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捉奸进行时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263 2019.07.23 21:04

  第二天一早,刘宅。

  王氏在大门口送别刘四,没有多少离别感伤,倒是满脸的笑意都有些压抑不住了。

  刘四刚刚盯着人把大车套好,回头一看就是一懵,我这马上就要出远门了,你这个表情是几个意思,难道你很高兴吗?

  王氏一见赶紧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对刘四说道:“夫君前往江南,是为了生计,妾身自然不敢多言,但是眼看就要八月中秋了,难道就不能晚上几天再走,你我夫妻也好团聚一番?”

  刘四摇了摇头,“这个自然是不行啊,昨天驿长家小公子来的时候你也在场,他强令要求我今日启程,要不然的话这场买卖就要作罢,我虽然也想和娘子共度中秋,怎奈牛家小公子颇为急迫,如之奈何?”

  说着,刘四上前一步,站到了王氏身前。

  要说王氏也绝对是个戏精,满脸失望地低下头去,再抬头却是满脸笑意,就差脑门子刻上“强颜欢笑”四个字了。

  “既然如此,亲身就祝愿夫君一路顺风,出门在外和气生财,早早散了货,早早回转,也能和妾身早早团聚。”

  刘四傻-逼呵呵地感动得跟什么似的,既然狠狠一搂王氏,动情说道:“娘子不必挂怀,此去江南,为夫一定谨慎言行,早早散了货,一定早早回来,娘子独自在家,也要谨守门户,静待为夫归来即可……”

  王氏和刘四一顿虚情假意的告别之后,转身就回了家。

  却说刘四赶着大车,除了汜水东门,直奔东南方向。

  不料出城还不足两里,就被人拦停在路边。

  牛佑。

  刘四就纳闷了,昨天催着我上路,今天却在路边拦我,这是……给我送行呢?

  “小公子,您这是……?”

  “刘四郎,对不住了,这批布料,我不卖了。”

  刘四一听就急了,“怎可如此?!”你让我等一个月,我等了,你让我江南散货,我去了,你让我今天出发,我走了,好家伙,就为了这批布料,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结果你现在说不卖了,逗我玩呢!?

  牛佑也装作很无奈的样子,把刘四拉到了一边,“刘四郎,四哥,莫激动,莫激动,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啊,实不相瞒,这批布料本不是我的,乃是住在我家客舍的一个旅客的,他也是倒霉,进了旅舍就得了重病,就求到了我家头上,请我家帮着他把布料卖了,好筹措一些钱财治病,这才有了这档子事。

  让你拖了这一个月的时间,其实是小子动了心思,想着他重病不治,也就用不着把钱财全部给他了,谁承想,这人命还真大,拖来拖去,竟然不药而愈。

  我昨天催你上路,就是想造成一个既定事实,货卖了,已然远去江南,他不想认账也是不行了。

  却没想到,今天早晨他家里来人了,说是久久不归放心不下,想必这人当初托我卖货的时候也留了心思,暗中派人回家叫人去了。

  好巧不巧,他的家人今天到了,如今正在我家客舍吵闹呢,我家虽然不怕他们这些外地人,但是客舍之中多有朝堂官员的亲属、奴婢,怕他们谁嘴快就把事情给传扬出去,这不,我也是没办法,这才找你。”

  刘四一摇头,“别,小公子,您可别找我,这里面可没有我的事儿!你家如何,那客人如何,跟我一个收货的行商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事儿您还是找别人想办法去吧……”

  说着,就要上车继续赶路。

  牛佑能让他走吗,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装作焦急的样子说道:“刘四哥,本乡本土之人,您就不能帮个忙吗?再说了,你一辈子行商,就贩卖这一批布料不成!?你可别忘了,你卖了货,还是要回汜水县的!”

  刘四一听,还真有点犹豫,主要是牛家背后的谢家实在势力太大,他一个普通行商,实在犯不上得罪。

  牛佑一见,开口说道:“刘四哥,这样吧,这批布料你是八贯钱收走的,这八贯钱我如数归还,除此之外,耽误你这么长的时间,我也不能没有表示,也罢,既然是乡梓之人,我也不能让你吃亏了,这样,我再补给你两贯钱!

  这样一来,你就当我用十贯钱把这些布料买走了!

  你想,你坐地就能挣下两贯钱财,还免去江南奔波之苦,何乐而不为?”

  刘四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心中就有所松动,不过他终究是行商,又和牛佑争执了半边,最终把这批布料按照十一贯的价格卖给了他,里外里挣了三贯钱。

  牛佑多花了一贯,脸色有点黑,却也不多说什么,赶着大车就回城了。

  刘四一看,得,江南肯定是去不了了,先回家吧,还得重新组织货源,不过这样也好,总算能在家把中秋节过了。

  ……

  刘宅门外的茶摊,谢直正和牛佐坐等。

  牛佑一见到他们,就快步过来,压低声音对谢直说道:“三哥,按照你的吩咐,都办好了,不过那刘四贪得无厌,十贯钱不卖,最后的价格是十一贯。”

  谢直摆摆手不以为意,“多一贯就多一贯,就当咱们兄弟看在他脑袋上的绿帽子可怜他了。”

  牛佑听了,嘿嘿一笑,笑得可淫-荡了。

  能不乐呵吗?

  昨天谢直找到他们哥俩,把计划合盘托出,兄弟俩这才知道,杨龟寿身上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这事儿,香艳啊!

  尤其是按照谢直的计划,一会儿刘四回家,兄弟三人就借故上门,然后帮着刘四……

  捉奸!

  这种套路,对三个十七八的年轻人来说,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一个个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人呢,怎么还不回来?”即便是谢直亲手制定的计划,事到临头也不由得有些急切。

  牛佑向远处张望了一眼,“也该到了啊……三哥,你说刘四肯定会回来吗?”

  “那是自然,他一个行商,手里没货,不回家还能干什么去?”说到这,谢直突然脸色一变,“不对,他也可以先去其他货栈订货,组织货源,约定时间,等过几天再出发!”

  牛佑一听,还真没准,十一贯都是给的现钱,这刘四既然要订货,还真不如早点把货订了,省得把那七十斤铜钱搬来搬去的。

  可,这怎么办?等他定完货回来都什么时辰了,谁能保证杨龟寿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谢直沉吟片刻,眼睛一亮。

  “有了,派人去找他,就说他家的后院着火了,让他快点回来。”

  牛佑一听,立马点头,“行,我这就找人去。”

  牛佐都沉默半天了,突然开口,“不用了,刘四回来了……”

  三人放眼一看,远远走来一人,不是刘四却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