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两个疑点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18 2019.08.06 18:10

  杨七一见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顿时一阵剧烈地挣扎,嘴里还“呜呜……”地叫着。

  众人一见,虽然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不过都能够感觉到他在喊冤。

  “让他说话!”

  孙县尉发话了。

  自有衙役上前,将杨七嘴里的破布掏了出来。

  杨七一口气还没有喘匀,就迫不及待地嚷嚷道:

  “二爷,我冤枉啊!

  那姓杜的公子是不是凶手,小人不知道,但是小人没有杀害东家啊!真的!”

  然后他特意看了一眼谢直,继续说道:“小人鞋上虽然有泥,但是咱们客舍之中那一个伙计鞋上没有?

  以此判定小人就是凶手,小人不服!”

  然后这货又转向了李旭。

  “二爷,小人虽然是夫人的陪嫁奴才,但是现在也是李家的仆人!

  您给小人多少胆子,小人不敢对东家有半点不敬!

  二爷,小人真的冤枉啊,小人真的没有杀害东家啊!”

  要说这位杨七也真不是一般人,一番哭诉感人至深,看得众人心有戚戚然,竟然有不少人都在脸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

  就连李旭都有点没底了,转向了谢直,“谢兄你看……?”

  谢直顿时冷笑连连。

  “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好,既然这样,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说完之后,对戴捕头说道:“去找一个矮桌,再去找一个四方的盒子,大小跟李掌柜卧房之中的首饰匣子一样就行。

  戴捕头一听“首饰匣子”这四个字,顿时来了精神,当时谢直正是因为看到李掌柜卧房之中的首饰匣子,这才下令抓捕了杨七,虽然事后多多少少说了两句,不过他真是一句也没听明白,现在谢直让他去找和首饰匣子大小差不多的盒子,难道是要现场演示!?一想到这里,戴捕头哪敢耽误,立刻领命而去。

  见戴捕头前去准备道具,谢直这才对李旭说道:

  “李兄,小弟有一事需要请教。”

  “谢兄请讲。”

  “令兄房中的首饰匣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当是令嫂杨氏的吧?”

  “不错。”

  “据谢某所知,令嫂杨氏首饰匣子中的首饰,要不就是杨氏的陪嫁的嫁妆,要不就是令兄赠送,无论如何,都算做令嫂杨氏的私产。”

  “不错,正是如此。”李旭点头,在大唐就是这规矩,女性的首饰,无论什么来源,都是人家自己的东西,当丈夫的送给妻子一件首饰,就相当于后世老公送给老婆一个包,不管是lv还是burberry,都是人家自己的东西,就算离婚的时候,这些奢侈品,也应该算作女方的个人财产。

  李旭正纳闷谢直为什么问这个的时候,只听谢直说道:

  “据谢某所知,令兄嫂昨夜曾经发生了争执,令嫂直接回了娘家,那么,请问李兄,在令嫂不在的情况下,令兄会擅自翻动令嫂的首饰匣子吗?”

  李旭直接摇头,“断然不可能,我兄弟的日子虽然清贫,却向来走得正行得端,我家大兄不止一次教育给小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连勉力经营这间客舍,也是诚信经营为先,断然不会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更不用说擅自动用我家嫂子的首饰匣子了。”

  谢直听了,点点头。

  “如此说来,这就是第一个疑点了,为什么李兄在被人杀害的时候,这个首饰匣子会在卧房的矮桌之上,而不是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众人一听,对啊,谁家首饰匣子也应该放在梳妆台边上,谁会没事摆在卧房的桌子上?而事实就是这么奇怪,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就在此时,戴捕头回来了。

  谢直直接吩咐戴捕头。

  “以北为内,以南为外,按照卧房之中的位置摆设首饰匣子。”

  戴捕头一听,乐了,这个我熟啊,连忙动手。

  接着他布置模拟现场的功夫,谢直继续问李旭。

  “假设令兄确实有事,要把令嫂的首饰匣子取出来,那么,他如果要将首饰匣子放到矮桌上,会放到什么位置上呢?”

  说着,谢直一指布置好的矮桌,“是靠近卧床的位置,还是靠近门口的位置呢?”

  孙县尉没听明白,直接问道:“到底什么意思,直说即可,何必故弄玄虚?”

  谢直都没搭理他,给若有所思的李旭解释道:

  “打开匣子做事,自然是要放到顺手的位置上,此乃人之常情。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根据令兄的位置来推定首饰匣子的位置,当然,也可以根据首饰匣子的位置,反推令兄的位置。

  如果首饰匣子被放到靠近卧床的位置,那么令兄的位置,就应该是跪坐在那里,背对卧床、面对门口。

  如果是靠近门口的位置,那么令兄就应该是背对门口,面朝卧床。

  请李兄想想,如果是令兄却是需要动用一下令嫂的首饰匣子,那么,他拿出首饰匣子之后,会把她放置在矮桌之上的什么位置呢?”

  李旭听到这里才算是听明白,也学着谢直的样子在脑海中模拟了一次他大哥的行动轨迹,最后得出了结论。

  “首饰匣子就是梳妆台旁边,梳妆台就在卧床的旁边……

  如果家兄确实要动用一下这个首饰匣子的话,那么就应该在卧床旁边的梳妆台上找到它,然后把它放到矮桌之上……

  然后家兄应当跪坐在矮桌面前,具体的位置么……应当是面对门口、背对卧床!

  这样的话,首饰匣子的位置,肯定是靠近卧床的位置!”

  谢直听了,一笑,没说话。

  恰巧戴捕头已经找到了代替首饰匣子的木盒,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到矮桌面前。

  “嘭!”

  放下木盒!

  所有人都是一惊,孙县尉更是直接开口。

  “戴捕头,是这个位置吗?你不会是弄错了吧?”

  “回禀少府,位置没错,有其他人作证。”戴捕头回答道。

  “这便是第二个疑点了……”

  就在此时,谢直开口。

  “按照一般的推测,即便是李掌柜要动首饰匣子,也应该把他放在矮桌上靠近卧床的位置。

  但是,现场的情况,却是靠近了门口的位置。

  这种情况,不合常理!”

  李旭最是心急,不由得开口问道:“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谢直一笑,转向了杨七。

  “除非这个首饰匣子,不是李掌柜动用的……

  而是,另有他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