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小招数用起来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61 2019.07.12 18:10

  人家通-奸,你跑个什么?

  小竹听了谢直的问题,一张脸刷一下子就红了,支支吾吾地不肯说。

  谢直一见,心中不免奇怪,连番追问之下,小竹这才小声说道:“那杨龟寿简直禽兽不如,被小婢撞破了他的丑事,不但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不但如此,他……他……他还要小婢侍寝……说什么我左臂有颗痣,那王氏的右臂也有颗痣,大被同眠之下,正得‘相映成趣’之妙……”

  谢直当时就震惊了,杨龟寿你小子挺会玩啊,就两颗痣就敢玩出这样的花样来?我他么……

  只听小竹支支吾吾地继续说道:“杨龟寿这么一说,小婢羞的无地自容,那王氏好不要脸,还特意走到小婢近前,让小婢看了看她右臂上的痣……她的那颗痣,就在右臂之上,平日里王氏总是带着一枚臂钏遮挡,寻常人根本不知道,小婢要不是撞破了他们的丑事,又听那杨龟寿如此说,小婢也不知道……”

  “行了行了。”谢直连忙打断小竹的话,我他么又不是变态,你把这颗痣的情况说这么明白干什么,我又不惦记人家有夫之妇!

  谢直没好气地瞪了小竹一眼,不由得一阵泄气,本想通过小竹抓一个杨龟寿的把柄,好好得收拾一下这小子,结果为了保护小竹,答应她不去上告杨龟寿,现在可好,把柄——姑且算作把柄——到手了,可是没办法用啊!

  难道就这么放过杨龟寿?

  等等!

  通-奸,通-奸!

  这可是两个人的事儿,既然杨龟寿这边不行,何不从那个什么王氏身上想想办法?

  一想到这儿,谢直不由得豁然开朗,对啊,他答应不去上告杨龟寿,却没有答应不去告王氏啊,而且这王氏还是个有妇之夫,那就更容易找她的破绽了,这也算是为建设大唐和谐社会做出的贡献吧……

  一念至此,谢直开口:

  “嗯……你既然是我谢家的奴婢了,有些话也不必瞒你,我和那杨龟寿有仇怨,自然想要他的把柄,不过刚才亲口答应了你不会告他,也不能食言而肥,这样的话,只能从那有妇之夫的身上想办法……说吧,她是谁?”

  小竹听了,也没办法,只得实话实说,“是杨府隔壁的王氏。”

  “具体说说……”

  “那王氏身高腿长、肤白貌美……”

  “你给我闭嘴!”谢直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我问你这个了吗!?你个小屁孩,这小脑袋瓜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这个有什么用!?我问你王氏家里的情况,她夫家是干什么的,她又是如何与那杨龟寿勾搭到了一起?”

  小竹迷迷糊糊地“哦”了一声,这才说道:“那王氏的夫家姓刘,行四,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只听得杨府之人都叫他刘四,听说他乃是一个行商,常年在江南一带贩卖布匹,生意做得好像不大……至于那王氏和杨龟寿如何勾搭在一起,小婢也说不太清楚,想必是刘四常年不在家,那王氏本就水性杨花,我家公子……不是,杨龟寿本也是个好色之人,再加上两家宅院只有一墙之隔,两人这便是一拍即合……”

  谢直无语,这话说的,除了一个人名“刘四”之外,根本啥都没说出来,不过他也知道小竹只是杨府中一个小小婢女,即便号称杨龟寿的贴身婢女,连两人如何勾搭在一起都不知道,想必在杨府里面地位也不高,如此说来,还真不好对她强求什么。

  不过谢直终究还是有点不甘心,继续问道:

  “那杨龟寿和王氏平日里都是如何相见?”

  这回小竹可有话说了,“还如何相见?那两个臭不要脸的,恨不得天天滚在一起才好!小婢是三天前撞破了他们的丑事,按照杨龟寿的想法,第二天就要对小婢下手,结果那王氏说了,刘四今天就要回来,两人又有一段时间难以相见,就暂时放过了我,然后天天腻在一起……小婢也是听闻了这个消息,见他们……见他们……这才抓了机会逃出了杨府……”

  谢直听了,沉吟片刻,这才问道:“你是说,刘四如今在家?”

  “如果那王氏没有说谎,刘四应该是今日到家。”

  “刘四在家的时候,两人并无机会相见?”

  “大概是吧……”

  “而刘四不在家的时候,两人天天在一起?”

  “应该如此,就以小婢这两天的见闻,那不要脸的王氏,都快直接住进杨家了……”

  谢直听了,默默点头,杨龟寿啊,没想到啊,你和那王氏感情挺不错啊?还天天在一起,怪不得你的名声在汜水县中也不好,既然你们天天见,那么这件事就好办了。

  想到这里,谢直心中已然大概有了个计划,一拍大腿,“走!回家!”

  到了谢家,首要任务自然是安排小竹。

  他可不敢把小竹扔到谢家就不管不问,要知道谢家如今的当家娘子还是柳氏,她又是杨家主母柳三姨的亲姐姐,如果看到杨家逃奴小竹,能有好事么?说不定狠着点找个由头就能把小竹收拾死。

  不过谢直也有办法,求到了老太太薛氏的头上,求薛氏将小竹安排给大嫂,话说得好听,一来能帮着大嫂侍奉老太太,二来小竹本身就识字,帮着大侄子谢文端茶倒水,也能彰显谢家的文华。

  这话一说,老太太大为满意,起初谢直讨要小竹身契的时候,老太太还以为三孙子动了什么歪念,结果回来以后直接送给了大嫂吴氏,让老太太着实夸赞了他一通,三孙子也不客气,趁热打铁,向老太太讨要了一点东西,比如杨家第二次赔礼中价值十贯的布匹,以及足足二十贯现钱。

  老太太也难得地大方了一回,这些东西说到底是杨家陪给谢直的,三孙子留下一部分也是应当,只不过提醒他不得乱用,也就过去了。

  谢直手上有了钱,顿时意气风发,一分钱都没留,直接甩给了牛佑。

  “知道北城行商刘四吧?”

  “当然知道。”牛佑这个“汜水百事通”立马表现出足够的专业素养。

  “知道就行,你拿着钱,这么办……”

  谢直交代完,牛佑都傻了。

  “三哥,这不是白送给他吗?你这是图什么啊?”

  谢直嘿嘿一笑,我图个什么,我这是给杨龟寿挖坑呢,只要那小子上钩,我就得让他知道什么叫身败名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