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真相大白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08 2019.07.29 07:30

  开元二十三年,八月十五,上午辰时三刻。

  洛阳城东积润驿。

  临近八月中秋,积润驿周边的小镇上人来人往,数不清的乡野村民汇聚于此,都想赶在中秋节的时候给家里置办点吃穿用度,好歹也在开元这个盛世之中过一个祥和的中秋节,尤其积润驿斜对面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马寺,更是有数不清的虔诚信徒起来烧香礼佛,一时之间,更是热闹非凡。

  谢直等人,却风尘仆仆地来到此地。

  牛佑把自家的大嘴一撇,满是抱怨地说道:“县尊也真是可以,眼看着就是中秋佳节,竟然不让咱们在家过了节,就跟催命似的催促咱们前往洛阳,至于不至于啊,有那么着急没有!?”

  谢直听了,也是一阵无语。

  这怎么说呢?也怪他在县试的时候太过放飞自我了,一顿操作猛如虎,不但把杨龟寿送进了监狱,还接连不断地给人家刘县令出选择题玩,虽然通过“三不服”硬生生地抢了一个县试第一来,也算是彻底得罪了刘县令,人家找张喜带话,你谢三郎也算是如愿以偿了,赶紧去洛阳吧,我还等着你把“刘四杀妻”的卷宗给我要回来呢!

  谢直能咋说?

  按道理说,他通过了汜水县试,应该参加乡饮礼才对,和十里八乡的三老四少喝上一顿,还有什么行礼啊、射礼啊之类的流程要走,最后还要接受所有人的祝福,然后跟着今年汜水县给皇上的贡品一起上路——乡贡嘛,乡里给皇帝进贡,不光进贡特产,还进贡人才,这才是“乡贡”这个名字的由来。

  现在可好,刘县令说了,你赶紧去洛阳吧,堂堂谢三郎还能缺了那顿酒?我亲自祝福你及早登科,越早越好!

  不听吧,不合适,人家好歹是一县之尊,把他得罪到家能有什么好处?

  再说了,人家刘县令为了自家的前程也真是拼了,县试一完事,立马提审杨龟寿,也没什么客气的了,也不是什么青年才俊了,大棍子轮起来,先打了八十,然后就一句,说不说!?

  杨龟寿差点被打死,一看刘县令吃人的心都有了,直接就怂了,全撂了。

  原来,杨龟寿和王氏这俩货搞瞎扒还搞出感情来了,一心只想长相厮守,自从小竹擅自逃脱之后,两人就一直想怎么办,想来想去,还真让他们想出一个办法来——李代桃僵。

  仗着杨龟寿的贴身女婢小梅和王氏体型相似,给小梅来了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随意寻了小姑娘一个错处,直接弄死,都不用鞭子抽,一刀枭首!

  完了之后等刘四出门,两人把小梅的尸首送到刘四和王氏的卧房之中,更换衣物,藏匿首级,然后翻墙回了杨家。

  按照两人的想法,刘四远去江南,一来一回少说半年,等到他回来,小梅的尸体不得烂透了,就剩下一支臂钏用来识别身份。

  等到了那时候,就算刘四对王氏熟悉,也根本认不出来这是谁,他如果要是敢折腾得话,杨龟寿往县衙再送点钱财,这点面子,想必刘县令得给,最后定下一个什么流贼作案,这事儿不就过去了嘛。

  然后王氏岂不是就可以顶替小梅的身份,堂而皇之地与杨龟寿双宿双飞?人家杨龟寿还说了,别着急,你现在的身份不能曝光,不过也没有关系,等到风声过去了的时候,我纳你为妾,咱们白头偕老。

  可惜的是,刘四刚出家门就又回来了,虽然当时也没认出小梅不是王氏来,杨龟寿和王氏两人也怕漏了陷,这才着急忙慌地给刘县令送了大量的钱财,请他直接把刘四直接定为杀人凶手,刘县令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被金钱迷了双眼,硬生生的断了一个“刘四杀妻”。

  说实话,这些事情要没有谢直带着人在里面捣乱,还就真可能让杨龟寿成功了。

  当谢直第一次听到这前前后后的时候,也是一阵无言以对,由衷地佩服杨龟寿,为了勾引王氏婚内出轨,连三十六计都给用上了,就这智商,要是放在科举上,恐怕早就登科及第了,估计就算用在和谢直争斗上,恐怕谢直还真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他。

  随后的如何判罚断案,谢直就不知道了,刘县令吃了亏也长记性,反正大唐律法里面要求断案的时限是三十天,现在案子都破了还找什么急,谢直,你先去洛阳,把原来的卷宗要回来,剩下的事儿,你就也别管了,好好考你的府试去。

  谢直也没辙,县试完了第二天就和家人以及老王告别,然后出了汜水直奔洛阳。

  你都不知道当时谢家人送别他的时候表情有多古怪,谢老爷子堂堂折冲府校尉都懵了,我家三孙子考了个县试第一?我是谁,这是哪,今天早晨吃什么来着?

  另外,在这里必须要表扬老王一下子,别看他平时不靠谱,关键时候还是拎得清,在送别的时候拿出来三封信,说是自家在洛阳的人脉关系,让谢直自己把握,如果需要的话,就以送信为名前去寻求帮助——

  “既然你我师徒一场,你家的资源你用不上也不愿意用,那么,我这个当师傅的资源就允许你使用,盼着你早早登科及第,我也算对得起你爹了……”

  就这样,谢直带着刘县令“送瘟神”一般的催促和老王的殷切嘱托,以及谢家全体如同梦游一般的不可置信,带着牛家兄弟,踏上了前往洛阳府试的道路。

  一路之上,三人晓行夜住自然不必多说,这不,八月节白天就来到了积润驿,距离洛阳不过短短三十里的路程,看这意思,估计还能到谢家二叔那混一顿中秋的团圆宴。

  三人刚过积润驿站,就看到旁边的客舍中涌出来一群人,仔细一看,却是一帮衙役压着一名人犯,猪腰子脸,八字眉,怎一个“囧”字了得?

  谢直看了就是一愣,有点眼熟,不能啊,我在大唐还能有熟人呢?

  “大嘴,去,打听打听,怎么回事?”

  “行,三哥,您和我哥先去,谢家二叔家,我认识,今年端午还是我给送的节礼,找不错,我仔细打听打听。”

  “好,我让二叔给你准备热水,我们先走,咱们洛阳城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