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干就完了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05 2019.08.16 18:10

  “二哥有话要说?”

  谢正当然有话要说,他都忍了半天了。

  “三郎,咱们现在科考在即,最重要的乃是行卷!

  何必节外生枝,帮助这个李旭?

  他虽然是你同窗,不过二哥说一句不当说的话,这个人的人品,实在是堪忧啊,就算帮了他的忙,也不见得能落下什么好处。

  这种费劲又不落好的事儿。何必呢?”

  谢直却摇了摇头。

  “正是因为你我科考在即。这才要帮他。

  二哥请想,有杨铦在洛阳权贵之中对你我兄弟大肆诋毁,我们还如何才能行卷?”

  解正听了一愣,开口说道: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总有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的一天。

  他杨铦不过也就是河南副士曹参军的公子,便以为他能够在洛阳城一手遮天了吗?

  巧了。

  你二哥我正是河南府法曹参军的公子,从身份上比他一点都不差!

  他能够在洛阳权贵中诋毁你我兄弟二人,不过就是因为你我一心参加国子监的出监考试,根本没有留意洛阳城中的风言风语,这才让他杨铦窜了空子而已!

  现在咱们都知道了,他还敢吗?

  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对,以前不搭理他,是咱们谢家不愿意惹事,不过既然他敢诋毁咱们兄弟,哼,咱们老谢家就没有怕事的人!

  真当咱们老谢家都是泥捏的不成!?”

  谢二胖子这话说得硬气,谢直顿时来了兴趣。

  “二哥,那你说,怎么办才好?”

  谢正听了,颇为自傲地微微抬头。

  “他杨铦可以游走在洛阳权贵的家中,我自然也可以!

  只要你我兄弟上门,我谢正是不是愚笨,你三郎是不是跋扈,岂不一眼可知?

  再者,你二哥我求学国子监整整五年,有数不清的同窗好友,如今你我行卷,他们也在行卷,等他们听到杨铦诋毁你我之词,哪有不愤然反击的道理?

  这便是清者自清!”

  谢正说完,还颇为自得看了谢直一眼,那意思,赶快来崇拜我,我是你亲哥,崇拜我,不丢人。

  谢直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都给谢二胖子笑懵了,怎么个意思?不崇拜我还笑?难道是三郎听出我厉害来,由衷地高兴?不过,看他这意思,好像……不像啊……

  “三郎,你笑什么!?”

  谢直看着谢正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更是爆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给谢二胖子笑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谢直一看二哥真的要急,这才面前收敛了笑声。

  “都说二哥是老实人,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那杨铦都欺负到咱们眼前了,你就想出来个清者自清?

  真按二哥所说,就算流言止于智者。

  那他杨铦有什么损失吗?

  难道咱们兄弟就看着他诋毁完二哥你,然后全须全尾地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也太便宜他了!”

  谢正一听,脸一红,要照谢直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杨铦高兴了就一顿诋毁,完事了啥事都没有,这……好像是有点说不过去哈?

  “那三郎你说怎么办?”

  谢直一笑,却是一丝笑意都没有,两只眼睛也微微地眯了起来。

  “怎么办?

  教训他!

  让他以后只要想到咱们兄弟二人,就吓得他不敢说话,我看他以后还如何诋毁二哥!

  可巧,有了李家这件事。

  给不给李家帮忙,再说,不过呢,咱们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杨家!”

  谢正一听,噢,原来如此,我说三弟怎么愿意出手给李家帮忙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只不过……

  “三郎,你准备如何教训他?”

  谢直冷冷一笑,“四个字,干就完了!”

  说完,高声召唤,“小义!人死哪去了?给我出来!”

  小义连忙进门,“三少爷,您找我?”

  谢直直接吩咐,“去,带着人出去,给我把那杨铦盯住了,他要不要出门,去哪?都给我打听清楚了,尤其看看他最近有没有计划去参加什么饮宴,要是有的话,最好使那种天下才子齐聚、洛阳权贵出席的,打听清楚了,马上回报!”

  “是!”小义领命而去。

  谢正一听,脸都绿了,尤其想起刚才谢直那句恶狠狠地“干就完了”,急得他连忙一把抓住了谢直的衣袖。

  “三郎,这可是洛阳城,你可别胡来!

  我知道你在汜水的时候飞扬跋扈,但是那是老家,还有祖父大人为咱们遮掩,就算事情出点格也不怕什么。

  但是,洛阳城中权贵众多,你也不知道谁的背后站着什么人,有可能街上一位不起眼的老者,就是朝中的堂堂三品大员!

  你要对付杨铦,无所谓,但是你可得留神啊,千万别不经意间惹了别人。”

  谢直嘿嘿一笑。

  “二哥,你想多了,我又不是傻子,干什么去招惹别人啊?

  不过呢,那杨铦诋毁咱们兄弟的时候,也有一句话没有说错……”

  “什么话?”

  “他说你二哥愚笨,自然是扯-淡,但是,他说汜水谢三郎跋扈,倒是恰如其分!”

  谢正一听,脑海里面就剩下了一个字,完!我说怎么让小义去打听杨铦的行止呢,原来三郎这是本着直接打上门去啊,还是那种“天下才子齐聚、洛阳权贵出席”的场面,直接就莽进去!这要不是跋扈,那还什么事跋扈?

  就在他还要开口劝说的时候,谢直突然对着他一笑。

  “对了二哥,小弟前来洛阳多日,一直没有机会见过二哥的诗文,正好儿趁这段儿时间没事,把二哥的诗文集的拿来给小弟见识见识?”

  谢正听得不明所以,咱不是正说“打上门去”的事儿呢吗?怎么又歪到诗文集子上了?难道你还想吟唱着我的诗歌去打架吗?我那是诗,又不是战歌!

  “诗文集子一会再说,三郎,你得先答应二哥,千万别直接破门而入啊……”

  谢直听了哈哈一笑:

  “有了二哥的诗文集子,何必破门而入?他们八抬大轿来请咱们兄弟也说不定啊,这就是咱们的敲门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