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苍蝇的正确使用方法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81 2019.08.05 18:10

  这条小路是给李家下人走的,自然没有什么维护、清理的必要。

  事实上,所谓小路就是一条野草之中的土路,那真是走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成了路。

  小路上面暴土扬长,时不时还有泥泞在其间,那是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前下雨之后的存水了。

  谢直登上小路之后就如临大敌,一路缓缓而行,双眼不断四处观望。

  客舍的伙计柱子,还以为这位公子不习惯这样的土路,刚要越过谢直在头前带路,就被谢直一巴掌给抽到后面去了。

  杨七一见众人上了小路,顿时一阵剧烈地挣扎,完全不顾身上的绳索、嘴里的破布。

  谢直听了身后的动静,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再敢折腾,就给我打!”

  河南县的衙役可没有他这么客气,还再敢折腾?现在就打了吧!

  叮了咣啷一顿乱揍,杨七差点被打吐血,终于不敢乱动了。

  而谢直就这么站在原地,硬生生地等了快一刻钟的时间,才再次缓缓向前。

  他如此做派,看得其他人都迷迷糊糊地,但是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问,就这么等着,直到谢直再次向前,这才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谢直却不管这帮人,依旧我行我素,缓步向前。

  突然,他目光一凝。

  土路前方有一小片区域,很多苍蝇集中在一起,密度远远比其他地方要大!

  快步上前,挥手轰走了苍蝇,仔细观看那一小片区域。

  果然,颜色比周围地方要深。

  靠近之后,还有淡淡的血腥气萦绕其间!

  谢直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身后的戴捕头将一切看在眼里,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谢三郎怕不是疯了吧!?刚才在李掌柜的卧房之中看到苍蝇,他还恶心地想吐呢,现在怎么看见苍蝇这么亲切?不会是刚才的刺激太大,给谢三郎刺激变态了吧!?

  谢直却不管他心中的胡思乱想,招手把他叫了过去。

  “看看,是不是血迹?”

  “血迹!?”

  戴捕头顿时一惊,顾不得其他,赶紧蹲下,一看,果然是!

  他突然福灵心至。

  “不错,真凶杀害了李掌柜之后,就是从这条小路逃脱的!

  这些血迹,都是从蝴蝶金簪上脱落的!

  哈,我说怎么在大路上一点血迹都没有找到,原来如此!”

  谢直看着他,嘿嘿一笑。

  “都看明白怎么着了吗?

  不用你特意去找血迹,你们找苍蝇集中的地方急就行!

  不过注意动作要小,别惊了苍蝇!

  咱们现在啊,就是要靠这些小东西来破案了!”

  戴捕头和那两名衙役很是振奋,破案多年,还真没有这么玩过!从一条土路上找血迹,多难,鲜血往土壤里面一渗,也就勉强比其他地方颜色稍深,时间长了,根本就看不出来,稍不注意就错过了,现在嘛,简直太简单了,找血迹不会,难道找苍蝇还不会吗?

  “这儿有一处……”

  “哎呀,这边也有……”

  “卧槽,这儿不是,这他么的谁啊,怎么拉这儿了!?”

  一行人咋咋呼呼地前行,还真被他们找出了十多处血迹,如此一来,再也毋庸置疑,凶手一定就是顺着这条小路逃脱的。

  谢直老神在在地跟在众人身后,直到在一处月亮门洞之前又找到了一处血迹,他这才开口问柱子:“这个门,通往何处?”

  柱子现在看待谢直跟看待神仙一样,听了他的问话,毕恭毕敬地回答:

  “回禀公子,这是通往中院的道路。”

  “那杜甫的卧房……”

  “就在中院之中……”

  谢直点头,却没有着急进入,而是安排一名衙役顺着小路继续向前探查。

  半晌之后,那么衙役回报,发下狗屎三处,人屎三处,不知名的便便六处……血迹,没有。

  谢直点头,带领众人进入了李家客舍的中院。

  柱子进门就是一愣,随手一指。

  “启禀公子,这间卧房,就是那位杜公子的暂居之所。”

  谢直一看,嘿,巧了,一出中院的大门,正对的就是杜甫卧房的侧窗。

  戴捕头一见,赶紧上前一步,他心中早就对谢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再也不敢有分毫小视,又想起再次勘验现场之前谢直的话,不由得心虚,正想着如何能让谢三郎对自己改观一下,现在机会来了,还不抓紧表现?

  “那凶手击杀李掌柜之后,顺着小路逃脱,不过他也知道,那蝴蝶金簪乃是凶器,如果一直拿在手中的话,恐怕早晚会引火烧身,这才要将之丢弃。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这间卧房,估计是凶手杀人之后心忙意乱,拐到中院之后,也没细看,就把金簪顺手扔到这间卧房了。

  如此说来,也是那位杜公子倒霉而已,他如果不醉酒高卧,恐怕也能听到金簪落地之声,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当场就能拿到凶手也说不定……”

  谢直闻言点点头,深深地看了这位戴捕头一眼,他虽然贪财,虽然粗陋,不过终究是做了二十年捕头的人,多多少少还有点职业敏感性,这么一分析,倒是把基本的逻辑给说通了。

  谢直又想了想,估计还真是怎么回事,随即长出一口气。

  “行了,去把李公子和孙少府都请来吧……”

  早有衙役飞奔而去,不多时,李旭和孙县尉就带着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地过来了。

  谢直看见李旭,便是一叉手。

  “李兄,幸不辱命,还真被谢某邀天之幸,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说着,伸手一指人群之中的杜甫。

  “这位杜公子,不过是代人受过而已,真凶,不是他。”

  李旭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戴捕头就把他们刚才的发现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而且在有心巴结谢直的情况下,还多有溢美之词。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孙县尉却不干了。

  他干啥来了?还不是要好好巴结巴结李旭这个唐氏宗亲?可惜李旭在客舍外等着谢直带人探查,一直心神不属,让孙县尉的一连串彩虹屁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他正琢磨怎么才能搭上李旭这条线呢,谢直就把案子给弄清楚了,这哪行啊!?

  要是这样的话,他不是白来一趟吗?

  不行,得给这位谢公子挑挑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