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谢正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41 2019.08.10 07:30

  二哥回来了?

  谢直听了,不由得精神一振。

  只见随着小义兴奋的话音落地,门外走进来一个……呃……胖子。

  身高六尺,膀大腰圆,一张大脸,两嘟噜肥肉,再加上小肚子往外这么一腆,嘿,就别提多敦实了。

  谢直一见,正是谢家这一代的二郎,谢正。

  谢正进屋之后,先对谢璞行礼,随后对刘教谕行礼。

  人家刘教谕也有眉眼高低,知道谢正一直求学国子监,那是很长时间没回家了,现在回来肯定要和家里人团聚,他再在谢家待着就不合适了,所以简单地问了问谢正的情况,就准备告辞离开,不过当他听闻谢正也很顺利地通过了国子监进士科的出监考试,不免给谢璞道喜,对谢正勉励,最后还对谢正和谢直这兄弟俩大加期许:

  “贤昆仲果然大才,二郎取得了进士科省试资格,三郎取得了明法科省试资格,刘某在这里祝愿你兄弟二人今科高中,金榜题名!”

  两人连忙道谢。

  刘教谕飘然远去。

  他这一走,还没等谢直这个弟弟上前见礼,就被谢正上前一把搂住。

  “老三,你终于来了,我早就跟你说了,汜水那地方太小了,在老家待着多没意思啊!

  还是洛阳好,比长安也就差了那么一点,你来了就好了,明天二哥带你好好出去转转……

  就是可惜了,今年的科考就在洛阳举行,有点没劲啊,要是往年一样,还是在长安,二哥说什么也得带你去长安好好玩上一趟……

  欸,对了,你这次来洛阳是干什么来了,我怎么听刚才的刘教谕说你还考了明法?你什么时候到了国子监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谢直还没来得及说话,二哥就“突突突”地一大通,谢直眼看着他脸上那两嘟噜肥肉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说实话,他穿越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真没和其他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大唐人虽然豪迈,却在肢体接触上很是内敛,他们并不习惯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情绪和亲切。

  不过谢直一点都没有厌烦,他切实地感受到二哥谢正心中的喜悦,尤其被搂着肩头这种,仿佛是回到了少年时代,两个最好的朋友凑在一起谈论班上的女同学,让他不知不觉之中,竟然有了一种亲近的感觉。

  既然如此,谢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把自己最近这段日子的经历说了一遍。

  谢正惊讶得两嘟噜肥肉都耷拉下来了,整张脸看着跟一裤衩似的。

  “县试第一?

  明法第一?

  老三你什么时候开始读书了,还拜了王昌龄做老师?

  呃,什么?拜师的事儿,我也有份?

  不是,咱们先不说这个,老三我得问问你,你拜师王昌龄不会是他强迫你的吧?

  真不是?不能啊,我记得当初我跟大伯在长安的时候,写信会老家让把你送过去跟着大伯读书,大伯母回信说,你一听读书这俩字,就离家出走了,最后还是忠叔在野地里把你找到的,你会读书,还是自愿的?

  等会,我再捋捋啊,不对啊,你不是要考进士吗,怎么还跑国子监考了个明法出来?你可别忘了,通过了出监考试,国子监就回自动把你的名字上报尚书省,你要是不去考试,可就是弃考了……”

  总之吧,谢正听过了谢直的传奇经历,那真是一惊一乍的,到了最后,一直沉默的谢璞都看不下去了。

  “住口!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好好和你三弟说话!”

  谢正还真有点怕他爹,听了谢二爷的训斥之后,直接就是一哆嗦,然后偷偷地看了他爹一眼,发现谢二爷除了开口训斥,没有其他的动作,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也没敢回嘴,也不敢嗷嗷的喊了,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变小了。

  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他也听明白了谢直的情况,一脸笑容地对谢直说道:

  “三郎,既然你还是还是想考进士,那么明法那边的事情咱就放放。

  正好,明天开始我就要在洛阳城行卷,三郎跟我一起去,只要你的诗文没问题,别说是府试,就是尚书省的省试,咱们兄弟也是一马平川。”

  谢直听了,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僵。

  “二哥,这个……恕三郎不能从命,今年科考,谢直不行卷,不干谒。”

  谢正一听就急了。

  “三郎,你想什么呢?不行卷谁知道你的名字,就算你再有才华,主考官也点不中你啊。”

  谢直微微摇头,动作缓慢,却很坚定。

  “二哥不必多说,三郎主意已定,万万没有更改的道理。”

  谢正道:“不是,你这是为什么啊?你想考进士,考进士就得行卷,大唐立国百年,哪一个进士科考之前没有行卷的?你不行卷,你再有才华也没用啊……”

  谢直点头,道:“二哥,我知道你是为了三郎好,但是三郎这个主意,不会改的。”

  “为什么啊!?”谢正真急了,顾不得他爹刚刚警告他不要大呼小叫,直接就嚷了出来。

  谢直却沉默了,他能说啥?说看不上行卷这种事?说看透了大唐科举背后的产业链,不甘心去给那么一帮人当韭菜?

  矫情不矫情的另说,单说这话绝对不能当着二哥的面说啊。

  为啥?

  人家心心念念地要去行卷,还完全出于好心叫上自己,结果自己说这个,人家谢正怎么想?噢,我好心好意给你帮忙,你还给我一顿数落,就你清高?

  结果。

  谢直这一沉默,谢正却误会了。

  “三郎,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谢直还是不说话。

  谢正一见自己问不出来,就把目光投向了他爹,却见谢二爷的脸色很难看,小胖子谢正顿时福灵心至,一瞬间不知道脑补了多少东西,脸色顿时也难看了,他不再询问谢直,却转向了他爹谢璞。

  直身,挺胸,正视。

  双手扶冠,弹去身上不存在的尘土,抚平衣衫上的褶皱。

  双手高举,指尖相对,齐额。

  低头,躬身。

  拜倒在地。

  “二郎愿与三弟一同行卷,一同科考,愿父亲成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