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 杨七到底有什么值钱的?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75 2019.08.16 07:30

  19贯,谁出的?

  李旭一愣,“杨家出的啊……”

  谢直一听就摇了摇头。

  “那就不对啦!

  现在洛阳城里买一个十二三岁的奴仆,也不过十二三万,他杨家怎么想的?拿19贯,给杨七疑罪从赎?

  这可不单单是19贯呢!杨七挨了200棍子啊,难道治伤不花钱吗?杨家总不能把杨七带回家,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病死吧?

  这里外里一算多少钱了?

  那么这个事儿可就有点儿意思了。

  杨七到底有什么能耐?值两个女仆的价钱?”

  李旭一听,欸,对,是这么回事。

  谢正也迷糊啦,是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结果还是谢直一锤定音:“杨七必然有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呢?

  谢直和谢正兄弟俩一起看下李旭,废话,只有他接触过杨七,不看他看谁?

  李旭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我知道啦!”

  谢直就问,你知道什么了?

  李旭说道:“家兄生前曾经对小弟说过,那杨七虽然是杨家的一介奴仆,却颇有经营天赋。

  在家兄遇害之前,小弟从向家兄建议,要把客舍中的食宿分出高中低档。

  达官显贵家的管家、奴仆,如果要入住我家客舍,自然要给他们住最舒服的房子,要是普通行商前往洛阳,在我家客舍落脚,那么吃住自然以经济实惠为主。

  小弟向家兄建议之后,家兄按照小弟的说法进行了调整,调整之后家兄也曾经对小弟说过,客舍中的杨七,也想到了这一点。

  只不过他的想法和小弟的想法不一样。

  以客房为例,小弟的意思,是采买一些物料,将卧房简单的收拾一遍,该更换的地方更换,该修缮的地方修缮,无论是谁进了客房,自然也能和其他卧房做出比较。

  而杨七的意思呢,就是挑选基础阳光好点、位置好点的卧房,直接挂上‘上房’的牌子……

  按照杨七的说法,很多人住客房住的是一个身份,根本不在乎你家那张卧榻是檀木还是松木,咱们只要给他们一个名份,他们自然甘心情愿的把钱掏出啦了。

  只不过家兄和小弟的想法一样,这才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说到这里,李旭又看了谢直一眼,继续说道:“刚才三郎问小弟那杨七有什么独到之处,让杨家不惜花费20余贯,小弟猜想,是不是杨家要让杨七来经营我家这些客舍?”

  谢直听了不由得点点头。

  他想起当初去李家客舍勘验现场时候,客舍的伙计柱子,也曾经提起过这些事儿,看来杨七和李旭在经营客舍上还真是有点殊途同归,只不过杨七是靠忽悠,李旭是靠真材实料。

  如果非要比较一下的话,杨七就相当于后世的运营高手,而李旭更注重产品本身的质量。

  好吧!不管是经营高手还是质量高手,在大唐来说,那都是商业方面的奇才。

  要是这么说的话,杨家把杨七弄回去,还真有可能提拔他做客舍的掌柜。

  不过谢直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也不对。

  杨家要侵吞李家客舍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这方面自然不用多说。

  但是,是不是让杨七来做这间客舍的掌柜,却存疑。

  为啥?

  因为杨七是一个杀主之奴!

  就算疑罪从赎了,他也是!

  疑罪从赎只不过说明他运气好,没有被秋后问斩而已,但是,他的名声已经坏了,要知道,在大唐,“杀主”这样的名声,可是足矣匹配天打五雷轰的!

  但凡客人知道了他的名声,还敢入住客舍吗?好家伙,你连你家主人都敢杀,我多什么啊?别睡一宿觉,起床之后把人头睡没了!

  要是这样的话,杨七再是运营方面的高手也没用!

  这在后世,叫信用破产,你就是一个老赖,谁还听你说话,你说得再好,咱也不信啊!

  这么一想,杨家把杨七弄回去,就不会让他去做客舍的掌柜!

  那他还有什么用呢?

  偏偏杨家还大张旗鼓地把他接了回去。

  所以说这个事儿透着一种古怪。

  想到这里,谢直对李旭说道:“你现在去联系一下你家原来的伙计,让他们盯住了杨七和你那大嫂杨氏,看看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一定要第一时间回报。”

  李旭听了,精神顿时一振,“难道你怀疑他们……?”

  谢直一摇头,“我什么都没怀疑!

  你现在提供信息太少,咱们什么都确定不了。

  我让你盯着他们,就是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别的破绽没有,你别胡琢磨!”

  说到这里,谢直还是不放心,忍不住多叮嘱了一句:

  “李旭,我可跟你说明白了,这一次,不管你发现了什么,都不许自作主张!

  想想吧,把杨七送进河南县,结果还是定不了他的罪,你要是想再来一回,就当我没说。”

  李旭点头,狠狠一咬牙,“也罢!那我就听三郎的,有什么消息,我立刻回报!我马上就联系柱子,我到底要看一看这对狗男女到底在干什么?”

  谢直点头,“有消息再说吧。”说着就要端茶送客。

  李旭却不干了,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走。

  一直沉默的谢正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

  “李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说无妨。”

  李旭吭哧了半天,这才说道:“三郎。我现在将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你……你不会骗我吧?你真要是不管小弟了,那小弟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啦。”

  谢直都给气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听李旭说道:

  “今天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上门求助三郎之时,多了一些不知所谓的小心思,想必三郎在心中也对李某大为不满。

  但李某确实是走投无路,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三郎见谅。”

  谢直点头。

  “无妨。”

  李旭闻言大喜,随即又不好意思的说道:“既然如此,三郎能不能借我个人用用,现在小弟被轰出了客舍,又回不去国子监的宿舍。独自一人,打探消息,实在是力不从心。”

  谢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货!简直了!都到这时候了还给我玩套路!

  不过转念一想,在李旭身边放一个人也好,起码能够看着他,省得他再出什么幺蛾子。

  一念至此,招来了牛佑,让大嘴儿跟他一同去打探消息。

  一直没说话的谢正,看着李旭千恩万谢地离开谢家,转头看向谢直,欲言又止。

  谢直却笑了。

  “二哥,你我兄弟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二哥但说无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