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共谋窃盗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566 2019.07.05 21:29

  “哦?”

  王昌龄一愣,脸色在法房略显昏暗的光线中显得阴晴不定,终归还是开口问道:“还有何事?”

  谢直说道:“回禀少府,谢某要状告杨家杨龟寿,与其婢女小竹共谋盗窃我三人财物。”

  一语出口,满室皆惊。

  进门之后直接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小竹,这一次被震撼得目瞪口呆。

  杨龟寿更是破口大骂,“谢直,你放屁!你不是说那处废宅不是你谢家产业吗?再说了,那处废宅什么都没有,窃盗,有什么可窃盗的?”

  谢直一指牛佑腰间的横刀。

  “这柄横刀乃是请洛阳大匠出手亲制,耗费财货三十贯,俱有据可查。

  昨天夜里,这柄宝刀,就被我表弟牛佑放置在了废宅之中。

  你们要偷的,恐怕就是它吧?”

  杨龟寿脸都绿了。

  “谁知道你把横刀放到一处废宅之中?

  你诬陷我!”

  就连跪在地上的小竹也不明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哭诉:“三公子,小人冤枉,请三公子明察啊……”

  谢直对他们理都不理,双眼紧盯王昌龄。

  “少府容禀。

  律疏有云,潜形取财为盗!

  我等今日前去废宅取回宝刀的时候,杨氏婢女小竹正躲藏在废宅偏厅之中,听到我等声音,更是隐藏了行迹,距离宝刀不过一臂远近。

  这样看来,岂不正是潜藏行迹只为取财,此不为盗,何为盗?”

  谢直说完,直愣愣地看着王昌龄,心中笃定得很。

  旁边的张主事,脸色一下就白了。

  《唐律疏议》这本书乃是大唐律法体系中的刑法的总集,其形式除了律文的正条之外,还包括了“疏”和“问答”,简单来说,就是对唐朝律法的司法解释,法律效力也是杠杠的。

  在《唐律疏议•盗贼律》的“窃盗”一条中,“疏”的第一句就是“诸窃盗人财,谓潜形隐面而取”,说白了,只要有“隐藏行迹”、“遮掩面目”这样的行为,就可以直接认定为偷东西来的。

  这就有意思了。

  即便谢直明知道小竹藏身废宅是为了躲避杨家的追捕,但是她“隐藏行迹”乃是既定事实,如果真的按照唐律的法律条文去卡,还真就说得通。

  小竹给吓坏了,她真不明白好好的谢三郎怎么就突然翻了脸,努力地辩解道:“三少爷,我真没有偷东西……”

  谢直别有深意地看着她,“你没偷?你要不是为了盗窃牛家大朗的宝刀,何必跑到那处荒凉的废宅之中?堂堂杨公子又何必带着十多个家人为你造势?

  哼,也就是我们兄弟去的赶巧,但凡晚了一步,你宝刀得手,再有杨公子配合,说什么抓捕逃奴,自然就可以将你和宝刀一同带回杨家。

  到了那时候,即便我们知道是你偷走了宝刀,又苦于没有证据,岂不真让你们得了手?”

  小竹听完真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张主事在旁边看得明白,谢直这番话,看似在训斥小竹,其实根本就是在往杨龟寿身上泼脏水,想到这里的张主事,忍不住又仔细看了谢直一眼,就你还好意思告人家诬告你,你这分明在诬告别人,最关键的,这种诬告还极为高明,小竹潜藏行迹是事实,谁都不能否认,九假一真之下,不是偷,也成了偷。

  杨龟寿自然不干。

  “谢直,你信口雌黄!

  我带着家仆配合小竹偷刀!?笑话!

  别说是一柄普通的横刀,就算是三十贯打造出来的宝刀,我杨家还能缺了么?

  不过三十贯而已,我杨家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去偷?”

  张主事听了,恨不得冲上去把杨龟寿的嘴赌起来,他算是明白了,这货就是个草包!现在这事儿多明白啊,谢直就是在诬陷小竹,你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他诬陷小竹就诬陷小竹呗,就算真的偷了,和你堂堂杨家少爷有个什么关系,她是逃奴,你是少爷,你只要咬死了没有指示小竹去偷不就完了,谢直还能诬陷你亲自动手去偷不成!?

  这回张主事算是全明白了,人家谢家三郎,前来县衙之前早就做好了通盘的打算,什么被诬告拐骗奴婢,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人家根本没想用这个来拿捏杨龟寿,诬告小竹和杨龟寿共谋窃盗才是他真正的意图。

  想要破局,就是死不承认!

  现在可好,杨龟寿这个草包,说什么不好,非说杨家看不上三十贯一柄的宝刀,这有个屁用!

  果然,谢直笑了。

  “为何偷刀?你问我?

  我谢家门风严谨,从来没出过鸡鸣狗盗之辈,我去哪里知道你为何要偷刀?

  不过想来,却也不难明白……

  想必是日前你与我兄弟三人多有争斗,早就怀恨在心,这回听说了牛家打造了宝刀一把,你这才动了心思,偷了刀,恐怕不为别的,只为给我等添堵?

  嗨,这些事情谁说的准?我兄弟三人还真理解不了你堂堂杨大公子的睚眦必报。”

  旁边的张主事听得直牙疼,这还叫理解不了,您把作案动机都给定性了,要是理解再深入点,那还得了?

  杨龟寿更是气得暴跳如雷,“横刀明明就是在牛佑的身上,何来被盗一说?谢直,任凭你口灿如莲,却终究也是诬告!”

  说完之后,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转向王昌龄大声说道:“少府,小人要状告谢直诬告,还请反坐与他。”

  然后……一屋子人都静静地看着他,如同关爱智障一般,张主事一捂脸,完,彻底完蛋!

  只听得谢直老神在在地说道:“诸窃盗,不得财,笞五十……”

  啥意思?

  你只要有偷盗的行为,没偷着也是犯罪,五十棍子,你跑都跑不了!

  杨龟寿顿时呆若木鸡。

  法房书吏一看,不行,再不说话杨家大公子就真废了。

  想到这里,书吏又是咳嗽一声,刚想说话,却不想谢直猛然转头,一双眼睛微眯,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刺来,书吏被他一瞪,竟然没来由地赶到一阵心悸,有心说话,却又有些不敢了,只得有些心虚地看着谢直。

  谢直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律疏有云,诸监临主司受财而枉法者,一尺杖一百,……十五匹,绞!无禄者,减一等。

  张主事,您是算监临主司还是算无禄者?”

  张主事脸都绿了,他只是个流外的小官,说白了根本没在大唐九品三十阶的官职体系之内,当然是个“无禄者”,要是被谢直告一个“受财枉法”,别说“绞”“减一等”是“流三千里”,就是“杖一百”“减一等”,变成“杖九十”也受不了啊。

  谢直又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这才转向王昌龄。

  “启禀少府,律疏有云,造意为首,行窃为从,既然小竹偷盗宝刀不得,笞打五十也就是了。

  不过小竹在此事之中乃是从犯,按律理应减刑一等,笞打四十足矣。

  至于主犯嘛,自然是杨大公子了……”

  “你胡说!”

  杨龟寿暴喝一声,却将目光求助一样看向张主事,却发现张主事脸色苍白汗如雨下,竟然一声不敢吭了,这回他可就彻底慌了,吓得直接跪倒在地,高声喊冤。

  “少府,小人冤枉啊!”

  王昌龄看了,不由得一撇嘴,没理他,却对谢直说道:“三郎既然熟读律疏,自然知道诬告反坐的道理,现在我来问你,你确定要状告杨龟寿与小竹共谋窃盗牛家宝刀么?”

  “不错,谢某确实要告。”

  王昌龄点点头。

  “好,写下状纸,明日再来!”

  啥?

  谢直傻了,啥意思啊这是?现在不应该直接宣判么?怎么还弄了个明天再说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