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上赶着不是买卖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227 2019.08.26 18:10

  谢正的诗文上能有什么谋划?

  谢直一句话出口,不但卢奕好奇,就连谢璞、谢正爷俩也不明所以,还真想听听谢直有什么高论。

  只听谢直说道:

  “三郎不敢妄自菲薄,瘦金体如今能够风靡洛阳,不是依靠名家吹捧,也不是高官正名,全然是书法爱好者的追捧所致,简单的说,字就是那个字,不用别人说,喜欢的人自然会喜欢。

  但是现在这一贴难求的局面,却是三郎刻意为之。

  不敢隐瞒十五叔,三郎在老家汜水追随王师求学的时候,王师早就认定了瘦金体必将名扬天下,当时就要讲三郎的习作整理出来,然后寄送给洛阳的这些亲友,以此来为三郎求一个名声,当时三郎却断然拒绝,不但如此,还说服了我家王师,严控了瘦金体流出的源头,就连三郎平日里的习作,都被三郎仔细收藏了起来……”

  在场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卢奕看看谢直,又看看谢璞,你侄子怕不是个傻子吧?名扬天下的机会都不要?不会是真被你打的吧?

  谢璞看着卢奕,大哥你别闹行不,这孩子刚到洛阳五六天,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写字这么牛-逼好不好,我要是知道了我还敢打他?我早把他当菩萨给供起来了!再说这些事都是他在汜水老家干的,我就算是想揍他,也鞭长莫及啊。

  只有谢二胖子傻呵呵地直接问道:

  “三郎,这是为什么啊?”

  谢直一笑,“二哥,这你还不明白吗?”

  谢正摇头。

  谢直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

  “上赶着不是买卖!

  瘦金体,好吗?好!

  我得让他们求着我来求字,不能咱们上赶着给他们送过去!”

  谢二胖子已经彻底让谢直说蒙圈了,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家这个三弟要说谋划点什么事儿,自己还真不一定看得明白,干脆咱也别费那脑子了,直接问吧。

  “那……这个道理,又和我那诗文有什么关系?”

  谢璞和卢奕若有所思地对视一眼,只听得谢直给谢二胖子解释道:

  “瘦金体字帖一共二十三张,都在孙逖员外郎的手上,像十五叔这样的御史中丞都要上门求字,其他人呢?是不是也得上门去求?

  孙逖员外郎乃是堂堂五品官,他家的门槛高不高?十五叔自然能进,我二叔这样的河南府法曹参军是不是就有点心里发虚了,要是河南县孙县尉那样的八品官呢?他敢去吗?他去了就能进门吗?他进了门就能带走字帖吗?

  那么好了,只要能够进了孙逖员外郎家里大门,又能带走字帖的人,至少也得是二叔这样的法曹参军了,这是什么意思?岂不是通过孙逖员外郎,直接就把洛阳城中的权贵给过滤了一遍?不够格,对不起,字帖您都见不着!

  二哥你再想想这样的权贵们,如果拿到了字帖,是不是要揣摩、是不是要临摹,然后是临帖,最后是默贴,他只要是想学我的瘦金体书法,就躲不开这个流程!

  二哥你可别忘了,默贴就是默写书帖,不但要牢记每个字的间架结构、笔锋流转,还要把字帖的内容牢牢印在脑子里!

  字帖上是什么内容?哈哈……二哥,那便是你的诗文了!

  二哥,你想,科考之前终日行卷,所为何来?还不是为了让朝中显贵记住你的名字?

  那么现在呢,洛阳权贵上赶着求得你的诗文,不但要看,还要背下来,还要记在脑海之中!

  这效果,可跟你上赶着去他们家行卷的效果不可同日而语啊……”

  话都说这么明白了,这还有谁能不懂啊?

  谢直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通过瘦金体这个载体,把谢正的诗文推向洛阳城中的权贵。

  你想说诗文写得不好?对不起,不好你也得给我背下来,要不让您嘞就别想学着怎么写瘦金体书法!

  想学啊,好说,背贴子去,背明白了以后,诗文不好也是好了,最重要的,别再科举上给诗文的作者捣乱!

  只要能达到这个效果,就行了,行卷也不是这个追求吗?而且效果还不如这个好呢……

  小胖子谢正听了谢直这么一说,简直感动得不要的!

  卢奕也听明白了,谢三郎这瘦金体,敢情是给谢二郎的科举准备的,这还说啥?他就算再喜欢瘦金体,也不能说你让你二哥别考科举了,先满足我对书法的爱好吧……那不是扯呢吗?

  欸,不对。

  卢奕突然想到一个小细节,也顾不得维持他御史中丞的官威了,直接说道:

  “三郎,我也行啊!

  你给我多谢点字帖,然后我也帮你把谢正贤侄的诗文推荐出去啊。

  孙逖员外郎能干的事儿,我也能干啊……”

  谢直看了他一眼,摇头。

  “十五叔,恕侄儿不能从命。”

  卢奕急了,“为什么啊?”

  谢直道:“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啊,什么好东西,一多了,他就不值钱了。

  就像秋日里的羔羊最为肥美,但是让你一天三顿连吃三个月,您还吃得下去吗?

  这瘦金体的帖子也是一样啊,在抄录诗文之前,三郎曾经计算过,能够影响到我二哥科考的洛阳权贵,总数也就在二十上下……

  字帖一共二十三张,正好。

  有人多,有人少,既达到了咱们的目的,又让他们还心心念念地想看更多的帖子,效果才能达到最佳。”

  卢奕听了一脸无语,现在谢家的风格改成这样了吗?用瘦金体送出诗文,这里面多少计算咱就不说了,怎么连数量这点事儿就计算在前头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甘心,想了一想,继续说道:

  “三郎,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就写几贴给我,我呢,就在家里看,坚决不外露,绝对坏不了你的谋划,你看可好?”

  谢直笑着摇摇头。

  “十五叔,我算是看出来了,您是真喜欢书法,想必也在洛阳城中大名鼎鼎吧?

  试想,在瘦金体风靡全城的情况下,您一不来我谢家求字,二不去孙员外郎家讨要,谁还不知道你家中肯定藏有字帖啊?”

  卢奕怒了,“我家藏有字帖又能如何!?我就不给他们看,我看看谁敢到我御史中丞家撒泼去!”

  谢直笑得可鸡贼了。

  “十五叔,别人自然不敢到您家搅闹……

  我家呢?

  要是有权贵求不到字帖,到了我家找我二叔,您说,他扛得住吗?

  我二叔要是扛不住的话,岂不是坏了三郎的谋划?”

  卢奕一听,狠狠地瞪了谢璞一眼,你瞅瞅你,挺大个岁数了,才是个河南府法曹参军,耽误事!

  谢璞:“……”我特么……

  卢奕没词了,谢直却还有话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