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我谢谢你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51 2019.08.22 07:30

  谢直竟然没带着王昌龄的书信。

  孙逖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把他轰出去?不合适。把他留下?闹心。最后只得无奈地挥了挥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直一看,嗯,现在不是要脸的的时候,一拉二哥谢正,找地吃饭要紧。

  “三郎这边来。”

  谢直一看。

  杜甫。

  “嘿,老杜,你也在?”谢直大喜,拉着二哥在杜甫身边找地方坐下,都没来得及给他们相互介绍,直接开口问道:“既然你在,正好有个事儿问你……”

  “三郎请讲。”

  谢直笑吟吟地看着杜甫,一脸平静地问道:“杨铦在哪呢?”

  杜甫闻言一愣,仔细看了谢直一眼,只见他随面目平静,双眼之中却闪动了意味难明的光芒,杜甫心中一凛,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早就脸色铁青的杨铦,这才问道:

  “三郎找杨家公子,所为何事啊?”

  不但是他,就连饮宴上的众人也都一个个支楞起耳朵,杨铦不遗余力地诋毁谢直,大家都看在眼中,如今谢家兄弟一入席,屁股还没坐热呢就着急寻找杨铦,这里面实在太有想象力了。

  谢直仿佛不知道周围人都在留意他,嘿嘿一笑,朗声说道:

  “我找他干嘛?我谢谢他!”

  杜甫终究是老实人啊,愣是没听出来正反话,“三郎莫要玩笑,你谢他什么?”

  谢直闻言,仰头一声哈哈,再低头,两只眼睛可就眯起来了。

  “杨家公子在洛阳城中帮着我们兄弟扬名,多日以来孜孜不倦,我难道还不该谢谢他吗?”

  说完之后,已然望向了杨铦——早在杜甫刚才看杨铦的时候,谢直就知道了他的大概位置,现在一看,嘿,柳放,他身边的是谁?脸色铁青,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除此柳放脸色惨白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表情,只有他的脸色最不正常,不是他还能是谁?

  “这位想必就是杨家公子吧?”

  杨铦冷哼一愣,“不错,正是杨某,谢直,别人怕了你这个汜水恶霸,我却不怕,你待如何?”

  谢直嘿嘿一笑,你要是不说这句,我还真看不出你色厉内荏来。

  “老杜,我说是要谢谢杨公子,你看他怎么这样?好像我要欺负他一样,这哪行啊?

  这里面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这样,老杜,你给我说说,杨公子是怎样帮着我谢家兄弟扬名的,别一会谢某谢错了人。”

  杜甫闻言,脸上的愁苦更浓,你说我不是浪的吗,我叫他干什么?这会好了,夹在杨家和谢家中间,想不得罪人都不可能了,不过谢直开口想问,他又不可能不说,毕竟人家可是对他有恩啊,最后杜甫一咬牙,耷拉着两条扫帚眉,说道:

  “杨公子倒是在饮宴上褒贬你谢家兄弟,什么二郎愚笨、三郎跋扈,其中主要是针对三郎你,具体的事由呢,就是你干涉了河南县办理李家客舍的那件杀人案,有孙县尉作证……”

  谢直眼神微微一动,却又轻轻点头,他早从李旭那里就得到了消息,说孙县尉投靠了杨家,如今听到他一证人身份诋毁自己,也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只听杜甫继续说道:

  “今日的饮宴之上,杨铦倒是还好,说了那件杀人案之后就不怎么开口了,倒是他给我们介绍了一位新朋友,据说也是你们汜水人,就是那位柳公子了,柳公子主要说的,是三郎你参加县试的三不服……”

  杜甫既然开口,自然没有替柳放隐瞒的道理,原原本本将他的话说了一遍。

  谢直双眼微眯,静静地看着对面的柳放和杨铦。

  众人一见,初时还多多少少假装着谈谈风月说说诗词,到了最后,也都懒得装了,就静静等着,他们要看看谢直到底如何应对。

  偌大的一个孙宅后院,竟然渐渐变得落针可闻,只有杜甫的声音在回荡。

  杜甫说着说着也感觉到不对,不过他在谢直的身边,竟然不敢擅自停下,却又被环境所迫,音量渐渐小了下去。

  说来也奇怪,杜甫的声音越小,饮宴就越安静,整个气氛也越来越压抑,不知道多少人都感觉到了不舒服,却在这压抑的气氛中不便擅自开口,就连孙逖都在不自觉中停下了手中的酒杯,静静地感受着场中的变化若有所思。

  整个饮宴之上,唯一没有受影响的,只有谢直!

  双眼微眯,闭口不言,在杜甫越来越小的声音中,静静地盯着对面的柳放。

  柳放哪里受过这个啊?

  自从谢直一进门,他身上的冷汗就没干过!

  他在汜水县的时候就怕谢直,要不是杨龟寿在身前顶着,说不定他都不敢跟谢直当面说话,现在可好,谢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只发毛,饮宴场中的安静,恍惚之间化为一座大山,死死压住他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了,最恐怖的,饮宴场中唯一的声音,说的还是自己刚才诋毁谢直的言语。

  杜甫终于说完了。

  场中一片寂静,气氛已然压抑到了极点,又仿佛是火山爆发前最后一刻的宁静。

  “哼!”

  一声轻哼。

  谢直。

  如同惊雷炸响在柳放的耳边。

  这货顿时就崩溃了,“嗷”的一声喊,眼泪直接就下来了,跪倒在地,连哭带喊。

  “表哥!表哥救命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表哥,我再也不敢了!表哥,救命啊!”

  众人看谢直,没反应。

  倒是旁边的谢正满脸尴尬,他乃是谢家二房柳氏嫡出,管柳放他爹叫舅舅,亲的,他和柳放是正经八百的表亲兄弟。

  要说柳放也有点小聪明,根本求谢直,不知道是不想还是不敢,直接找上了谢正,亲亲的表兄弟,你总不能看着我被谢直弄死吧?

  谢直也没想到柳放竟然能被吓成这样,一脸尴尬,随即大骂。

  “闭嘴!

  你这小子好不晓事!你与三郎本来也可以兄弟相称,结果你倒好,到了洛阳不来我家拜见你姑父,倒和外人一起构陷三郎!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表弟!?”

  柳放听了,突然福灵心至。

  “表哥,都是杨铦逼我这么说的!我再也不敢了,表哥救命啊!”

  众人一听,怎么着,他们还真是表兄弟,怪不得柳放还说他和谢直是亲戚呢,不过,是亲戚更不能胡说八道了啊。

  就在众人准备看好戏的时候,谢直突然长身而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