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第一丫鬟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18 2019.05.26 23:53

  玉壶深深地埋着头,整个身子抖若筛糠。若不告诉夫人的话,以夫人的性子,定然是要驱逐出府的,她已经不是黄毛丫头了,这个年纪出去的话,哪里还能找到其他的人家要她。可要是说了,老爷那里的三十大板能要了她的命。罢了,还是小命比较重要。

  做出了艰难抉择的玉壶,如倒箩筐一般把十八年前的流言尽数还原。

  听完丫鬟声情并茂的叙述,夏氏紧绷着嘴角,一言不发。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她的第一丫鬟如此有讲故事的天赋,她听着司彦与周子兰那些龌龊的事,竟好似在听着别人的故事一般,除了唏嘘,却无太多的愤怒。也许过了这么些年,她怀念的早已经不是那个芳心暗许的人,只是把自己纠缠在往事里钻了牛角尖罢了。再想想今日周子兰那副样子,便怎么也恨不起来。

  窗外投进来的阳光渐渐变成了柔和的橘黄色,给院子前的薄荷叶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晕。

  因着夏氏一到夏秋转季节之时,就容易出现皮肤红肿,浑身干痒,夜不能寐,那株薄荷就是她的夫君命人栽种,用来给夏氏泡澡的时候用的。

  夏氏看了看跪着的玉壶,嘴唇翕动,却一时不知说什么,随手端起手边的碧玉瓷杯,浅缀了一口,蜜水入口清甜,那股暖流在唇腔里微微晕开,化为丝丝润泽沁人心脾。

  放下瓷杯,夏氏善睐明眸中泛起了水光。她的夫君,明明是个粗心浮气的武将,却对她的一切事事上心,明明在她这里得不到任何温存,却从未有过收通房纳良妾的心思。有一次他醉意微醺走进了她的房间,却遭到了她的冷漠拒绝,那日之后,她便起了给他收通房的想法。没想到她的夫君一口拒绝了,此后一年都睡在了书房。

  她知道,他不愿勉强她。就连仅有的一双儿女,也是她在母亲的劝说下,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稀里糊涂有的。如今想想,还好当初听了母亲的劝言,才有了眼下的儿女双全,否则,她真是被自己坑得太惨了。夏氏想想都巴不得抬手给自己两个耳光。

  如今,她有一位是她如珍宝的夫君,有一双乖巧机灵的儿女,母慈子孝,额,虽然她不怎么慈,得家如此,还夫复何求呢。只是这么多年,她都被司彦那虚伪的外表一叶障目罢了,如今,她该把这碍眼的叶子从她眼前弹走了。

  玉壶半天没听到自家夫人的话,偷偷抬着头,用余光瞄了夏氏一眼,触及夏氏眼里的水光,又飞快地低下头去。夫人这,莫不是哭了吧,惨了惨了,这次她的下场应该不止被送去牙婆那里了,指不定还要卖入青楼了,不过青楼应该不收她这种高龄女子吧。

  “知道了,下去吧。”夏氏嘴角噙笑,喃喃道。

  玉壶如蒙大赦,弓着身子连连后退了几步,不料一个转身撞上了楠木雕花门框上,顾不得额上传来的疼痛,玉壶脚底生风一般跑了出去。

  从静陀寺回来之后,察觉夏氏不对劲的程家兄妹坐在了夏氏院子前的大理石凳上。此时见玉壶出来,程昔昔猛然站起,遥遥向她挥了挥玉臂。

  玉壶:她能假装看不见吗。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情愿,玉壶还是挪着碎步子走到了程家兄妹跟前,规矩地行了礼。

  “母亲找你有何事?”程昔昔开门见山道。

  玉壶顿觉头皮发麻,本想以一些厨房的琐碎之事搪塞过去,却见程昔昔不知从哪里找出来一根手腕大小粗的木棍子,拎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皓白的掌心。她家姑娘长得青葱水灵,可惜性子还是随了老爷,总喜欢舞刀弄枪,而且力气大得惊人。

  玉壶挤出一个无力的笑容,看了旁边的程穆一眼,男子眉眼清秀,神情冷凝,显然也是站在大姑娘那边的,玉壶无奈,在程昔昔的淫威下只得坦白从宽。

  听完玉壶的话,程穆和程昔昔皆心中一震,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惊奇。

  “行了,你去忙吧。”程昔昔干脆地把玉壶打发了下去,一来想要知道的消息已经知道了,二来她后面跟大哥的谈话也不便让玉壶听见。

  “大哥,你信么?”程昔昔缓缓坐了下来,放下了手边的木棍,目光似乎失去焦距一般。好像在问着程穆,却并不等着程穆回答。

  因为她是信的,如果不是母亲心中有了别人的话,又怎么对父亲那样漠然呢。

  “无论如何,这是父母亲之间的事,我们小辈不宜过问。”男子盛满繁星般的双眼此刻显得暗淡,透露着几分无奈。

  “今日是阿襄让我带母亲过去静陀寺的,这么说的话,阿襄早已知晓了吧。”程昔昔转头看着兄长。

  是了,玉壶说此事当年闹得满城皆知,阿襄定是在其他人口中得知的,所以只有她才被蒙在鼓里而已。

  “你说今日是苏五姑娘让你带母亲过去的?”程穆眸光轻转“你把几人在寺堂里说的话原原本本再说一遍。”

  程昔昔虽觉难为情,不过还是如实告知了兄长。

  听罢妹妹的转述,程穆拧起的剑眉渐渐舒展开来。

  如此听来,母亲是对长晋伯府二公子与永和伯府姑娘的私事是不知情的,苏五姑娘这样的安排显然就是在母亲面前戳破了长晋伯府二公子的伪君子面具,那么就算母亲先前如何钟情于这位二公子,此时定然也是满腔愤怒甚至绝望,那么后面的话,自然就是挥刀斩断情丝,如此一来,父亲还是有机会的。

  程昔昔看着自家大哥痴笑的表情满脸不解,大哥怎么还笑得出来。

  程穆起身拍拍身上似有似无的尘土,又拍拍程昔昔的肩膀:“妹妹有个至好的手帕交,这是妹妹的福气,也是程家的福气。”

  程昔昔看着大哥远走的背影,嘴唇翕动,她有个至好的手帕交,这个她知道啊。可这与程家的福气有何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