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4章 小义,换纸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76 2019.08.29 07:30

  杜甫一进谢府,就看到谢氏兄弟在正厅之外相迎,三郎谢直更是下了正厅门口的台阶,迎面而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杜甫的目光顿时一缩,谢直下了台阶迎面走来,这在大唐有个专用的名目,叫做“降阶相迎”,这可是对客人极大的礼遇,仅次于恭迎在大门之外了。

  只见谢直几步走到杜甫面前,一把抓住他的小臂,爽朗大笑。

  “老杜!哈哈……你怎么来了?快请进,快快请进。”

  说着,不由分说就把杜甫拉近了谢府正堂。

  杜甫一见,着实欢喜,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跟谢家兄弟把臂言欢,乐乐呵呵地就进了大门。

  双方分宾主落座之后,杜甫当先开口。

  “三郎,你家府前实在是热闹啊,实不相瞒,在下进门之前,被不知道多少人骚扰,一个个恨不得直接塞钱给我,还说什么只要我能从你府中带出欠条,他们愿意高价收购……”

  谢正心中一动,这……也是来买欠条的?嘿,看三郎一听他到访就亲自相迎,看来是极其看重这位杜甫杜子美了,说不得别的,不就一张欠条吗,自己再写一张就是,只是不知道三郎会收他多少钱财啊。

  却不想,就是谢正暗自思索,杜甫滔滔不绝的时候,谢直却突然开口打断。

  “老杜,上回在孙逖员外郎的府上,我就想问你来着,你不是说要写首诗表达你对我的感谢之情吗?诗呢?正好我二哥在此,正要请他品鉴一番……”

  杜甫:“……”

  谢正:“……”

  诗呢?

  这玩意还有自己开口问的!?

  就好比你在大街上捡了一个钱包,你拾金不昧,把钱包归还给失主,人家失主特别高兴,张嘴就感谢你,你不干啊,你要求人家非得写一份感谢信,还得寄到你们单位或者学校去,不寄都不行,而且感谢信写的不好还不行。

  就像杜甫这种情况,就是人家寄感谢信这个过程好像有点长了,你还不干了,直接开口就问,感谢信呢!?

  杜甫被问得都懵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当初谢直帮助自己洗脱冤屈……到底是为了帮助自己呢,还是就为了一封感谢信啊!?

  可怜一位千古诗圣,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看谢直一脸郑重不似作伪,又仔细回忆了一番,好像还真答应过谢三郎,要给他写首诗来着……

  “三郎勿怪,在下最近忙于准备科考,这诗么……如今还没有写出来……”

  谢直微微一笑。

  “这有何难,现在写就是……

  小义,笔墨伺候!”

  小义最近已经成功进化为三少爷的头号狗腿子,一听谢直吩咐,二话不说直接上手,不多时就把笔墨纸砚全都准备好了,滴水、研墨、镇纸、蘸笔……瞬间,墨都给蘸好了,一手捏笔,一手护腕,微微欠身,一脸笑容地把笔递到了杜甫面前。

  谢正一捂脸,这事儿……人家还没来得及写感谢信,您就逼着人家当场写……还有这么收感谢的?这么干……实在有点丢人啊,然后很隐晦地拉了拉谢直的衣袖。

  谢直不为所动,抬起手,毫无痕迹地躲开二哥的拉扯,还对着杜甫一让,虽然一言未发,意思却表达得清楚——

  请!

  杜甫也是彻底震惊了,他长了这么大,还第一次看见这么招待客人的,进门还没超过三句话呢,连杯水都没给喝,就逼着自己写感谢信?我特么是做客来了还是卖字来了!?

  要是以往,搁杜甫平常的脾气,肯定翻脸走人,但是在谢家,面对谢直,他还真不敢,一来是汜水谢直如今凶名赫赫,二来是当初确实是人家出手为自己洗脱了冤屈,即便索要感谢信这种事儿有点超乎想象,却也不能成为他和恩人翻脸的理由啊。

  怎么办?

  写呗!

  碰上这么一位爷,谁还能有别的办法?

  杜甫接过毛笔,略略思索之后,便笔走龙蛇,片刻之后,一首七言绝句就落在了纸上。

  谢正拔着脖子一看,哟,好才华啊,别看这家伙长得愁眉苦脸的,还真有两把刷子,怪不得三弟如此看重他,刚要开口称赞,谢直却开口了。

  “老杜,这不行啊,太隐晦了,谁能看出来你是感谢我啊……小义,换纸……”

  杜甫:“……”这还说啥,接着写吧……

  “老杜,这首比刚才那首强点,不过呢,还是有点隐晦了,你再想想,我早就听我家王师说过你才华横溢,断然不会错的,你再想想,我相信你哟……小义,换纸……”

  杜甫:“……”

  “哎呀,老杜,这话让我怎么说才好呢,这么说吧,我当初追随王师习文的时候,王师曾经教导过,文似高山不喜平,你得开门见山啊……什么,你连开门见山都不明白?行,我再说得直白一点,你这首诗不是为了感谢我吗,我是谁啊,名字,对,名字,你得给我写进去啊……小义,换纸……”

  杜甫:“……”

  “老杜,好,这首好!嗯,这汜水谢直几个字用得尤其得好,不过呢,你光写名字也不成啊,你得简单地称赞一番吧?别问我,别问我,让我自己说,怪不好意思的……小义,换纸……”

  谢正都捂着脸待了半天了,我的个天啊,您嘞还知道不好意思呢?

  杜甫比他还难受,整整半个时辰啊,一首七言绝句,一共才二十八个字,被谢直巴拉来巴拉去,就没有满意的时候,到了最后逼得千古诗圣都把写出“义薄云天谢三郎”这样的句子来了,人家谢直还是不松口,老杜都快哭了,照这么下去,都不用后世有人研究自己的诗作,自己就可以断言——这一组写给谢直的感谢诗,绝对是这一辈子里面水平最低的一组诗,堪称人生之耻!一旦流传出去,恐怕自己都没脸自称诗人。

  一念至此,千古诗圣为了捍卫自家的名声,终于怒了,勇敢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谢直,正准备恶语相向。

  却不料,他在谢三郎的眼中,看出了一种戏谑。

  老杜顿时一愣,你丫就是诚心折腾我玩呢是吧!?不由得一声怒吼!

  “三郎,这是何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