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另外一种可能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470 2019.07.03 16:39

  “谁!?”

  等谢直和牛佐跑进偏厅在,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在和牛佑对峙,身体紧绷,面露惊恐,怀里还死死地抱着一个小包袱。

  “行啊,大眼,都开始玩金屋藏娇了?”谢直乐呵呵地拍了拍牛佑的肩头,这货的眼睛随了舅舅,大如铜铃一般,谢直只要是一想和他开玩笑,肯定称呼他“大眼”。

  大眼一翻大眼,根本就没搭理他。

  牛佐笑了,“三哥,你可别逗了,金屋藏娇?就我哥?我爹要是知道了不得乐坏了?现在他天天就差抱着横刀睡觉了。”

  谢直又是一笑,牛佐牛佑虽然是亲兄弟俩,却完全不一样,牛佑练武成痴,牛佐却八面玲珑。

  和牛家兄弟调笑俩句之后,谢直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对那个少女说道:“这么说,你就是杨家的逃奴了?”

  少女听了,脸上的惊恐更甚,抱着包袱的双手上,青筋都暴起来了。

  谢直一看,就是她了,这孩子,还是太年轻,轻轻一诈,就表现出来了。

  少女的异样也被牛佐看在了眼里。

  “这么说,你还真是杨家的逃奴?叫什么名字来着,对了,小竹是吧?

  我说我们过来的时候还看到杨氏家仆在东城呼啸来去,他们还是在找你呢。

  嘿,也不怪他们废物,谁能想到你会藏到这里了。”

  小竹一听,心中再无半点侥幸,情急之下直接跪倒。

  “求求三位少爷开恩,放了小竹吧!”

  说着竟然哭出声来。

  谢直看她哭得凄惨,心中不忍,就想放她离去,却不想,脑海中又是“叮”的一声响。

  《唐律疏议•捕亡律》——诸知情隐匿罪人……减罪人一等罪。

  谢直无语了。

  “知情隐匿”,这要放在后世,就是窝藏罪,入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大唐也对窝藏罪做出了刑事处罚的规定,不过谢直不由得暗自吐槽,这个处罚范围也太宽了吧,“减罪人一等罪”,几个意思,谁知道这个小竹是怎么回事?要是杀人了呢?她判斩,我判绞,难道我还陪着她一起死去?不行,得弄清楚怎么回事!

  谢直沉默良久,有心不管,却终究是心有恻隐,开口问道:“为何要私逃?”

  小竹战战兢兢的说道:“奴婢撞破了主人家的丑事,怕少爷责罚。”

  谢直点头,刚要继续询问,却不想废屋之外传来了一片脚步声。

  “啊哈!我说这么找你不到,原来你藏在了这里!”

  随着声音,一群人涌入了谢直三人的“秘密基地”,都是青衣小帽的奴仆打扮,唯有为首一位少年,身穿一袭白色衣袍。

  少年双眼细长,寒芒四射,正恶狠狠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小竹。

  小竹一见来人,吓得一声惊叫,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腾身而起,一个劲往谢直身后钻,仿佛少年人的目光是刀子一般,生怕这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谢直一看来人,认识,杨龟寿,城南杨家的大少爷,头几年不知道怎么攀附上了洛阳城中的“贵人”,天天以弘农杨氏自居,据说还和新任的县令关系不错,实在是入不了谢家三少爷的法眼,所以……以前揍过他一顿。

  杨龟寿此时也看到了谢直三人,不由得一愣,脸上厉色闪过,却终归消散不见。

  “原来是三郎在此,有礼了。”

  说完随便一叉手,继而一指小竹。

  “此婢乃是我杨家奴仆,今早发现她私逃,还偷了家中财物,杨某率领家仆寻找至今,却不想是三郎帮着抓到了她,如此说来,还是要多谢三郎了,三郎放心,我杨家必有厚报。”

  说着一歪头,身边的奴仆就要上前。

  小竹大惊失色,却也知道现在求谁最好使,紧紧抓着谢直的衣袖,“公子,小竹没有偷东西!还请公子怜惜,救我一救,日后小竹结草衔环也要报答公子的大恩。”

  顿时一阵香风袭来,谢直只觉心神一荡,却也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前世虽然是个单身狗,却也在平日里接触女性方面,绝对比大多数古人有见识。

  妙龄少女软语相求,一般古人可受不了这个,少不得要激发什么保护欲啥的,但是对于后世人来说,这算个屁啊。

  别的不说,都上过学吧,谁还没几个女同学求着要抄你作业的,最不济,还没个女同学求你帮忙大扫除么?

  谢直刚想说话,却不料杨龟寿抢险冷哼一声。

  “哼!还敢嘴硬!你没偷东西,你怀里的包裹哪里来的?”

  “这是我随身衣物,还有我这些年给你们杨家做牛做马积攒的财物!”

  杨龟寿闻言冷笑:“你是我杨家奴仆,吃我杨家的,穿我杨家的,就连你这个人,也是我杨家的,哪里来的私人财物!

  还敢说不是偷的!?

  莫要听她废话,给我拿下!”

  杨龟寿这回直接下令了。

  “且慢!”

  谢直终于开口,他倒不是被小竹打动,而是突然灵机一动——

  这不正是他苦寻不着的机会吗?

  逃奴这种事,属于治安事件吧?

  治安事件归谁管?

  县尉!

  只要不把小竹交出去,岂不正好以此为由头,去见一见大名鼎鼎的王昌龄?至于怎么才能给他添堵?嗯……随机应变。

  一念至此,谢直开口拦下了杨龟寿等人。

  “你说她是你杨家奴仆,就是你杨家奴仆啊?有证据么?”

  杨龟寿脸色变得更冷。

  “自然有身契为证,巧了,今天抓捕逃奴,就是怕有人从中作梗,自然把她身契带了出来。”

  杨家的仆人和自家少爷配合极好,伸手抖开了一张纸,远远地示意了谢直一下。

  谢直暗自冷冷一笑,你现在就算搬出皇帝圣旨来,我也是不认啊。

  “你别给我看,我又不是衙门口的人,谁知道真的假的?”

  杨龟寿听了,脸色变得更冷,死死盯着谢直,半晌之后突然冷笑出声。

  “原来如此,我算是明白了!”

  谢直一愣,你明白什么了你明白了!?

  只听得杨龟寿冷笑说道:

  “我说我带了这么多人找她却找不到,找到她以后,你又横推竖挡不让我将她带走……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个小小的婢女,是受了你的庇护?

  没想到啊,想你堂堂谢三郎,谁不知道在汜水县是一条龙精虎猛的好汉,怎么还干起拐骗奴婢的勾当了?”

  谢直听了都懵了。

  拐骗奴婢?

  说谁!?

  说我!?

  你放屁!

  叮。

  《唐律疏议•盗贼律》——诸略奴婢者,以强盗论,和诱者,以窃盗论。各罪止流三千里……

  啥意思?

  要是拐骗奴婢这事儿坐实了,就是大唐的盗窃罪,最高刑罚,流刑三千里!

  我勒个去,好大一顶帽子!

  谢直顿时大怒,正要开口,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这小竹逃亡,远了不躲近了不躲,为什么偏偏躲到了“秘密基地”里面?

  他杨龟寿带着十几口子人抓捕逃奴,折腾了半上午了就是找不到,怎么谢直三人一来,他们立马就出现了?

  难道是有心设计的陷阱!?

  小竹和杨龟寿就是一伙的!?

  就是冲他谢直来的!?

  谢直一想到这里,顿时后背升腾起一股凉气,卧槽,好阴险的大唐人!

  转身。

  动手。

  一把抓住小竹的胳膊,谢直一双眼睛微眯,死死盯着小竹的双眼。

  “小丫头,你敢设计你家三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