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白骨乱蓬蒿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16 2019.07.16 15:21

  王昌龄一见马上就要打起来了,不由得哈哈一笑,然后说道:“杨家子已然抛砖引玉,不知县中才俊可还有其他妙文与闻?”

  他这么一说,于城闭口不言,而杨龟寿也被柳放拉了下来。

  众人一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有人再次献诗,一个,两个,就连柳放都有一首短诗献了出来,王昌龄笑呵呵得听着,一言不发,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这时候就能看出刘县令这个“主持人”的专业素养了,只见他故作爽朗一笑,说道:“少府到任汜水,我县才俊堪称欢欣鼓舞啊,这也难怪,王少府还在长安之时,就已然诗名名动天下,我县才俊想必也都有耳闻吧?

  杨龟寿,你可听闻过少府的才名?”

  刘县令再次点名杨龟寿,正堂之中为之一静,就连柳放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位了为吹捧杨龟寿不顾脸面了啊。

  杨龟寿却不管这个,立马起立站好,“自然听过,那真是如雷贯耳!杨某不才,最喜欢少府的《塞下曲》……”

  说着,还声情并茂地一通诗朗诵。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其中‘白骨乱蓬蒿’一句,最得我心!少府一副悲天悯人的胸怀跃然纸上!

  杨某不才,正是和少府一样,最是反对战争……

  可怜我大唐子民啊,为国征战,竟然暴尸荒野,落了个‘白骨乱蓬蒿’的下场……”

  杨龟寿这货显然是早有准备,当当当一顿吹捧,一串彩虹屁,直给!

  王昌龄也不知道被彩虹屁所迷,还是给刘县令面子,反正就是听着听着就喜形于色。

  柳放在旁边一看,不由得暗自得意,为啥?因为这套词正是他给杨龟寿编的,连《塞下曲》这首诗都是他从王昌龄众多诗作中挑选出来的。

  一开始的时候杨龟寿还有点纳闷,咱们为什么要从他早期的作品里面选出来这首诗,为啥不是近期的诗作。

  柳放却笑得特别鸡贼,你别看这是王昌龄在考中进士当官之前的作品,却是他年轻时期前往陇右游学时的得意之作,其中反战的思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正是他身为文人反对武夫征战的一种政治正确,他为什么要强调这种立场,还不是他要在文官这方面勇于进取?现在他是什么身份,说是汜水县尉,你可别忘了,这是他考中了制科之后的官职,正是他在文官一道勇于进取的结果。

  一个是起因,一个是结果,选这样的一首诗,岂不是比选择他近期的作品更能打动王昌龄?

  至于结果么,看看,王少府都乐成什么样了!?

  不但柳放看出来了,就连杨龟寿也看出来了,一见王昌龄的笑脸,更是数不清的彩虹屁喷涌而出。

  他如此表现,却在正堂上恼了一人。

  谁?

  谢直!

  为啥?

  前文已经说过,谢家发家的肇始,正是谢老爷子追随大帅薛讷,在临洮大来谷口浴血奋战得来的结果,要是没有这场战斗,哪里来的谢家在汜水县的这种鼎盛!?

  然后这首《塞下曲》呢,正是王昌龄在开元初年游学陇右,看了临洮之战的战场遗迹有感而发,在洮河水边写下的这首诗。

  你敢反战?

  还白骨乱蓬蒿!?

  你就是王昌龄也不行啊!

  谢直怒气勃发,不顾杨龟寿彩虹屁还没放完,直接起身,昂立于驿站大堂之中,朗声开口:

  “开元令,诸征行卫士以上,身死行军,具录随身资财与尸,付本府人将还。无本府人者,付随近州县递送!

  杨龟寿,知道什么意思吗?

  凡我大唐子民从军出战,身死之后,资财、尸首须交于本府人员带回原籍安葬!就算没有本府乡亲,也要就近交付给附近折冲府,由他们通过驿站系统递送回原籍!

  再者,当初临洮之战,家祖时任成皋折冲府队正,战后重临战场,救援受伤府兵,收敛死者遗骨,此事经大帅薛讷举荐,后经朝廷嘉奖,具有证可查!

  有此一令,再有家祖这样的队正身体力行,何来大唐子民暴尸荒野之说!?

  所谓白骨乱蓬蒿者,不过是吐蕃人战后遗留!

  怎么?杨龟寿,你还想可怜他们不成!?”

  杨龟寿一听,傻了,还有这事呢?看看柳放,也是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啊。

  两人对视一眼,一同看向王昌龄,却只见他脸色慢慢变得古怪,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谢直。

  杨龟寿一见,突然灵机一动,这首诗是王少府所做,谢直现在怼我,岂不就是在怼王少府?既然这样的话……何不让他怼得更厉害点?

  一念至此,杨龟寿故作不屑一笑,说道:

  “哼,可怜吐蕃人又如何?

  吐蕃也好,大唐也好,不都是人命一条,生不得饱食,死不得入葬,难道不可怜吗?”

  谢直楞让这个煞笔给气笑了。

  “不知道就别腆着大脸胡说!

  吐蕃人死后,由亲友将他的尸骨送到旷野之上,任凭雄鹰叼食,是为天葬!

  明白了吧,人家死后丧葬习俗根本和大唐就不一样,暴尸荒野对他们来说,那叫死得其所!

  再者。

  开元二年临洮之战,是吐蕃入侵我大唐在先,祸乱我边疆在后,这才有了圣天子下令薛讷,亲帅我大唐府兵迎战于大来谷口!

  征战一事,有正义之战,有不义之战,吐蕃入侵大唐,乃是不义之战,我大唐奋起反击,乃是正义之战!

  你仅仅可怜那些该死的吐蕃人,却不想想,当初吐蕃入侵的时候,又有多少我大唐百姓流离失所?

  你杨龟寿还妄称什么汜水第一才子,连这种事情都弄不清楚,纵然小有才华又能如何?简直大义有亏!

  幸亏你没有上了战场,你要是上了战场,还不得直接投降吐蕃?

  哼,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唐奸!”

  一句“唐奸”,骂得杨龟寿满脸通红,颤抖的手指向谢直,“你……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