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薛氏老太太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768 2019.07.07 19:36

  谢老爷子咳嗽一声,直视谢直,问道:

  “听你二叔母说,今天你和杨家子闹起来了,还折腾到县衙去了,怎么回事?”

  谢直还没说话呢,柳氏倒是先开口了:

  “就是啊,有什么误会,还不能在家里说,还非得跑到县衙门去评理?那种平头老百姓才做的事儿,是咱们谢家应该做的吗?

  再说了,那杨龟寿好歹也是咱们谢家的亲戚,真要是论起来,三郎还要称呼他一声表兄,这可倒好,表兄表弟闹误会,不在家里找长辈评理,还闹到县衙去了,丢人不丢人啊?”

  谢直听了,冷冷一笑。

  说什么杨龟寿和谢家有亲,这个倒是真的,更确切地说,杨龟寿是和她柳氏有亲,而且关系还真不远——杨龟寿的生母,乃是柳氏一奶同胞的三妹,真要是说起来,谢直的二哥谢正,和杨龟寿是正经的姨表亲兄弟,放到谢直身上呢,应该跟着他二哥叫表兄才是,这么一说,杨龟寿也算是谢直的姨表兄。

  不过谢直向来和柳氏比较疏远,在他的心里,真正的表亲,是牛家兄弟,至于杨家甚至柳家,根本谈不到什么感情。

  具体到杨龟寿,没揍他就是好的!

  谢直理也不理柳氏,直视谢老爷子。

  “祖父大人,难道县衙中发生的一切,您还不知道吗?”

  谢老爷子脸色更黑了,倒是旁边的大嫂吴氏见状,赶紧解释道:

  “三郎,今天祖父大人一整天都在折冲府点验府兵,这不是才刚刚回来。

  家里你又不在,刚听到消息,准备去派人打听,谢忠就回报说你已经出了县衙,这不就一家子人都等着你回来再说嘛。

  你和杨家子在县衙中到底怎么了?咱们家人可都不知道呢,赶紧说说。”

  谢直点头,哦,原来是老爷子没在家,就剩下祖孙三代老娘们留守,怪不得对外界的消息没那么敏感,想到这里,他开口说道:

  “咱们谢家拿杨家当亲戚,可人家杨龟寿可没拿我这个谢家子孙当做表亲!

  祖父大人,你不知道,杨家丢了杨龟寿的贴身婢女,结果说是我诱拐的!

  祖母大人,您知道吗,杨龟寿给我安了一个诱拐逃奴的罪名,要给您孙子判个流放三千里啊……”

  谢直一边喊屈,一边添油加醋地将两人因何前往县衙的缘由说了个明白,最后说道:

  “这事儿闹到了衙门,是孙儿愿意的吗?还不是他杨龟寿说孙儿诱拐逃奴,这要是不去说清楚,祖母大人,您要是想再看见您孙子活蹦乱跳的,就得去三千里之外了啊……”

  谢直最后这句话,可算是捅到老太太的心窝上了,薛老太太当时就哭了,也不管谢直都是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一把搂过来,就“心啊肝啊”地喊,好像现在就有人要给他流放了一样,一边喊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这都什么亲戚啊!?这么怎么狠的心!

  别说我家孙子什么都没干,就是真看上了他家一个小小婢女,你给我老老实实地送过来不就完了?

  还敢上衙门去告!?

  还敢让我孙子流配三千里!?

  我看他们谁敢!

  他们要是真敢干出来这样的事情,我老太太豁出这张脸皮不要,也要请我大哥出面、带兵血洗了这汜水县!

  要杀头,我老太太和我孙子一起上法场!

  要流配,我老太太爬也得爬出去个三千里!

  哎……我可怜的孙子啊……”

  柳氏听了,气得只翻白眼,还什么亲戚啊?连“血洗汜水县”都嚷出来了!第一个就得拿杨家开刀!还亲戚,有死绝户了的亲戚么!?

  谢老爷子也是一阵无语,轻声喝道:“胡说些什么呢!?什么血洗汜水县!?这种话也是能说的!?”

  老太太还不干了呢。

  “怎么了!?我说怎么了!?

  我不请我大哥出面,我还能指望谁!?

  指望你老谢家!?连个从小没爹没娘孩子都护不住,我指望着你行么!?

  还什么成皋折冲府的果毅校尉,你亲孙子要真流配三千里,我看你这五品官还有没有脸干得下去!?”

  谢老爷子一听,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谢直藏在老太太身边,眼看着老太太发飙,不由得一阵窃喜,原主的记忆,果然靠谱!

  别看谢老爷子是堂堂的从五品下朝廷命官,也别看他是什么折冲府果毅校尉,什么谢家家主,什么汜水大户,在老太太面前,全都不好使!

  老太太姓薛,祖上牛逼极了,最直接的,她爹就是大唐开国名将,薛仁贵!

  老太太虽说是个妾氏所生的庶女,身份略显尴尬,不过正是他们这一辈人中最小的一个,从小就颇得薛仁贵的喜爱,长大以后也很是得高宗、武后朝名将薛讷的宠爱。

  这位薛讷呢,就是薛仁贵的长子,继承了爵位不说,在后世的各种演义小说之中,还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薛丁山!

  在真实的历史上,有没有樊梨花,咱不知道,不过按照谢直的记忆,薛讷正是临洮一战的主帅。

  谢老爷子也正是在那一战中崭露头角,先是跳荡首功,阵斩吐蕃大头人,后是带队收敛了所有成皋折冲府的死伤同乡,正好让战后巡视战场的薛讷看见,谢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一表人才,终究入了薛大帅的法眼,最后不知道怎么商量的,竟然将薛家庶女下嫁给他。

  别看老太太现在慈眉善目的,年轻的时候也燥得很,据说刚刚成婚的时候,给谢老爷子治得一愣一愣的,也就是后来腿脚不好,慢慢心身养性了,这才看起来是个和善的老太太,不过她要是真发飙的话,谢家老爷子还就真没辙。

  谢老爷子拿老太太没辙,可不代表那谢直没辙。

  谢直一看老爷子的目光甩了过来,顿时就是一激灵,轻轻抱了抱老太太,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在了老爷子面前。

  谢老爷子看着面前的三孙子,气得直运气,可是终究不敢再提杨家的事儿了,要不然的话,真把老太太惹急了,倒不一定写信给薛讷调兵,非得命令谢忠带着家将把杨家给砸了不可,至于杨龟寿告谢直诱拐逃奴这件事,老爷子根本就没往心里去,连最后的结果都懒得问,直接开口。

  “行了,明天让谢忠拿着我的帖子去一趟县衙,再去一趟杨府,看看他们怎么个说法,你们这些孩子也是无法无天,口角几句的事儿,就敢把流配三千里的罪名随便往别人脑袋上扣?缺揍!”

  谢直听了一愣,不是,怎么回事?听老爷子这意思,还以为杨龟寿把自己告下来了?

  他刚要开口解释后续的发展,只见老爷子不耐烦地一挥手。

  “放心吧,有我在,还能真叫你流配三千里去?

  不过你也不能天天在家惹是生非的了,我看你也没什么事了……

  正好,你祖母不是要给你大舅爷写信吗,就让她在信中提上一句,把你送到幽州去从军吧……

  我听说你有个表叔叫做薛嵩,天生勇武、膂力过人,现在正在幽州任校尉,你过去以后就给他当个亲兵,有着一层亲戚的关系,又有着你祖母的面子,早晚给你落下一份前程……”

  谢直一听都懵了,从军?当兵?可是我不想啊,我要是真想当兵,当初大学毕业了就可以直接大学生入伍,何必费劲巴拉地考了个研究生出来?怎么穿越到大唐还得当兵呢?难道我注定就是当兵的命?还有,那薛嵩是干什么的,我就得给他当亲兵?表叔也不行啊……

  就在谢直暗自腹诽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不对。

  薛讷……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卧槽!不会是那位爷吧?!

  谢直吓得冷汗都出来了,看看祖母,她是薛仁贵最小的女儿,她大哥是薛讷,就是传说中的薛丁山,刚才还要给他写信呢,说明薛讷还健在人世,然后,薛嵩天生勇武、膂力过人……

  没错了,就是他!

  后世小说《薛刚反唐》的原型人物,薛仁贵之孙,薛讷之侄,四洲节度使,薛嵩!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位爷跟着安禄山一起造反来着!

  一想到这里,谢直话都说不利落了。

  “祖父……祖父大人,现在是……大唐天宝多少年来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