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县试还排名?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253 2019.07.27 07:30

  县试开考。

  考题之下,群像纷呈。

  有人胸有成竹,仿佛早就知道考题一般。

  有人大喜过望,这是县试之间就见识过开元二十二年省试题目的。

  有人面如平湖,这是考前准备充分的。

  有人追悔莫及,这是考试前听说过省试题目,却没有用心分析和练手的。

  有人茫茫然,这根本就是凑数的。

  有人抓耳挠腮,这是既不知道考题,也没有做好准备的。

  一个考场三十人考试,大唐与后世总有相同之处,起码学渣和学霸共舞于一场,是千年不变的人间百态。

  谢直完全放空了自我,一门心思全在考题之上,再也没有阴险诡谲的争斗,再也没有白生生砸在血泊之中的胳膊,再也没有刘四被屈打成招的哀嚎,只有之乎者也,只有八字韵脚,只有当初老王教导的一点一滴。

  诗,五字一句,十二句成诗,不过六十字。

  赋,一韵一段,八字韵脚,八韵成赋,不过三百余字。

  一共四百字而已,还不到高考作文字数的一半,就算加上思考,能用得了多长时间?

  刘县令和王昌龄刚喝了两盏茶的功夫,就有人交卷了。

  有人带头,自然有人跟随,二堂之上,呼啦啦起来一大片,除了那些实在没有准备好的,基本上所有人都交卷了,当然谢直也在其中。

  这么多人交卷,刘县令就准备当场判卷,这也是大唐县试的惯例——挑几份像样的卷子品评一番,确实好,当场选中,如果差点,就当场指出,以免不中之人心生怨怼,当然,这种套路是否实行,或者如何实行,都是根据主考官的喜好来的,基本主考官怎么顺手就怎么来。

  具体到今天的主考官,刘县令不但要当场判卷,还要对所有学子的成绩做排名。

  “诸位都是我汜水才俊,诗赋方面自然才华横溢,不过考试终归是考试,既然是考试,就应当有上下之分,刘某不才,忝为本次县试主考,一来准备在所有学子试卷中挑选合格的试卷出来,二来对所有合格试卷进行上下区分。

  诸生可现场观看,一来确定最后的结果,二来可用自己的诗赋与其他人诗赋进行比较,如此一来,不但早早知道县试结果,二来对自己的才华也能有个准确的认知。

  希望排位在上者戒骄戒躁,排位在下者奋发图强。

  我大唐科举取士百年,求的,无非公平二字,汜水取士的公平,就从今日开始……”

  谢直听了就是一愣,排名?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都是三百多字一篇文章,你写的就比我好,闹呢?凭啥!?平常日子里,就因为这些意气之争都能打起来,更不用说这是县试,其中利益牵扯极多,除了那种明显水平低的,谁能服气谁啊?刘县令还想当场排名,这不是有病吗?

  不单谢直如此,参加县试的其他考生也议论纷纷,只有杨龟寿不为所动,还转头看了谢直一眼,眼神中颇多玩味。

  刘县令已然开始判卷了。

  抽出一份考卷,姓张,乃是县学学子,据说成绩一般,平常时候也没听说他又什么惊人的才华。

  果然,当堂念过诗赋之后,谢直就觉得很是一般,刘县令开始点评,这个典故用得不恰当,那个韵脚有误……所以,不合格。

  完事之后刘县令问老王,以这个水平,如果参加开元二十二年的省试,结果如何?老王虽然是县尉,不过却是老牌的进士,更是开元二十二年的制科魁首,在文学一道自然有其心中的傲气,面对这份试卷,很是中肯地说道,如果参加省试,肯定没戏。

  综上,这份试卷,不合格。

  下一份,也是如此程序。

  巧了,柳放的卷子。

  刘县令两眼都放光了。

  “特别好!

  你们听这一句……嗯……这个典故,恰到好处……

  再看这篇赋,通体大气磅礴,刘某最喜欢这一句……当真令人胸怀大开啊……

  不错,不错,果然是我汜水才子的手笔!”

  刘县令一番吹捧之后,在柳放的连连谦逊之下,问王昌龄:

  “少伯以为如何?

  我觉得这份卷子,堪称绝妙……”

  王昌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接过卷子品味一番,虽然不愿意,却不得不板着脸开口:

  “仔细看来,确实不错,如果参加开元二十二年的考试,中与不中,都在两可之间……”

  刘县令听了哈哈一笑,“如此说来,这份就合格了?”

  王昌龄黑着脸点了点头。

  谢直在一边算是看明白了,有个屁的公平啊,还不是以刘县令的喜好为准,不服?憋着!

  随着试卷一份一份的抽出,不合格的卷子越来越多,有人听了刘县令和王昌龄的点评,仔细想想,也就认了,有人自然不服,却在县尊和少府的双重镇压之下败下阵来。

  三十几份卷子,一份一份说起来,好像时间不短,实际也用不了多长的功夫,不过半个时辰,全说完了。

  合格的卷子,一共五份。

  杨龟寿、柳放、谢直、于诚,还有一位刘姓的学子,名字很大众,刘子轩,谢直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刘县令先是对五人夸奖一番,随即说道:

  “你五人才华有目共睹,少府也有明言在先,以你们得水平,如果参加省试,中与不中,都在两可之间。

  可惜,我汜水县一直以来文华不算昌盛,乡贡一途,只能从你五人之中选择三人去参加河南府府试。

  那么,下一步,就是对你们五人进行排名。

  排名前三者,可参加今天的府试。

  排名在后者,还请明年再接再厉。”

  说着,拿起五份试卷,装模作样地又看了一遍,却再也没有询问老王,独断专行地给出了排名。

  “杨龟寿,排名第一。

  刘子轩,排名第二。

  第三么……柳放!”

  说着,刘县令抬起眼,仔细看了看谢直与于诚,扯了扯嘴角,给出一个很是意味深长地笑容。

  “谢直,第四。

  于诚,第五。”

  随后对着其他三人展颜一笑。

  “好了,排名既定,府试的名额也就定下来了,恭喜三位了……”

  谢直听了,双眼微眯,看向杨龟寿,只见他嘴角轻笑,眼神之中全是戏谑,心中顿时了然,这货,真他么操蛋!绝对是诚心的!刚才说什么合格不合格的,还以为他和刘县令串通一气,要把自己的卷子直接打掉,结果人家没有,人家的杀手锏在排名上,给自己排了个第四,却只选排名前三的人去府试,这是什么?这就是诚心恶心人玩呢!

  就在此时,刘县令要确定府试的最终名额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

  “县尊且慢!在下不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