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洗冤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20 2019.08.06 07:30

  孙县尉说道:“这位公子,你说凶手不是杜甫,何以见得啊?仅仅因为在下人们常来常往的小路上发现了血迹,就如此判断,是否未免有些草率?”

  谢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当初说杜甫是河东裴氏的姻亲,阻拦县令刑讯杜甫的,是你。

  如今我要给老土洗脱冤屈,跳出来质疑的,还是你。

  你到底是哪头的!?

  难道就因为要巴结皇室宗亲,就能把河东裴氏的姻亲弃之如履,还真是一个好现实的县尉啊!

  谢直撇了撇嘴,根本懒得搭理他,直接对李旭说道:

  “我说杜甫不是凶手,自然有证据。

  李兄可还记得那支作为凶器的蝴蝶金簪?

  你可还记得蝴蝶金簪上的损伤?两只振翅欲飞的翅膀,却仅仅毁坏了一只。”

  李旭一听,还真是,那支蝴蝶金簪上蝴蝶的翅膀坏了一只,死死贴在金簪的主体之上,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谢直见他点头,继续说道:

  “当初我看到这支蝴蝶金簪的时候,就有疑惑,两只翅膀为什么偏偏只损坏了一只?

  试问,一支金簪刺破令兄的喉咙,力道自然不小,那么,在凶手行凶的时候,这蝴蝶金簪又是如何受力的呢?”

  说着,谢直随手抽出一支木簪,用手一握,用来给大家示意。

  “如果凶手握住金簪的中段,那么,位于后端的两支蝴蝶翅膀都不应该损坏……

  如果凶手握住金簪的后端,那么,两支蝴蝶翅膀应该全部损坏……

  可蝴蝶金簪单单毁坏了一边的翅膀,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旭一听,还真是怎么回事,谢直不说,他还真没有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经过谢直这么一说,再看他手握木簪的示意,顿时明白了过来,却又陷入了迷茫,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只见谢直手握木簪,顺手向后一指,哪里正是杜甫卧房正对中院月亮门的侧窗。

  “直到谢某看到这个窗户的位置,一切疑惑才豁然开朗。

  想必是凶手逃跑到这里的时候,将蝴蝶金簪扔到了杜甫的卧房之中。

  而那蝴蝶金簪上的翅膀最是精巧不过,落地之时,自然有了损伤。

  要说凶手和这间卧房的主人之间,应当也没有任何仇怨,凶手如此做,只不过是用蝴蝶金簪来混淆我等追查真凶的视线。

  李兄要是不信的话,派人到这卧房之中一看便知,据谢某猜测,在卧房发现金簪的位置,和这扇窗户只见,必然有金簪初次落地的痕迹!”

  他都说得这么清楚了,其他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戴捕头立功心切,迈步就要进屋,却被谢直一把拉住。

  孙县尉冷哼一声,派了一名刚才没有和谢直等人同行的衙役前去,心说这小子还挺小心。

  不多时,衙役回报,在地面之上,果然有轻微的血迹。

  众人一见,大喜之余纷纷惊愕,这位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啊?在客舍之中转了一圈,随后通过蝴蝶金簪上的一个小小细节,就能完全模拟凶手的所作所为,宛如亲见一般,他是神仙吗?开天眼了!?

  唯独孙县尉暗自皱眉,尤其看着李旭也如果看待神人一般看着谢直,心中更是不高兴,想了想,开口说道:

  “这位公子,这支金簪会不会是杜甫自己扔进卧房的呢?

  就按你说的,这是凶手混淆视野所致,也许是杜甫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如此也说不定啊。”

  谢直冷冷看了他一眼,都没说话,伸手提起了袍服的前襟,指了指自己的鞋子。

  众人一看,一双乌皮靴上又是泥又是土,脏得不要不要的。

  再看和他同行的其他人,戴捕头,两名衙役,杨七,柱子,众人的靴子上也一般无二。

  李旭突然福灵心至,“这是行走那条土路所致!?”

  一声惊呼之后,连忙看杜甫的双脚,一双靴子之上,却没有泥土!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想明白了。

  谢直模拟了凶手杀人之后逃脱的过程,论证了杜甫不是凶手。

  具体论证过程如下:

  其一,以十多处血迹为证,凶手逃脱的路线,就是那条小路。

  其二,行走小路的人,无论是谁,鞋上都会沾染土路之上的灰尘、泥水。

  其三,杜甫的靴子上没有,说明他从来没有从那条小路上走过。

  所以,杜甫不是凶手!

  嗯,三段式,严丝合缝!

  众人虽然不知道什么事逻辑论证,不过事实就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们不信。

  “另外还有一个佐证……”

  这时谢直再次开口。

  “据客舍伙计所说,杜甫昨日入住之后,在卧房之后没待一会,就和魏家班众人一同去前院饮酒,喝多了以后,是魏家班的班主将他送回了卧房。

  在整个过程中,这间卧房之中,应该没有人进出。

  而杜甫也好,魏家班班主也罢,他们初入客舍,自然不会去走那条小路。

  所以,大家可以去卧房之中查验一番,看看卧房之中是否有泥水脚印……”

  这回戴捕头可学聪明了,根本没动,指挥着其他衙役进门查看,刚才谢直拦着他不然他进去查验血迹的时候,他还心中疑惑来着,还以为谢直不愿让他立功,现在一看,根本不是,人家谢直是怕他的一双脏靴子在卧房中踩出泥脚印,到了最后说不清楚。

  片刻之后,衙役回报,卧房中果然没有泥脚印。

  杜甫一听,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继而喜笑颜开,笑得脸上的八字眉都笑开了。

  李旭却根本不关心杜甫如何想,他只想知道真凶到底是谁?

  “谢兄大才,片刻之间便能有如此收获,不过真凶依旧没有落网,不知谢兄何以教我?”

  说完之后,对着谢直深深一礼。

  “还望谢兄不吝赐教,李某日后必将厚报!”

  谢直一看,赶紧上前把李旭馋起。

  “李兄不必如此,你我本是同窗,自然有互助之义。

  至于真凶么……

  就在那了。”

  说着,顺手一指。

  众人一看。

  一人被绑了个结实,嘴里还堵着块破布。

  正是杨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