邢颂只是替死魂而已,按照逻辑来说,应该酒后毙命的人,是她才对。

  苏襄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前世与邢颂成亲那天晚上的情景。当喜娘捧着交杯酒半跪在她和邢颂面前的时候,邢颂一动不动地坐着,后来她主动端起了一杯酒递过去给她的未来夫君,谁知道对方竟嫌弃地看了看她手中的酒,伸手拈起托盘里的另外一杯酒一饮而尽,直接略过了合卺的仪式,当喜娘退下去之后大约两刻钟的时间,邢颂就突然抽搐了几下,倒地而亡。

  如果她当时不是为了缓解尴尬气氛,主动呈酒给邢颂,如果邢颂不是对她嫌恶之极,连她碰过的酒杯都不屑染指,那么当时无辜毙命的人,定然就是她了。所以,必要的时候,心存善念,还是能救命?

  得到想要答案的少女,半刻没有再作停留,拽着菱儿,借着夜色的掩护,原路返回到青唯色马车中。

  翌日,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云层被金黄色的光束骤然刺破,洒落在绿色的琉璃瓦上。

  庄庆侯夫人,卢氏,因昨夜一夜未合眼,无奈顶着眼下一片青影起了床。

  昨日次子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她派了府上的仆从和小厮出去寻了一天,也没有消息,不知此时回来了没有。

  卢氏如此想着,心不在焉地踱步到门口,门吱呀一声开了。看见门外立着的人,她不禁傻了眼。

  “母亲,你可算起床了。”吴泽上前一步,笑出一口白牙。

  虽然他也一夜未眠,眼下一片墨黑,此刻却显得精神奕奕,神采焕发。

  卢氏眨了眨黛眼,什么叫她可算起床了,这不是才天亮吗。不对,泽儿回来了呀。

  反应跟不上节奏的卢氏,这才左右打量起儿子来,目光落到吴泽手上时,尖利的声音响起。

  “泽儿手怎么受伤了?受伤了怎么野不包扎一下呢,来,母亲给你拿紫云霜抹上。”

  后面的动作被男子有力的双臂止住了。

  吴泽双手抓着卢氏的双肩,一字一顿说:“母亲,我有心悦的姑娘了,你替我去提亲吧。”

  啧啧,儿子莫不是还要她厚着脸皮去掌院府吧,昨天听到那糟老头子的话,她甩甩袖子就离开了。罢了,既然儿子这么喜欢那位季姑娘,那她这老脸就阔出去了。

  “那娘今日就再跑一趟老掌院那里吧。”

  “什么掌院?儿子要娶的是苏府的姑娘。”

  吴泽的话语如同一道惊雷落在卢氏的头顶。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什么??苏府的姑娘?哪位苏府的姑娘?”

  吴泽想了想,认真道:“就是桑葚胡同那位苏府姑娘。”

  卢氏倒抽一口气,头皮发麻,心里默念着,桑葚胡同,不就是传言中的苏府所在地嘛,儿子莫不是受了刺激之后,品味大转吧。

  “是那个苏府呀,那个苏府有好几位姑娘,泽儿说的是哪位呀?”卢氏面如死灰,执念问出最后的问题。

  男子低头思索,喃喃道:“儿子也不知道她是苏府行几的姑娘,反正就是最漂亮那个!”

  庄庆侯夫人双眼如蒙上了一层薄雾,这,难度有点大呀,总不能提亲的时候这么说吧。

  “行,娘这就去给你找媒人去。”

  掌院家的女儿,别人说不嫁,她也不能把人怎么样,不过对上一个普通伯府的姑娘,那上风可就是她了,那些伯府姑娘的心思她一个过来的妇人还能不清楚,不就是一门心思想高嫁呗,她庄庆侯府在京城来说,怎么样也算是高门大户,将门之后了,还能入不了一个伯府姑娘的眼不成。罢了,只要儿子要娶的不是苏五姑娘,要娶她娘都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