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小学数学题在大唐的实际应用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29 2019.07.28 18:10

  刘县令也被震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无头女尸是小梅!?

  这事儿的逻辑怎么这么乱啊!?

  先捋捋啊……

  杨龟寿的贴身奴婢死在了刘四的家里……

  刘四的妻子王氏不翼而飞……

  人头呢?

  王氏呢?

  狗-日的刘四竟然能什么都不知道!?

  刘四……

  不对!

  刘县令这才反应过来,这件事里面最大的问题,不是小梅,也不是王氏,而是刘四——

  他断案断了个刘四杀妻!

  这他么不尴尬了吗!?

  一想到这里,刘县令冷汗都下来了,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转向了王昌龄。

  “少府!卷宗何在!?”

  老王看热闹看了半天了,听了刘县令的问话,先是面容古怪地看了谢直一眼,这才说道:

  “卷宗已于昨日送往洛阳府……”

  老王的话,又是一记闷雷炸响在刘县令的脑海之中。

  “昨日?怎么偏偏是昨日……?”

  刘县令再也没有了往日一县之尊的威严,失魂落魄地在那喃喃自语。

  也不怪他如此失态。

  这个案子,断得实在是太丢人了,被害人没弄明白,杀人凶手也没弄明白,还断出来个“亲夫”杀“亲妇”。

  这要是案卷还在汜水,勉强还有补救的可能,但是已然送到河南府了,这就不仅仅是丢人的问题了。

  现在刘县令满脑子思考的,已经不是如何不丢人,而是如何挽回自家在官场之上“无能”、“昏聩”的印象了。

  想挽回,也不是没有办法。

  能不能在卷宗进入河南府之前把它劫下来,就是一切的关键。

  具体操作,又卡在了时间的问题上。

  汜水距离洛阳四百余里,驿站信息走两天,快马加鞭就一天。

  这份案卷昨天送走的,如果派人去追,追上卷宗的时间,正好是卷宗送入河南府曹的时间,能不能把卷宗劫下来,两可之间。

  这可就难受了!

  谢直站在二堂之上,看着刘县令一个劲地为难,就忍不住想笑,你没做过小学数学应用题吧?小明步行速度多少,小刚骑马速度多少,学校距离是多少,小明步行提前出发,小刚骑马在什么时间出发,能和小明同时抵达学校?

  他三天前特意找老王,以“给二叔寄信”为名把“刘四杀妻”的卷宗拖了两天,为了啥?不就是为了“同时抵达”这四个字吗?

  早了,不行,卷宗到了河南府就正式进入了流转程序了,那就不是他谢直能够干涉的了。

  晚了,也不行,刘县令派人就能追回来。

  只有“同时抵达”才好,给了刘县令“改过自新”的机会,又没有多少时间让他犹豫。

  最妙的,河南府负责接收卷宗的人,还是自家的亲二叔。

  完美!

  把小学数学应用题应用到大唐……而是算是学以致用了吧?

  特别好!

  局势大好,下一步,就是把优势转化为盛势。

  所以,谢直旧事重提。

  “启禀县尊,选中杨龟寿通过县试,三郎,不服!”

  刘县令听了,看着谢直想发火都发不出来,卷宗说不定现在就在人家二叔手里面攥着呢,得罪他?得罪了谢直,一个“昏聩无能”的刘县令还能在汜水县干多久?

  再看看瘫软在地上的杨龟寿,一腔怒火升腾而起,个废物!连自家的贴身女奴都整治不明白,真要是让他通过了县试,日后到了府试、省试,指不定还有多少幺蛾子呢!

  现在的问题的简单了,一边是自己的前程,一边是县内大户子弟的前程,怎么选?还用说吗?

  “三郎所言不错,无头女尸一案,恐怕还有诸多疑点未曾审明,无论如何也该追回案卷重新审理……

  至于杨龟寿么……如今看来,恐怕在本案之中多有牵连……

  纵然杨家子才学出众,不过事涉命案,也不能放任自流……

  也罢。

  夺取杨龟寿县试第一的成绩,立时关押、容后审理。

  县试其他人等,名次依次向前提升一位。”

  说完之后,转向了王昌龄,“少府以为如何?”

  老王能说啥?高兴还来不及呢,谢直排名第四,砍去一个排名第一的,岂不就成了第三,正好通过县试拿到府试的资格,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

  “县尊所言极是,如此办理,上合公理,下安人心。”

  早就吓傻了的杨龟寿,这个时候突然惊醒一般,在县衙二堂上嚎啕大哭,对着上座的刘县令不断扣头。

  “县尊,小人冤枉啊,这都是王氏出的主意,跟小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当初也是她主动勾引小人的……”

  刘县令听了满是厌恶地一挥手,“带下去,收监!”

  杨龟寿一见他翻脸,顿时大怒,不管不顾地喊道:“姓刘的,你好狠!你收了我家十万……”

  话还没说完,还是旁边的张喜机灵,一个健步窜上去,狠狠一巴掌抽在杨龟寿的脸色,抽出来两颗牙,把后面的话也给堵没了。

  “还不把人给我带下去,我看他是失了心疯了,胡言乱语个什么!?这里是县试场所,容不得他一个疯子撒野!”

  有刚刚如梦初醒的衙役们上前,堵嘴的堵嘴,架人的架人,总算把杨龟寿给带走了。

  二堂之上的众人,看看杨龟寿,再看看脸色铁青的刘县令……呃,信息量好大……

  刘县令运了半天气,这才算勉强缓过来,强自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想不到我汜水县的县试第一名,竟然是如此疯狂之人,幸亏是谢家三郎早有准备,要不然的话,真让他前往河南府,难免贻笑大方……

  如此说来,我等还要感谢谢家三郎一番才是……

  谢三郎,今日你通过县试,愿你前往河南府在府试中也有斩获,早早为了汜水扬名……

  嗯,既然这样,刘某宣布,开元二十三年汜水县县试,获得前往府试资格的是……”

  刘县令的总结发言念得好好的,刚要宣布最重要的名单,却又被谢直打断了。

  “县尊且慢,三郎还有一事不服!”

  刘县令听了,一口气差点没捯上来,还有!?没完了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