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好一个热闹了得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03 2019.08.25 07:30

  谢直一见二叔捏着棍子来了,转身就跑,不跑干啥?等着挨削啊?

  结果小义直接就把大门给关上了。

  “小义,你要作死啊!?”

  谢直急了,一看谢璞怒气冲冲那劲儿,就知道今天这关绝对不好过啊。

  小义在门外面还喊呢,“三少爷,别怪我,小义也是没办法啊,您自求多福吧……”

  说时迟,那时快,谢璞已然到了身后。

  哎呦我去,快跑。

  也顾不得和小义掰扯,找准了一个方向,一头就钻了过去。

  他跑了……

  还有个谢二胖子呢。

  谢正从小也没习武,又长年在洛阳国子监求学,再加上吃的不错,体型就微微有些发福,要不怎么叫他二胖子呢?

  谢正一看他爹来了,吓得都没想起快跑这点事儿来,还想解释呢,刚一张嘴。

  “爹……”

  “我让你爹!”

  谢璞恶狠狠地一棍子就下去了,正削在他的大屁股上,削得小胖子“嗷”的一声,直接就蹦起来了。

  就这,谢璞还不解气,也不追谢直了,抄起棍子就冲着谢二胖子下了家伙,一边削他一边还在骂。

  “你特娘还知道我是你爹!?

  你们出去惹事的时候怎么想不起来啊!?

  还敢跟杨家不死不休!

  我让你不死!

  我让你不死!”

  谢二爷虽然气急了,下手还算有分寸,就追着谢二胖子的屁股打,谢二胖子被揍得“嗷嗷”直叫,半捂着屁股,一个劲地躲,他转着这么一躲,谢二爷就转着圈追着打,爷俩儿可就在院子里转上圈了。

  爷俩儿这么一折腾,就惊动了后宅的冯氏。

  冯氏正带着小岚儿玩呢,一听谢二爷又急眼了,赶紧过来,小岚儿也蹦蹦跳跳地跟着,到了前院一看,哟,你们爷俩儿挺会玩啊,这是爱的魔力转圈圈吗?

  冯氏刚要说话,小岚儿却不干了,她一见二哥被她爹打得嗷嗷直叫,心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直接奶声奶气地大喊。

  “爹,别打我哥……

  三哥在那藏着呢!”

  说着还用短短的小手指头一指。

  谢直顿时就怒了,你个死丫头,为了你亲哥,就把三哥卖了是吧?你给我等着!

  谢璞一听,对啊,还有三郎呢!嗯,这是亲儿子,哪如侄子打得顺手?

  一念至此,谢二爷放开谢正,拎着棍子就奔谢直来了。

  谢直哪能吃这亏?跑!谁也别拦着我!

  就这样,谢直前面跑,谢璞后面追……

  然后,还有,谢正……要说谢二胖子对谢直真是没得说,自己都被削成那样了,一看他爹要接着揍谢直,顿时急了,一瘸一点地在后面追他爹。

  然后,还有,小岚儿……五六岁的小孩最是真实,就是心疼她哥,一看谢璞还跑呢,哇的一声就哭了,不管不顾地往谢正怀里扑。

  然后,冯氏一看就急了,她心疼闺女啊,你才五岁,你瞎掺和什么!?这大棍子要是给你一下,你受得了吗?赶紧追!

  就这样,谢家的前院那叫一个热闹,过年都没这么热闹过!

  不过热闹归热闹,终究长久不了——谁家过年也过不了一辈子,过了初六都得琢磨上班不是——谢璞有点顶不住劲了,他虽然小时候也跟着谢老爷子练过武,终究是年岁大了,这些年又有点养尊处优,哪里追得上跑得跟疯狗一样的谢直?

  结果。

  他还没怎么着呢,谢正就先崩溃了——本来就胖,还挨了一顿削,有伤在身不说,身边还有一个哭着喊着抱大腿的小岚儿,他是实在跑不动了!

  看准机会,一下子扑到在谢璞面前,哭得那叫一个真情实意,累惨了!

  “爹,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谢璞也不追了,瞪了儿子一眼,大棍子一直谢直。

  “混账!

  谁让你和杨家为敌的!?

  还不死不休!

  你有什么资格代表谢家向杨家宣战!?”

  谢直也怒了,这才来洛阳几天啊,前后差点挨两回揍了,虽然没打着吧,那也是我跑得快啊,现在一听谢璞竟然是因为这事儿上这么大的火,顿时不干了。

  “二叔!怎么着,你怕了!?

  我记得祖父小时候教我习武的时候说过,老谢家就没有怕的事儿!

  你也跟祖父大人学过武,怎么读书之后倒是怂了!?”

  谢璞听了,气得眼睛都眯不上了!

  “你放屁!

  谁说我怕了!?

  他杨家怎么了!?敢诋毁我谢家子弟,我早就想弄他了!”

  谢直问:“那你打我们干什么!?”

  谢正也哭,特委屈,“是啊,为啥啊!?”

  谢璞气更大了,合着你俩这半天还不知道为什么呢!?

  “我是问你们有什么资格代表谢家!?

  你们祖父还健在!

  洛阳城是我这个谢家第二代掌管!

  就算我死了,也还有你们大哥在陇右!

  你们是谢家子弟,还不是谢家家主!有什么资格代表谢家跟杨家宣战!

  干什么!?要造反!?”

  一顿喷之后,谢二爷还不消气,直接大棍子抬起了,直指谢直。

  “就算杨家背后诋毁你们二人,你要当面给他难堪,可以!

  就算你看不上杨家,要和他们不死不休,也可以!

  但是你们起码要回家跟我商量一下!

  怎么个不死不休?

  就用嘴说?有个屁用!

  轻易不能出手,出手就要赶紧杀绝!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吗!?

  你俩倒好,行个卷还能给家里结仇,结了仇也不怕,当面宣战,还不死不休,把一个杨家子弟气吐血了就叫不死不休!?都有没有脑子!”

  现在好了,杨家早早知道了你们得想法,这叫打草惊蛇,懂不懂!?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

  谢直一听,呃……好有道理啊,仔细一想,他就明白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他还不适应大唐的思维模式,大唐跟后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可不一样,在后世,十八岁以后什么事都是你自己的,就算杀了人,也判你一个人,在大唐可不行,别说十八岁,就是八十八,不管什么事,都是一家子人的事儿?你看杨铦不顺眼,可以,但是你要嚷嚷不死不休,那就是两家人的事儿了。

  这事儿,大意了……

  不过关于如何不死不休这种技术性的问题,谢直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他刚要说话,却听得小义在门外回禀。

  “老爷,完事儿了吗?卢中丞,来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