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3章 收礼只收瘦金体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438 2019.08.28 18:10

  卖亏了?

  当然没有。

  谢直怕二哥误会,赶紧搂住了谢正的肩膀。

  “二哥你可别多想啊,没有买亏,你那三个同窗来的时候,咱们这欠条的定价也就是二十贯,这个价格不是还是我跟你说的吗?你这是想哪去了?”

  “那怎么现在变成五十贯了?”谢正迷迷糊糊地问道。

  谢直一笑,“你得允许这东西涨价啊!你问问洛阳城里面猪肉都多少钱一斤了?咱们这欠条,好歹不得比猪肉值钱不是?

  再说了,二哥,你得这么想啊,那是你五年的同窗,学习生活都在一起,他们说动了你,从你的手上接走了一张欠条,二十贯,现在的市价呢,五十贯,中间的差价是多少?三十贯!

  这三十贯是什么啊?是情谊啊!

  二哥你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谢正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嗯,三郎这事儿办得,地道!嗯?不对,我再想想,五年三十贯,合着一年情谊六贯钱,这……三年半的情谊才能换一张欠条,这还是当初的价格,要是现在……卧槽,八年半!?我得在国子监连续蹲班三年半,然后正常毕业,才能换一张欠条……卧槽,怎么越想越堵心啊?

  谢直却不再管陷入了迷茫的谢二胖子,听牛佑继续汇报:

  “小义的出货价是完全按照计划进行的,二十贯一张,三十贯一张,四十贯一张,最近的这一张欠条,五十贯,这么一算,一百四十贯,再加上二哥同窗的六十贯……哎呀我去,整整二百贯……”

  牛佑把这个数字爆出来,书房内所有人都震惊了,七张白条,二百贯,这买**抢-劫来钱都快。

  谢直却是一脸淡然,心中也是波澜起伏,我去,穿越大唐好几个月了,特么终于有钱了,以后吃汤饼,我吃一碗倒一碗,就图个痛快!不行,冷静,这才哪到哪?稀缺资源的垄断经营,才赚区区二百贯而已,像话吗?

  “行,干得不错,大家都辛苦了。

  这样,拿出三十贯来,大家分分,不用算我。

  这就是点零花钱,别当大事……”

  刚刚快缓过劲来的几个人又疯了,三十贯大家分,一人七八贯,那可是钱啊!一文钱两个烧饼,一贯前就是两千个烧饼,七贯五就是一万五千个烧饼,这得吃到什么时候去?

  谢直简直就看不上这帮家伙的小家子气,不过也不用多说,日后赚了大钱,他们的眼界自然就开阔了。

  “大嘴,你拿上剩下的钱,去找那些手上有欠条的,买一张回来,最低的底线是七十贯,越贵越好……小心着点,别让别人把你认出来……”

  牛佑听了都懵了,还有这么做买卖的?

  牛佐倒是福灵心至,突然开口:“三哥,你这回准备坑谁?”

  谢直:“……”

  牛佐:“上回你让我兄弟出去买布,十贯钱,坑了杨龟寿刺配三千里,这回七十贯……不会是准备直接把人坑死吧?”

  谢正在旁边吓了一跳,“三郎,上天有好生之德啊,你别动不动就往死了坑人家,杨铦那小子虽然不地道,但是也罪不至死啊……”

  谢直生生给气笑了。

  “二哥,我说我这是为了赚钱,你信吗?”

  谢正直接摇头。

  “咱现在还不叫挣钱啊?七张条子二百贯,大唐收税都没这么痛快!

  再说了,挣钱哪有你这么挣的?花钱把自己的东西买回来,还高价,你是生怕自家的东西卖不出去吗?”

  谢直听了,愣是说不出话来,这要是在后世,肯定上知乎求教——如何给一个大唐人普及期货知识?现在?咱也没那条件啊。

  好在牛氏兄弟最是听从谢直的命令,只要谢直开口,他们根本不去考虑因为什么,而是跳过这个环节,直接考虑如何去做。

  谢直见牛氏兄弟二说不说就要转头出去,也懒得再跟谢直解释了,甩下一句“二哥你拭目以待”之后,就准备开始看书。

  就在此时,小义进门。

  “启禀三少爷,门外李旭再次来访。”

  “让他滚。”谢直横了小义一眼,“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个李旭再来,不用回禀,我不见,他要是多话,你就告诉他,你家三少爷近日一心准备府试,谁都不见。”

  小义点头,转身离去,不过半晌,却又回来了。

  谢直顿时怒了。

  “你个臭小子听不懂我说话是吧?

  说,你收了李旭多少好处,让你这么不厌其烦地打扰你家三少爷?”

  小义顿时陪着笑脸说道:

  “三少爷,我哪敢啊?

  您是不知道,这段日子是小子这么多年一来最风光的时候,只要一出门,管他什么九品官还是赴考学子,哪一个不是对小子笑脸相迎,都指望这从小子手中再淘换出一张欠条来呢……

  小子不过是谢家的一个家生子,能够有今日的风光,还不是全仗了三少爷的势?小子哪敢不听您的话啊?

  再说了,小子刚出去的时候,碰到了牛家的两位表少爷,说是您三少爷开恩,要给小子赏钱,七贯五,小子当差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多铜钱,我傻啊,我收李旭的好处,惹恼了三少爷,他李旭养我一辈子?”

  一连串的彩虹屁,听得谢直面有得色,刚要说话,谢正却抢先问道:

  “你个臭小子,三少爷对你好,合着二少爷还亏待你了呗?

  你小子等着,什么时候回老家,我一定把这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义叔,我看你还敢胡说八道不?”

  小义脸上顿时一苦,谢义乃是谢家部曲,正是他亲爹,他老子和他从来不说话,交流纯靠轮拳头,这话要是让他爹知道,不死也得脱层皮!

  “二少爷,您别啊,小子这不是刚拿到赏钱胡数八道呢吗?您怎么还走心了?”

  谢正冷哼一声,却突然心中一动,“刚才你说什么九品官什么赴考举子也要奉承你,啥意思?九品官喜好瘦金体,我明白,这赴考的学子是怎么回事?”

  小义一愣,“二少爷您还不知道啊?现在洛阳城中最紧俏的礼物就是您手写的欠条了,有多少人真心喜好瘦金体,小子不知道,不过有人拿着欠条送礼小子倒是听说了。

  这不是块考科举了吗,那些赴考学子们不都得行卷吗?可是行卷也进不去门啊,这不,有人受了三少爷的启发,拿着瘦金体的欠条当做敲门砖,你猜怎么着?还真让他成功了!

  要不是这样的话,咱们宅门口,哪里来的那么多收欠条的?

  我还听说,现在洛阳城里流行一句话——今年行卷不收礼,收礼只收瘦金体。”

  谢正听了,哈哈大笑。

  “这是谁说的,还怪有意思的?”

  小义偷眼看了谢正一眼,确定他真的好奇,这才说道:“还不是二少爷您的那三位同窗好友?第一个拿着欠条送礼的,就是他们……”

  谢正的笑声戛然而止,说好的情谊呢!?

  谢直在旁边憋得特别辛苦,一看谢二胖子黯然神伤,赶紧转换话题。

  “行了,好好的门子不干,市井流言倒是听了不少!

  说,干什么来了?”

  小义这才回禀:“三少爷,门外又有人求见。”

  “谁?”

  “京兆杜甫!”

  谢直一听,喜上眉梢,老杜来了?哈哈,等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快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