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不学无术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41 2019.07.16 18:10

  一句“唐奸”骂得杨龟寿悲愤欲绝。

  谢直根本不搭理他,昂首挺立在正堂之中,朗声说道:

  “恨生不逢时!

  恨不能追随家祖左右,一战功成,打得胡儿——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好!”

  谢直话音刚落,那于城就是一声高喊,嗓子都喊劈了!

  正堂之中众人更是纷纷叫好,一个个喊得声嘶力竭、满脸激动,恨不得现在就抄起刀子直奔战场!

  柳放一见,不由得暗自叫苦,文人怼武夫,自然是站在文人立场上的政治正确,尤其饮宴请人都是汜水县的读书人,这种事在平常时候,自然是正确无比。

  但是,他却忽略了,这些读书人,大部分都是十几二十岁的青年,正是血脉愤张的时候,最是受不得刺激。

  看看现在的逻辑吧。

  谢直一开口就是一条开元令,然后马上就强调了谢家老爷子对汜水县、对成皋折冲府的恩德——别疑惑,能够帮着你尸骨还乡、埋进祖坟,这在大唐,就是恩德,属于孝子贤孙全家老少都得上门三拜九叩的那种。

  然后谢直又区别了正义之战和不义之战,把临洮之战直接给定位成正义之战,那么谢老爷子怎么说?正义战士?反正人家是站在了正义的一方,上战场砍人如同奥特曼打小怪兽一样理所应当!

  最终谢直用一句“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燃爆全场,堪称直击读书人的心灵!

  为啥?

  因为,正义,没有缺席!

  最终的结果让胡人不得东向!

  这是什么?

  这是牛逼!

  这是大唐牛逼,临洮之战牛逼,谢老爷子牛逼!

  现在又有谢老爷子的嫡系子孙现身说法,这还不把这些小子忽悠地一愣一愣的?

  转头再看杨龟寿,只见他面如死灰,竟然被正堂之上的气势所夺,一时之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柳放一看,就一个字,完。

  就在他们俩束手无策的时候,堂上刘县令却说话了。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果然好气魄!

  正是写尽了我县谢老校尉的一生功绩,仔细读来,倒是和少府那句‘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有异曲同工之妙。

  谢家三郎,这两句,可是你所做?”

  谢直听了就是一愣,刚才气氛哄到那里了,顺嘴就说出来了,他就记得是唐诗三百首里面的一句,具体作者还真不知道,不过想想,可能也不是赞颂临洮之战的,因为这首诗的名字叫做《哥舒歌》,不过刘县令的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他还真不知道这首《哥舒歌》的具体写作时代,这要是唐早期的诗歌,他要说是他做的,绝对就麻烦了。

  突然灵机一动,谢直直接说道:

  “此两句并不是小子所做。”

  “何处听闻?”

  “曾经听家中二哥时常吟诵,故此记了下来,至于是不是我二哥谢正所做,小子不知。”家里不正好有个读书人吗,这个锅,正好他背!

  刘县令点头:“谢家二郎吗?嗯,本县倒是有所耳闻,听说现在正在洛阳国子监进学,如果是他写的,倒是也说得过去,尤其还是称赞祖父的,更显得孝道不亏……

  三郎,既然你家二哥有诗称赞令祖,不知道你可有什么诗文,也好让我们品鉴一番?”

  谢直一愣。

  柳放听了,却不由得大喜过望,刚才县令开口,先是称赞谢家老爷子和谢家二哥,让他的心就往下一沉,他还以为县令要抛弃他和杨龟寿呢,结果峰回路转,县令直接问谢直,别人的先不说,你有什么诗文称赞祖父?这招多狠,堪称一剑西来、直刺心窝!你说没有,那行嘛?你二哥能做诗称赞祖父,你谢三郎为什么不能,要是没有,就是不孝!

  一念至此,柳放也顾不得别的,直接开口说道:

  “是啊,三郎亦是大才,也曾有‘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汉’之语,堪称振聋发聩,想必也有不输二郎的雄文,不如就让我等一观?”

  在场众人诗文水平参差不齐,不过都是读过书的聪明人,如果刘县令的话还有些晦涩的话,那么柳放的话,就直白得不行了,就差指着谢直的鼻子说,别再拿你二哥的诗文糊弄我们,靠父母不算好汉,你靠二哥就是好汉了吗?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都投向了谢直。

  其实,早在刘县令说话的时候,谢直的双眼就已经眯了起来,等到柳放说完,他更是怒气勃发,你们以为老子真不会呢!?当初拜王昌龄所赐,一顿暴打之后,我爹逼着我把《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都背全了!也就是穿越大唐,老子觉得数量有限不愿轻用,现在你们逼我,可就别怪我了。

  一念至此,谢直朗声道:

  “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度临洮。卷旗夜劫单于帐,乱斫胡兵缺宝刀。

  便以此诗,为家祖战功贺!”

  柳放傻了,谢蛮子什么时候还会作诗了!?

  杨龟寿也傻了,这诗……这诗……这诗水平比我高啊!

  于城满是不可置信,谢家三郎原来如此大才,怪不得敢说出“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汉”!不是人家矫情,原来是有这个实力!

  刘县令无语了,这事闹的,本来想难为难为他,结果人家还真有才学。

  无奈之下,只得把目光转向王昌龄,“少府乃是诗林大家,还是请少府点评吧……”

  王昌龄一直盯着谢直,脸色很是古怪,听了刘县令的话之后,又沉吟半晌之后,才缓缓吐出四个字。

  “不学无术!”

  谢直一听,不干了,老王,咱们熟归熟,你可不能等着眼睛说瞎话啊,这首诗好不好?不好能入选《唐诗三百首》吗?就算你老王是七绝圣手,也不是每一首都能入选的!

  他刚要说话,旁边还有比他脾气急的。

  于城。

  “少府此言,恕于城不敢苟同,这首诗……”

  “谁说这首诗了?”王昌龄直接打断他,“这首诗,写得好,就算是我,也不见得能写出来!”

  “那少府……?”

  “我是说谢直你这个小子不学无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