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1章 洛阳城“黄牛”的诞生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99 2019.08.27 18:10

  几天之后,数不尽的消息在洛阳城中流传。

  汜水谢直大闹孙宅饮宴,直接把杨士曹家的公子给气吐血了……

  那哪是人家谢三郎的事儿啊,分明是杨铦听说了杨家二姐的丑事,一时激愤这才吐了血……

  嘿,你还真别说,那杨二姐,腿真白啊……

  要说起来,积润驿的李家也是够狠的,发现了杨二姐和杨七通-奸,也不管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了,大被窝一卷,直接送了河南县,听说县令升堂第一件事,就是扔给他们几件衣服,要不然的话,连审案都没法审啊……

  这也是活该!杨二姐那是什么东西,你通-奸就通-奸吧,还和自己的陪嫁奴才乱来,说不定那杨七就是因为这个才从杨家到了李家的呢……嘿,说不定李掌柜身死,根本就是杨七想和杨二姐长相厮守,这才瞎了毒手呢,你还说李旭狠毒,这事要是让你摊上,没当场打杀了这对狗男女,就是人家宽宏大量了……

  行了行了,说这些干嘛,没来由脏了耳朵,你们听说了吗?孙逖员外郎家里的饮宴,又出了一句名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哦?这倒是好句子,谁写的?

  说是汜水谢直……

  不对,我听说了,这句就是一个残句,是汜水谢正写的,然后是汜水谢直吟唱出来的……

  正,真,都姓谢,他们是兄弟吧?

  可不是,都是汜水谢家子弟,就是法曹参军的那个谢家,谢正是二郎,谢直是三郎,经过孙逖员外郎家的饮宴,现在已经扬名洛阳,他们兄弟俩合称“正直兄弟”……

  哈哈,正直兄弟?这名号倒是别致啊,不过能够写下“一片冰心”的诗句来,也该着人家洛阳扬名,不过那位谢三郎的运气可是真好啊,借着他二哥的光,也能在洛阳扬名了……

  你快拉倒吧,人家谢三郎还用借别人光?谁借谁的光还真不知道呢!

  哦,怎么说?他不就是牙尖嘴利把杨铦给气吐血了吗,还念了意他家二哥的残句,就这个也能成为正直兄弟,我看他一点都不正直。

  要不说你这个人糊涂呢,瘦金体,听说过吗?

  那谁还能没听说过啊?多少人孜孜以求不得一见啊?小弟也是心向往之!《谢公状告杨龟寿贴》啊,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幸一见?欸,你看着我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等等,这鄙视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等会,《谢公状告……》,是从汜水县流传出来的……这位谢公……不会就是……?

  不错,正是谢直谢三郎!

  哎呦我去,不能吧,谢公就是谢三郎!?

  你说……人家有资格名扬洛阳了吗?

  有,太有了!这也就是瘦金体的字帖太少了,这要是多一点,名扬天下也指日可待啊!嘿,你说这位谢三郎是怎么想的?这么一笔好字,他就不能多写点字帖放出来吗?现在瘦金体都被人吹上天了,他多谢几幅,怎么就不行呢?

  这就是人家谢三郎的坚持了,据说现在人家一心科举,根本不想靠瘦金体扬名,我听说,我听说啊,前几天咱们洛阳城中的卢中丞亲在到谢家求字,人家谢三郎都没给!你知道吗,据说卢中丞和谢家还有亲戚呢,真要是论起来,人家谢三郎还得跟卢中丞叫一声十五叔……

  这都没给?怎么想的啊这是?

  嗨,你俩都不知道,不是谢三郎不想给,是不能给……

  为啥?

  我也是听说啊,说是谢三郎在孙逖员外郎家的饮宴上,不但把杨铦公子气得吐血,还扬言要和杨家不死不休,结果这事让谢法曹给知道了,顿时大怒,抄起棍子就是一顿教训,结果没注意,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谢三郎的手给打伤了,卢中丞前去求字,正好是赶上了这么一个当口,你说手伤了,人家还怎么写字啊?

  要是这么说的话,谢家也不是不明事理,小儿辈口角放狠话,家里大人出面教训,倒是也说得过去……

  嗨,说这个干嘛,杨士曹那个杨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要是有谢法曹出手的话,也是大快人心……对了,那卢中丞前去求字,就真这么空手而回吗?

  卢中丞也不算是空手而回,那三郎的手伤了,二郎却没事啊,谢二郎虽然写不得瘦金体,却能写下一张欠条,什么谢直欠下一幅瘦金体的字帖,双方约定开元二十三年二月,也就是科举考试之后,谢三郎把瘦金体的字帖写出来……不过这里面,有一个古怪,这张欠条上,没有写债主的名讳,也就是说,人家谢三郎写了字帖之后,认条不认人!

  嗯?这是什么意思?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如果拿着这张欠条去找谢三郎,他也会给我字帖喽?

  不错,这是就是认条不认人!

  哎呦,这可是好事,咱们没能耐从卢中丞手中拿欠条,可是别人呢?别人有没有啊?咱们花点钱把字条买下来,岂不就是买到了瘦金体的字帖?

  哼,就你是个明白人了还?你想到的,这洛阳城这么大,别人就想不到吗?实话告诉你吧,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就堵在谢家的门口,只要一见有人出来,上去就问有没有欠条,有欠条,多少钱都收,据说现在一张欠条已经炒到了五十贯!

  多少?五十贯!?哎呀,这样一说的话,谢三郎岂不是发了大财?

  放屁!你想什么呢!?人家谢三郎是要考进士的主儿,你以为人家是天津桥上买字为生的穷书生呢?我告诉你吧,人家放出话来了,第一,科举考试之前,一字不写,第二,科举考试之后,只还欠账,多一个字,也不写,第三,人家一个月就写三幅,多一字不写!

  这么说……这欠条岂不是越来越值钱啊?不行,我得回家,几位,咱们回见吧!

  不是,聊天呢,你怎么跑了啊?

  我也去买欠条去!

  你买欠条去谢家啊,你回家干什么去!?

  干什么去?赶牛车去,我直接把一车铜钱拉不过,我就不信了,我就一张欠条都买不到!

  事后,这位真赶着牛车前往谢家购买欠条,只因老牛为黄,他本身又姓牛,洛阳人笑言,此为“黄牛”,一时之间,引为笑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