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不对吧?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33 2019.08.14 07:30

  “那你为什么来找三郎?”

  面对这个问题,李旭回答得特别坚决。

  “如果说洛阳城中还有谁能够将杨七绳之於法,那么只有汜水谢直谢三郎!”

  谢正听了都懵了,卧槽,你确定吗?我家三弟这么牛-逼,我这个当二哥的怎么不知道?另外你这满脸狂热是几个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见城隍爷显灵了呢!

  再看谢直……沉默。

  谢直当然没空搭理他们了,他正在脑子里面翻资料呢。

  李旭一见他沉默不语,心中顿时有点发虚,想了一想,这才说道:

  “三郎,我知道你怪我当初冒失,坏了你现场拿到口供的好事,不过当时他杨七被你问得哑口无言,虽然没有亲口承认,但是当时在场之人谁不知道他就是杀害我大哥的凶手?小弟也是一时义愤填膺,这才出手殴打于他!

  只是……只是小弟也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还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都到了这种时候,种种证据都指向他,那杨七竟然还敢死不认账!

  三郎,我错了!是小弟一个心急,这才没有让你当场逼得杨七开口,实不相瞒,小弟这些天一直悔恨非常,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要不是我当初心急为大哥报仇,又哪里来的这些反复!?

  三郎,小弟错了,还请三郎千万看在我大兄惨死的份上,再出手帮助小弟一把!”

  谢直听了,不置可否,面似平湖,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李旭,目光又如利剑一般,直刺他的心灵。

  在谢直如果利剑一般的目光注视下,那李旭越来越心虚,最后竟然下意识地错开了目光。

  谢直一见,冷冷一笑,轻声开口。

  “这事儿……不对吧?

  那杨七虽然胆大妄为,也曾失手杀人,不过说到底,也就是杨家的一介奴仆,甚至他随令嫂陪嫁到你家之后,就是你家的奴仆了。

  就这么一个奴仆,你拿他没办法?

  我不信!

  你要是真想收拾他,还用来求我吗?

  带上客舍的那几个伙计,就堵在县衙门口,杨七只要敢出来,放手去打!

  至于理由,简直是现成的啊,护卫家主不力,该不该死!?

  就以杨七在河南县中硬挺了二百讯杖的身体,都不用别人,你李旭亲自出手,三拳两脚就能打死他为你哥报仇!

  李旭,同窗,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敢啊!”

  李旭听了,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憋了半天这才憋出来一句话。

  “那个……杀人……总是不好吧……?”

  谢直闻言,仰头一声大笑,却只就笑了一声,“哈!”笑得那叫一个鄙视。

  “杀人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

  在大唐,谁把奴仆的性命放在心上,别说他是你李家的奴仆,就是别家的奴仆,你真要是一心要他性命,谁又能拦得住?

  县衙不管。

  州衙不管。

  谁来管?

  杨家吗?

  杨家敢管你李家如何处置自家的家仆?他疯了!?真以为皇亲国戚这四个字是摆设啊?”

  李旭听了,沉默不语。

  谢直也懒得跟他兜圈子了。

  “说吧,你来求我继续帮你探查这个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旭听了,脸色大变。

  谢正在一边都听傻了,还他么有这种操作呢!?这李旭一进门来,又是哭又是求的,大响头不要钱一样地上磕,感情不是因为兄弟情深要给他哥报仇?是另有所图!?

  这事儿简直颠覆了谢二胖子多年一来的三观。

  他有心说谢直心怀恶意,却也不得不承认三弟这番分析绝对有道理。

  这事儿要是出在谢家,什么州衙府县的,你要是能直接判个斩立决,咱们就听听这大唐律法,你要是敢把凶手放出来,别说投军的大哥和恶霸多年的三郎了,就是他这个谢二胖子,也敢抄起横刀,带着谢家部曲直接杀过去!要是有人敢阻拦,草,造反都不是没有可能!

  结果……李旭就这么怂了……?

  你要说他一心给他大哥报仇,谁信?

  却说李旭在谢家兄弟的审视下,脸色几经变换,这才说道:

  “三郎……既然三郎这么说……也罢,我就与三郎说了实话了吧!”

  原来,人家李旭还真是一心给他哥报仇,也真让谢直猜着了,一听河南县给杨七判了个疑罪从赎,顿时大怒,还真伙同了客舍中所有的伙计前往河南县门口,真要亲自出手打死杨七给他哥报仇雪恨。

  却没想到,他到了河南县衙,他的大嫂杨氏竟然出现了。

  要说这位大嫂杨氏也是牛-逼,李掌柜都死了这么多天了,她就一直不闻不问,结果杨七出狱,她到上赶着跑到县衙门口来接人了。

  两伙人在县衙门口相遇,李旭本来不想搭理这位大嫂,却不想杨氏主动找上了他。

  说什么杨七乃是李掌柜家里的奴仆,如今李掌柜死了,如何处置他,只能听她杨氏这个主母的意思。

  至于李旭,早就跟李掌柜分家另过,根本就没资格管。

  不但如此,杨氏还严令客舍的伙计们回去,要不然的话,就要以主母的名义进行处罚,轰出李家乃是平常,打死打伤,也未可知!

  李旭当然不干,那些伙计本是李家的老仆,自然也不想听杨氏的。

  结果。

  就在此时,那杨家的堂少爷竟然出现了,还带着一群如狼似虎地杨家恶仆,以娘家人不能看着姐姐吃亏受委屈为由,硬生生地把李家众人给架住了。

  杨氏有了娘家人撑腰,更是肆无忌惮,最后一次警告客舍伙计,再敢跟着李旭胡闹,真就要动手了。

  那些客舍的伙计也难啊,主人家有矛盾,你让他们这些人怎么站队?竟然生生地在杨氏和杨家堂少爷的双重威胁中退走了。

  就剩下一个李旭,孤零零地站在一群杨家人中间,看着杨七被杨家奴仆轻手轻脚地抬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三郎!他杨家欺人太甚啊!”

  李旭强忍着说完,最后还是哭了,这回是真的。

  “杨家公然包庇杀人凶手杨七,还把我赶出了客舍,那杨氏得了她娘家撑腰,竟然说我和大哥早就分家另过,如今大哥身死,李家客舍自然归她这个正妻所有……

  她这是要夺我家的祖产啊!

  三郎,我确实是走投无路,这才求你出手相助啊!”

  谢直听了,沉吟不语。

  谢正听了,却又忍不住了,他有话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