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谢直不高兴了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23 2019.08.09 18:10

  后面的两天,谢直老后悔了,倒不是别的,主要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跟刘教谕说他不住校!

  不住校,就得每天回家。

  现在二叔家那还是家吗?简直是一个大火坑啊!

  谢直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到了家但凡想干点别的,一家子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张嘴就是你破坏家族资源,闭嘴就是平白无故给家族树敌,虽然这些东西他根本不信,觉得根本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架不住二叔一家子人上纲上线啊,就连小岚儿看待他的眼神,都是“鄙视你鄙视你”的那种,就差直接对他说——三郎你不想考试,没人管你,但是你别影响到你二哥谢正的科考!

  他算是看明白了,科考,在谢家是大事,而今年二哥的科考,更是重中之重。

  至于他,谢家完全是按照搂草打兔子的路数考虑的,考上了,最好,考不上,也没事,不过有个前提必须要说清楚,坚决不能影响到谢正!

  谢直现在严重怀疑,这要是二哥科场发挥失常,大屎盆子就得扣在他的脑袋上——你个谢家的罪人!

  得,这还说啥?老老实实上学去吧!

  不过经过这么一件事,谢直的心中,却多少有点不高兴了。

  是,二哥今年要科考,把握不小,整个谢家倾尽全力帮他,这也是开年定下的“谢家五年发展规划”中一项重要的内容。

  谢直也认可,谁让他不是年初的时候就穿越了呢,谁让原主本来就没有读书进学的心思呢,谁让他谢直穿越之后才想起来考进士呢?

  谢家按照原计划行事,没有资源向谢直倾斜。

  谢直也认。

  那东西他本身就看不上,就算谢家真给他倾斜,他也不见得会要。

  在这一点上,谢家不欠他谢直的。

  起码在谢直通过了县学考试之后,谢家也没有人阻挠他前往洛阳科考啊,光这一点,谢直就应该谢谢老爷子——起码这位封建式的大家长,在谢家子孙和谢家整体规划发生冲突的时候,没有为谢直设置障碍,而不像其他操-蛋家主一样,哟,你老师是王昌龄啊,问问他有没有科考的资源吧,拿来,给你二哥送去,你明年再考吧——这要是还是二叔母柳氏当家作主的时候,她肯定得这么干。

  但是,谢老爷子没有。

  老爷子不但没有利用封建大家长的威势强迫谢直,还让谢璞帮忙办理入学国子监的一应事务。

  这对谢直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对于一个人来说,面对什么样的困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人在背后扯后腿、捅刀子。

  谢老爷子,没有,谢家也没有。

  关于这一点,谢直很知足。

  这也是他抵达洛阳之后,听了谢璞众多似是而非的道理之后,即便心中不认可、不苟同,也愿意按照谢璞的道理行事。

  为啥?

  无他,谢直真的把谢家人当做了自己的亲人,愿意有限度地控制一下自己的行为。

  但是呢,自控这种事,本身就有点让人憋气,好比今天我就想吃红烧排骨,你告诉我脂肪含量太高啊,你得加肥啊,然后给我端上一盘子水煮西蓝花来,我还不能说什么——只要是个人,就痛快不了!

  相应的,谢直内心的最深处,也对还没有谋面的二哥谢正有了点意见。

  你瞅瞅你,就为了让你考上进士,把这一家子人搞得这叫一个鸡飞狗跳!

  连累着我还得陪着你吃水煮西蓝花,不是,还得陪着你一块去上学!

  你要是不争气,屎盆子还得扣在我脑袋上!

  我到底欠你什么啊!?

  好在,这样的日子终归有个结束。

  两天后,国子监出监考试。

  明法科的出监考试,完全仿照了科举考试的套路,其实也挺简单。

  贴经十条,全通为甲等,八条以上为乙等,以下为不通。

  律七条,令三条。

  律是律疏,就是后世常说的《唐律疏议》。

  令是诏令,后世常见《唐大诏令集》。

  律、令的考核,就像后世的司法考试的大题一样,给你个案子,让你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以律、令为准绳,对案件进行判定。

  这些东西,谢直早就烂熟于心,尤其还有这两天相对沉闷的时间,让他把《春秋》等经书好好复习了一下。

  应付考试,手到擒来。

  最终结果出来的时候,不但刘教谕傻了,就连谢璞当时都震惊了。

  贴经全通。

  律全通。

  令全通。

  名列明法科出监考试第一名。

  当刘教谕拿着谢直的成绩,亲自登门的时候,对谢璞说道:

  “走眼了啊……真是走眼了,初见三郎的时候,还以为他不过是你谢家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却万万没有想到,三郎大才!

  你看看这卷子,全对!

  真不愧是你这个法曹参军的侄子,对大唐律疏的熟悉程度,让我这个教授明法的教谕都自愧不如,这也算是家传的能耐吧?

  最关键的,是三郎这一笔字,自称一体啊,一派宗师风范!近日听说我洛阳城内开始流传一种名家瘦金体的书法,说是就是从你们汜水老家那里流传开来的,难不成你家三郎就是这瘦金体的门下高足?

  哈哈……行了,别的也不多说了,老谢,我给你交个实底,以三郎如今的水平,今科如果去考明法科的话,必中!

  你谢家一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谢璞听了,却想笑都笑不出来,就差哭了。

  为啥?

  还不不他也没想到谢直能够怎么轻易地通过明法科的出监考试?

  他把谢直送进明法科,图啥?还不是想等出监考试结束之后,赶紧把谢直运作进进士科里面去?

  现在可好,谢直参加了出监考试,还考了个第一名,你说闹心不闹心?

  这就相当于后世的大学生,上了大学之后想调整一下专业,虽然很难,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呢,直接毕业了!你这还咋调专业啊?你再进学校,保安都得问问你是干嘛的,要是没有正当理由都不能让你进去!

  这咋整?

  谢璞在刘教谕一连串的恭维声中一个劲愁眉苦脸,谢直还跟边上补刀呢:

  “我说我不去,你非让我去!现在这样,你说咋办!?”

  谢璞无言以对。

  谢直心里都乐开花了,该!让你们一家子都挤兑我!哼!

  就在此时,小义回报。

  “启禀老爷,二少爷,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