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谢公状告杨龟寿贴》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416 2019.07.06 21:27

  王昌龄既然不再追究谢直出言不逊,那么事情就重新回到了司法程序上。

  “可有状纸?”

  “没有。”

  “请县衙文吏代写,还是你自己写?”

  “自己写。”

  “现场写来。”

  “是。”

  谢直答应一声,上前几步,来到张主事面前的书案旁,抄起毛笔,不由得一阵感叹。

  他前世上学的时候,被家里人逼着练习书法,练着练着,自己也觉得书法其中妙趣横生,就一直坚持了下来,真没想到,前世多年练就的书法,到了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

  提起笔,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人迷醉,谢直刚要下笔,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谢家书房中的那副石淙山摩崖石刻,心中便有了计较。

  刷刷点点,不过片刻,一副状纸已然写就。

  张主事在边上眼都看直了。

  谢直停笔,看了看这幅状纸,很是满意,就等着吹干墨迹,把它送到王昌龄的手上。

  却不想,就在此时,久久没有动静的小竹,突然跑了过来,一把抱住谢直的大腿。

  “还请三少爷救命啊!

  小竹不想死啊!

  小竹不敢回杨家啊,小竹回去,大公子恼羞成怒之下,必定责打小竹,说不定当场就能打死小竹!

  还请三少爷开恩,救我一救!”

  谢直愣了,这么夸张么?

  叮

  《唐律疏议•斗讼律》——诸主杀部曲……其(部曲、奴婢)有衍犯,决罚致死及过失杀者,各无论。

  啥意思?

  奴婢有错,主人有权力动用私刑处罚,处罚的程度呢?最好别弄死,要是没注意弄死了,“勿论”——就这么着吧,别提了。

  简单来说,奴婢有错,主人打死了他也是活该。

  那小竹有错吗?肯定有啊,别忘了她是私逃!

  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杨家打死她了,更别说谢直还诬陷她和杨龟寿共谋窃盗呢。

  你说小竹哪敢跟着杨龟寿回家啊,那不是找死呢吗?

  谢直看着小竹哭得梨花带雨,也有点头疼,他一开始的谋划,根本没琢磨着能成功告到共谋窃盗的程度。

  按照他的想法,杨龟寿肯定不承认共谋。

  然后他就可以问了,那小竹为什么会出现在废宅之中?

  杨龟寿说小竹私逃。

  然后谢直就可以问小竹为什么私逃。

  那小竹为什么私逃啊?谢直当然知道了,小竹第一次见面就说了,“撞破了主人家的丑事”,具体什么丑事,谢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能吓得小竹私逃,想必事情不会小。

  谢直明面上是上告小竹和杨龟寿共谋窃盗,实际上,根本目的就是要把杨龟寿的丑事公之于众!

  共谋窃盗才是什么惩罚,笞五十,小棍子抽五十下,能怎么着?养俩月伤就好了。

  哪如把他的丑事宣扬出去,让整个杨家抬不起头来?

  诛心可比小棍子好玩多了。

  但是谁能承想杨龟寿那么草包,虽然没有明面上承认共谋窃盗,竟然话里话外也没否认,让王昌龄干脆立案了,这让谢直的谋划就出了偏差。

  再加上他根本不知道“三审”这个制度,更是让事情演变到了这种程度。

  这么看来,也许不是人家杨龟寿草包,而是他要遮掩他做下的丑事,宁可认下共谋窃盗的罪名,也不能让小竹在县衙之中把事情宣扬出去。

  反正不管他是不是草包,谢直肯定是不敢让小竹跟着他回家的。

  但是,怎么说才好呢?

  谢直一阵犹疑,却也想不出好办法,只得把目光投向了张主事,这些司法程序上的事儿,还得找专业人士。

  结果张主事的嘴闭得严实极了,开玩笑呢?他现在哪敢张嘴?刚才解释三审是向谢家卖好,现在这事儿他要是敢接着说话,回来怎么向刘县令、怎么向杨家交代?

  谢直一见,也是无奈。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王昌龄倒是说话了。

  “谢直状告杨龟寿一案,这小小婢女乃是重要的证人,考虑到她的身份,不宜再去杨家。

  按照三审制度,原告也好,证人也好,只要不能保证周全,可以求助县衙保护。

  也罢,就让她暂留县衙之中,等到结案之后再做处置。”

  小竹一听,连连道谢。

  谢直闻言,也是大喜,这老王,够意思!就冲你这个,咱俩的帐,两清了!

  正巧手中的状纸墨迹已干,谢直便恭恭敬敬地将状纸送到王昌龄的手上。

  王昌龄手拿状纸,初时并不在意,拿眼一扫。

  “咦?”

  仔细一看。

  “嗯!”

  抬眼看看谢直,又低头看看状纸。

  闭上双眼摇头晃脑一番,最后睁眼长出一口气。

  “难得!”

  再看谢直,眼神中毫不掩饰带着欣赏。

  “想不到谢三郎不但熟读律疏,这一手书法,也是登堂入室!

  王某观你这字体,隐约中颇得我朝前辈大家褚公的神韵,却又自成一派,实在是难得。”

  谢直表面谦逊,嘴里说着“不敢不敢”、“抬爱抬爱”,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他前世练习书法,最爱宋徽宗赵喆的瘦金体,这幅状纸,正是谢直灵机一动,用瘦金体写就。

  这里必须说明一下,书法瘦金体说是宋徽宗所创,但是也不是凭空创造,追本溯源,祖本就是谢直手上的石淙山摩崖石刻!

  现在把瘦金体拿出来,果然直接就把王昌龄给震了!

  瘦金体这种书法字体,个人风格极其独特,号称“天骨遒美、逸趣蔼然”,第一次现世,自然让王昌龄爱不释手,口中还在不停叨念:

  “好字!好字!

  别具一格,自成一体!

  想不到你谢三郎小小年纪,书法已然有了这样的造诣!

  分属难得!

  我大唐书法,必有你一席之地!

  好!

  真好!

  由此看来,我王昌龄日后名扬天下,或真因你汜水谢直之故!”

  旁边的杨龟寿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你堂堂县尉,拿着一份状纸,这么路子夸赞,真的好吗?不由得轻咳了一声。

  王昌龄正沉浸在书法之美中,被轻咳打断,不由得怒从心头起,转眼一看,却是杨龟寿,他突然又不想说话了。

  并不是他刻意放纵,而是王昌龄突然想到,这杨龟寿也必然会名扬千古!

  为啥?

  就是因为手中的这一幅状纸!

  想想看,王羲之写了个帖子换大鹅,都被后世书法爱好者背了个滚瓜烂熟,今日瘦金体初次现世,这幅状纸,必然会成为大唐名帖广为流传!

  一个书法爱好者和另外一个,将会产生这样的对话——

  “瘦金体的字帖临了吗?”

  “当然临了,《汜水谢直状告汜水杨龟寿与婢女小竹共谋窃盗牛氏宝刀贴》,我都快背下来了……”

  “你怎么还背全名啊,现在都叫《谢公状告杨龟寿贴》,或者叫《杨龟寿共谋窃盗贴》……”

  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啊!

  蒙在鼓中的杨龟寿一见王昌龄没有冲他发火,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谢直在边上看了,忍不住嘿嘿直笑!

  小子,原想把你的丑事公布于大庭广众之下,谁想到出了偏差。

  不过咱谢三郎言而有信,说是要毁你名声就是要毁你名声!

  你以为遮掩了你的丑事就行了?

  做梦去吧!我得把你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

  你的名声,必将跟随这幅“瘦金体第一帖”名传千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