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来自县尊的吹捧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15 2019.07.15 00:00

  谢直何在?

  这货正在后厨吃饭呢,想他一个后世研究生,饱受各种外卖和食堂菜系的摧残,健康不健康的先不说,那也是堂堂一代吃货。

  穿越大唐之后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上顿水煮娃娃菜,下顿清蒸娃娃菜,连点粉丝都没有,有点蒜末就算是过节了,再说那娃娃菜也不成啊,据说是大白菜的先祖,干干巴巴的、麻麻咧咧的,一点都不想盘它。

  提起吃肉更是让人脑壳疼,不是烤就是水煮,没有香料,就算是有,也是很少很少的有点,根本遮掩不住肉食本身的腥气,再说烧烤再好也不能一天三顿地吃啊,没辣椒的烧烤,那是没有灵魂的,谁还能吃多少啊!?

  就这饮食水平,在大唐,在汜水,那已经是顶级的配置了,毕竟糙米饭管饱不是?

  现在一提起吃饭他就想哭,麻小儿、云吞面、小火锅……现在谁要是能给他个鱼香肉丝盖饭,他都能直接给个五星好评,还是带图吹捧那种!不要优惠券!

  好在,今天,在驿站后厨,总算是能吃到点像样的东西了!

  别的不说,今天驿站要招待县-委班子,准备的都是好东西,最重要的,香料管够!再加上舅舅这位能把一碗面做出灵魂的驿长亲自盯着,在口味上,让谢直想起学校后街那家快餐了,对不起啊,胖老板娘,如果我能回到从前,我再也不说你家做的都是猪食了,我一定给你家换一块牌匾,请书法大家书写,还得是鎏金的!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牛老五找到他的时候,这货正吃得汁水淋漓。

  “三郎,你怎么还在这儿!?饮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快跟我走!”

  “舅舅……等我喝完这口汤……”

  “喝个屁!王少府找你呢!快点给我起来!”

  然后就是牛老五连拉带拽地把他弄起来,还一脸惶急地责成牛佐牛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送往驿站正堂,“捆也给我捆过去!”。

  谢直依旧恋恋不舍,却也无奈,只得在兄弟两人的“押送”下,步入了今日饮宴的会场。

  正堂中一片安静,还有一种尴尬的气氛在缓缓流淌,王昌龄闭目养神,刘县令不置可否,一种汜水县的青年才俊不知所措。

  谢直一进门,王昌龄就睁开了眼睛。

  “三郎来了?”

  “见过少府,见过县尊,见过诸位官长……”

  “今日由你记录汜水饮宴盛事,不得有误。”

  “谨遵少府之命。”

  王昌龄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转向刘县令。

  “县尊有所不知,这谢家三郎独创一种字体,华美非常,深得王某之心,王某见猎心喜之下,便自作主张,请他前来饮宴,以期让他记录我汜水县的文华盛事,这是王某自行其是,还请县尊勿怪。”

  刘县令点头,给你收徒弟,你说了算。

  柳放听了,心中油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不过想了一想,终究又强行压了下去,怕啥?少府教他记录,也不过就是一个书吏的活计,这又有什么?千年以降,还没听说做会议纪要的,比开会发言更重要的道理呢!

  “既然如此,就开始吧。”

  一句开始,有驿站的驿丁、力夫纷纷上前,传菜、摆盘、自有一阵纷扰,还有县中官妓上前献舞、献乐,倒是冲散了起初那尴尬的气氛。

  而县中才俊,仿佛也找到了他们最为熟悉的那种节奏,慢慢放开心胸,吃喝美食、品评乐舞,怎一个其乐融融了得。

  谢直呢,在旁边看得那叫一个乐呵,他都想起老版西游记里杏仙勾搭唐僧那一段了。

  献舞的歌姬就是杏仙。

  王昌龄就是唐僧。

  那歌姬眼角含春、眉目传情,就差一句“何必西天万里遥”了。

  至于杨龟寿、柳放之流,自然沦为槐树精、柳树精之类的东西,还有个张着嘴哈哈大笑的,张喜,行,山鬼就是你了!

  当初看老版西游记的时候,谢直就觉得槐树精和柳树精凑在一起那一幕老尴尬了,现在一看,杨龟寿和柳放也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还一个劲满脸跑眉毛,嗯,现在倒是不尴尬了,不过你们的表现成功得暴露了你们好色的本性。

  不多时,一曲终了,刘县令很自觉地客串起主持人的角色。

  “今日饮宴,乃是为少府到任接风洗尘,又遍邀县内各家青年才俊与会,堪称群贤毕至、老少咸集,如此盛事,可有哪位才俊愿意以诗记之啊?”

  “小可不才,偶有一得,愿意班门弄斧,搏诸位长者一笑。”杨龟寿挺身而出,昂首挺立在正堂之上。

  谢直见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俩人配合这么默契吗?前后两段话,中间连个气口都不留,都快赶上郭德纲跟于谦了,这平常得排练多少次才能有这样的效果啊?

  杨龟寿却不知道他的内心戏,一见刘县令点头,便开始作诗,嗷嗷了半天,反正谢直是没听懂,就知道五字一句,不知道多少句,反正还挺长。

  等他说完,刘县令点头,“果然不错,不愧是我县中第一才子。”说着,转向王昌龄,“少府恐怕还不认识吧,此乃杨家杨龟寿,现在求学县中,多年来一直是我县学第一,堪称才华出众……”

  谢直听了直想打哈欠,演技一般,略显浮夸,要是再收着点,说不定就能让更多的人看不出你们之间的配合了。

  就在他无聊的时候,刘县令还在不停吹捧杨龟寿,而杨龟寿在县令的吹捧下,也表现得像一个合格的才子,不断谦逊,“哪里哪里”、“过誉过誉”、“抬爱抬爱”……

  谢直看得无聊,那柳放却是心中一片火热,好局势!

  按照他们的计划,由刘县令先向王昌龄介绍杨龟寿,吹捧过后便是刘县令半开玩笑地介绍杨龟寿进入王昌龄的门墙,没办法,汜水县第一才子就在这儿,您要是收徒,这个最好!然后王昌龄在县令的提议之下,半推半就地收了杨龟寿,岂不就是水到渠成?等到杨龟寿之后,那不就轮到自己这个“汜水县第二才子”了?

  现在看来,形势大好啊!

  柳放两眼放光地盯着刘县令和王昌龄,就等着刘县令开口了。

  结果……

  “噗嗤……”

  一声轻笑,在大堂上清晰可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