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唐律疏议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768 2019.07.03 16:35

  “你们两个死小子是要奔丧去啊!?跑那么快干什么!?”柳氏被撞倒在地,顿时不干了。

  哥哥牛佐瞪着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直愣愣地看着柳氏,一言不发。

  倒是弟弟牛佑赶紧上前把柳氏馋了起来,扯开那张血盆大口,露出一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轻声说道:“二叔母勿怪!都是我们兄弟听说三哥大好了,这才跑了过来,跑得有些急切,冲撞了二叔母,还请二叔母勿怪啊……”

  柳氏向来不喜欢牛氏兄弟,不过她也知道即便利用这件事闹腾一顿也没有什么效果,这俩傻子满心都是谢三郎,她柳氏骂得再狠人家也不往心里去,干脆恶狠狠地瞪了牛氏兄弟一眼,扶着腰一瘸一点地走了。

  牛氏兄弟和谢直对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柳氏的背影,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在笑声中,谢直仔细打量这两位表弟,老大牛佐,眼大如铜铃,老二牛佑,嘴大如血盆,长得实在是太有特点了,也不知道舅舅舅母在生他们的时候怎么设计的,反正谢直直接就直接称呼他们的小名,“大眼”、“大嘴”。

  牛佑牛大嘴上前一步,一脸喜悦溢于言表,“三哥,你这是大好了?”

  谢直点头,“你俩怎么样?我听说你们跳下山涧去救我,没伤着吧?”

  “没事。”依旧是弟弟牛佑开口,哥哥牛佐就在旁边咧着嘴傻乐,“三哥你也知道我们哥俩皮糙肉厚,山涧也不高,跳下去看着危险,其实没啥,一点伤都没有。”

  谢直感受到兄弟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关怀,心中也是感动,他们两个说是自己的表弟,在原主的记忆中,也是他最好的两个朋友,从小就在一起在汜水县“为非作歹”,那真不是一般的感情,如今看到他们奋不顾身地救援自己还是这么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当真是拿自己当了亲兄弟,不过他在感动之余也不免提点几句。

  “那也得小心,万一有个什么伤之类的,得赶紧治。”

  “都说了没事,三哥你就放心吧。”牛佑满不在乎地说完,却把话题引到了哥哥牛佐身上,“三哥你不知道,我们跳下去救你上来之后,我爹听说了,还着实地夸奖了我们哥俩一番,还奖励了我哥一把横刀……”

  一提到横刀,哥哥牛佐的话可就来了,“三哥,三哥我跟你说,绝对是一把好刀,通体精钢打造,还是洛阳城中大匠的手艺,最厉害的是刀重一十六斤,比寻常横刀重了足足三倍……”

  牛佐瞪着大眼当当当当一顿喷,喷得谢直都有点懵了,这才最后听他问道:“三哥,你想去看看不?”

  谢直赶紧点头,只要你闭嘴,让我干啥都行!

  “行啊,拿来看看吧。”

  牛佐笑了。

  “三哥,您想什么呢,我们哥俩今天过来是探病,带着刀子像话吗?

  三哥想看,也简单,刀子在演武场呢……”

  “怎么放那了?”

  “嗨,昨天我哥新得了这把宝刀,兴奋的根本睡不着,夜里趁着家里人都睡了,就拉着我跑到演武场去练刀,整整练了一宿啊,这不,早晨要来看你,带着刀子不合适,我哥就把宝刀藏在演武场了……”

  那还说什么,走吧。

  谢直和牛氏兄弟简单收拾一番,离开谢宅,前往“演武场”。

  说是演武场,其实就是一个大院,那原本是城东的一处废宅,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多年无人居住,房屋早就腐朽,连院墙都塌了。

  谢直三人以前在附近游荡的时候发现了这块风水宝地,立刻大喜过望,还相互约定不得告诉家里人,等于是把这个废宅当做他们仨的“秘密基地”了,然后这处废宅就成了三人的“演武场”、“游乐场”、“藏宝地”、“露天烧烤营地”、“躺地上看星星的地方”、“畅想未来、谈论美女的固定卧谈地点”……

  前往演武场的路上,谢直随口问道:“这两天,县里有什么新鲜事没有?”

  “还有两件新鲜事儿,”大嘴牛佑说道:

  “第一个,杨家杨龟寿那小子的贴身婢女跑了。

  今天早晨我们哥俩过来的时候,看着杨龟寿带着一群家奴正在东城寻找呢。

  嘿,三哥,你是没看见当时杨龟年的那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要不是我们哥俩着急来看你,我非过去好好羞臊他一回……”

  谢直点点头,他对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兴趣不大,“另外一个呢?”

  “另一件事儿没什么意思了,前天,新任的县尉到任了,昨天晚上在驿站给新县尉开得接风宴,除了老爷子之外,县里的官吏富户悉数到场,听我爹说,新来的县尉是个有名的诗人,在接风宴上还做了好多诗呢。”

  谢直听了,精神一振。

  这个好。

  唐诗宋词,千年文华啊。

  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三年高中,学了多少唐诗啊,说起来……全是眼泪!早他娘想见见这帮孙贼了!

  “知道新来的县尉叫什么吗?”

  “王昌龄!”

  七绝圣手……是他!

  谢直不由得心花怒放!

  孙贼!

  老子一辈子都忘不了你!

  那是老子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回家忘了背诗了,结果我爸让老师叫到学校去一顿数落,那是我爸第一次被叫家长,回家以后给我这顿好打!

  那首诗,老子是留着眼泪背下来的!

  《出塞二首•其一》!

  是不是你写的吧!?

  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一念至此,谢直转身就要奔县衙。

  大嘴牛佑都懵了,“不是,三哥,你干嘛去?”

  “上县衙,找王昌龄!”

  “找他干嘛?”

  “揍他!”

  牛佑可吓坏了,一把抱住谢直:“哥!冷静!那王昌龄昨天才到任,怎么就得罪你了啊?再说,他现在是县尉,揍他,犯法……”

  “怎么还犯法……”

  谢直不干了,不过话还没有说完,脑海中突然“叮”的一声响,一段文字突兀地出现——

  《唐律疏议•斗讼律》——诸殴制使、本属府主、刺史、县令……徒三年……殴佐职者,徒一年……

  这是什么!?

  谢直懵了。

  《唐律疏议》?

  这不是备考研究生时候看过的资料么,就是简单地翻了翻,怎么全部储存在记忆中了?

  那么其他资料呢,是不是也都存下来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福利?

  谢直不由得大喜,我就说穿越这种事也没那么随便,好歹也得给点实惠的。

  不过在最初的惊喜过后,他又仔细看了看文字的内容,就有点不高兴了。

  王昌龄这孙贼现在是汜水县的县尉,按照唐朝的官制,属于县令的佐官,真要是揍了他……

  徒一年。

  啥意思?

  一年有期徒刑!

  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打个架而已,要是放在后世,最高的处罚也就是拘留十五天,这么到了大唐就这么严苛?

  谢直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看来这王昌龄还真不能揍了,因为出口气劳动改造一年时间,实在有点不值啊。

  不过,难道就这么放过他,谢直实在有点心有不甘,就算不能揍他,当面怼他两句也是好的,这也算是出气了啊。

  怎么就没个合适的机会呢?

  牛佑一见谢直沉默了,冷汗都快下来了,这位爷,不会是真在考虑殴打县尉的可行性吧?不行,得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

  “三哥,咱们不是去看我哥那柄横刀吗?马上就到了,咱们先看刀吧,县尉什么的,以后再说……”

  谢直正在纠结怎么才能给王昌龄添点堵,听了大嘴的话,也不走心,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跟着他们兄弟两人来到了“演武场”。

  大眼牛佑前去取刀,谢直就和牛佐站在演武场中。

  此时谢直左想右想都没什么头绪,索性不想了,抬眼看了看这处演武场,不由得一阵感慨。

  三人占据这处废宅得有个七八年了吧,从十来岁的小破孩成长到现在,有多少时间消耗在这里?仔细想想,这处“秘密基地”都快赶上后世学校的多功能厅了,只要三个人凑在一起,基本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就在他感慨无限的时候,突然从正房偏厅中传来一声惊叫!

  那正是牛佑藏刀的地方!

  怎么了这是!?

  另外……听这声音,怎么还是个女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