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您是不是想多了啊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3025 2019.07.10 18:10

  谢直一语出口,扬言要为老太太挣一副诰命,还要让天子亲自赏下一支“凤凰高飞”,谢家人顿时喜笑颜开。

  别的不说,就这份心气,太难得了!

  谢老爷子更是大手一挥。

  “既然是杨家给你赔礼的东西,你自己一样不留还成?

  不过你既然要给我老头子横刀,也是你的一份孝心……

  这样吧,我那柄佩刀,赏给你了!”

  谢直闻言大喜,老爷子那柄随身的横刀可不简单,乃是他临洮大战之后,被大帅薛讷亲手赏赐的,什么精钢打造的宝刀自不用说,那柄横刀更是谢家崛起的肇始,实在是意义非凡,一句好话换了这么一柄横刀,值!

  就在谢家人欢天喜地的时候,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出现。

  柳三姨。

  “三郎,既然你收下了这份重礼,那么县衙中事……”

  谢直乐乐呵呵地一笑。“既然少府判定你家上门赔礼,这礼,我不收也不行啊?放心吧,既然收了你的礼,杨龟寿诬告一事,自然就是了结了。”

  柳三姨闻言,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早知道这谢家小子如此见钱眼开,何必在送礼一事上抖这份机灵,直接和他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明白了,比什么不强?说不定这个没有见识的小子,还能省下点什么呢!艾玛,那蝴蝶金簪啊,振翅欲飞啊,全完了!

  柳三姨虽然心疼,却知道蝴蝶金簪和自家儿子的前程相比哪一个孰轻孰重,心疼之余也是长出一口气,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明日还要请三郎劳烦一趟,亲自去一趟县衙,与那少府分说明白,不再状告我儿杨龟寿。”

  谢直听了,却笑了,老神在在地说道:

  “柳三姨,您是不是想多了啊?

  我刚才说了,少府公断,杨家赔礼,我谢直收下这份礼单,就是了结了杨龟寿诬告我的事。

  别的事儿,三郎可没应承您!

  明天上县衙,没问题,我也不会再高杨龟寿诬告之事,只不过,别人要是再告他,我可管不着啊……”

  柳三姨一听都懵了,好小子,跟我来这套是不是?礼你收了,人你接着告,拿我当傻子耍呢!?翻脸不认人这也太快了,礼单现在还在你手上呢!

  柳氏也从中听出来不对了,一见自家妹子真急了,不由得开口。

  “怎么回事?还有别的事儿?”

  谢直嘿嘿一笑,把县衙中的交锋的后半场内容就给说了,谢家人全傻了,还能有这种操作呢?

  只听谢直说道:

  “杨龟寿与婢女小竹共谋盗窃牛家兄弟宝刀,三郎乃是仗义执言而已,说到底,要告他的,是牛家兄弟,我谢家三郎,可不敢替牛家兄弟应承了别的什么……”

  柳三姨鼻子差点气歪了,谁不知道牛家兄弟就是你的狗腿子,你不张罗,就他们俩那脑子,想的起来告状的事儿?不过眼看着谢直就是不认账,她也是没办法,无奈之下继续开口。

  “三郎,说到底,我儿杨龟寿和你也是表亲兄弟,你怎可如此?还请三郎看在我杨家一片诚意的份上,和牛家兄弟好好沟通一番,咱们还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好……”

  说着,也顾不得要脸了,抬手指了指谢直手上的礼单。

  谢直却笑了,跟我玩这个?哈哈一笑,随意抖了抖礼单,对她说道:

  “蝴蝶金簪,作价六十贯,

  东珠两颗,作价十贯,

  一柄横刀,作价十贯,

  其余茶团、笔墨纸砚,也就作价十贯吧……

  杨家这份重礼,无论是谁来看,也就是九十贯而已。

  杨龟寿诬告我诱拐奴婢,按律流配三千里,就算动用我祖父大人的官品减、赎,也要罚铜百贯铜钱。

  柳三姨,怪不得杨家这几年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份算计就不是一般人能考虑到的!

  算了,九十贯就九十贯吧,我就当看在我二哥的面上,给你们杨家打个九折,谁让咱们是亲戚呢?”

  旁边的吴氏一听,差点笑出声来,这话说的,不提亲戚还好,要是提起亲戚这件事,那成什么了?杨家把生意做到谢家亲戚头上来了吗?

  柳三姨霎时满脸通红,吭哧了半天,这才说道:“三郎这话让杨家无地自容,也许是家中准备礼物的管家疏漏,三郎放心,三姨回家之后,一定亲自挑选礼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我那外甥的脸面落在区区十贯铜钱上。”

  谢直闻言,哈哈大笑,突然笑容一收,微眯双眼看着柳三姨,缓缓说道:

  “你杨家不要脸,我谢家可要脸!

  我二哥虽然不在近前,他的脸面也不是你杨家用十贯铜钱就能买到的!

  你以为我不看在二哥的脸面上,能收下你这份礼单吗?我堂堂谢家缺你这九十贯吗?

  别说什么九十贯一百贯,你们杨家还妄想用铜钱赎罪?

  凭什么!?

  汜水县区区一富户,你杨家有减赎的资格吗!?”

  谢直突然翻脸,直接开始斥责,吓得柳三姨脸色直发白,她这一看,不行,再这样下去,这事儿就真办不成了,无奈之下,只得求助柳氏。

  “大姐……”

  柳氏看得脑壳直疼,她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只知道舞刀弄枪的谢三郎,一旦逮着理,竟然能够如此锋芒毕露,不但反告了杨龟寿诬告反坐,还顺手倒打一耙,告了杨龟寿一个共谋盗窃!

  但凡有办法,她也不愿开口,但是自家妹子就在身边软语相求,让她实在狠不起心肠来,不过对于谢直,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什么长辈不长辈的,根本没用,人家谢直以后还认不认她这个二叔母还是个问题呢。

  刚想到这里,柳氏突然灵光一闪,这才开口:

  “三郎……不必如此吧?

  杨家此事做的确实欠妥,不过你也说了,千不念万不念,还要念在杨家是你二哥的亲戚的份上。

  这样吧,不如你写信一封,和老爷子的信件一同送往洛阳,问问你二哥是什么个意思?

  我呢,就不多事了,记得在信中替我问问你二叔的饮食起居。”

  谢直听了就是一愣。

  他还没说话呢,身边的大嫂吴氏就是大喜,二叔母这是松口了,关于动用家族力量帮助谢直拜师王昌龄一事,一直是柳氏在从中作梗,还扬言要独自给二叔去信,逼得谢直完全放弃了家族的支撑,要独自谋求拜师一事,结果现在,柳氏说了,信,她不写了,虽然柳氏放弃写信一事,要和谢直交换放过杨家一马,但是这也绝对是好事啊,杨家是个屁啊,放不放的有什么关系,只要没人拦着谢直动用家族资源,岂不是拜师王昌龄有望?

  一想到这里,吴氏看向谢直,就恨不得他马上答应下来。

  却不想,谢直直接摇头。

  “这封信,三郎写不了!

  二叔母如果关心二叔饮食起居,大可自行去信,请恕三郎不敢越俎代庖。

  至于去信询问二哥如何处理,三郎自认大可不必,二哥科考在即,受不得这些纷扰,三郎自问看在二哥的面上已然对杨家仁至义尽,即便二哥别有他求,三郎也问心无愧了。

  再者,即便三郎年少轻狂,不懂世事,家中也有祖父大人和祖母大人做主,何必扰了二哥读书上进的清净心境?”

  柳氏听了,差点气崩溃了,她原本就不想让谢直动用资源拜师王昌龄,豁出去撕破脸皮也要拦下来,结果自家妹子求到了自己头上,万般无奈之下这才松口,绝对没有想到谢直竟然敢不理她这茬,一张嘴就直接拒绝了。

  柳氏死死盯着谢直,冷声问道:

  “三郎,你可想好了?”

  谢直洒然一笑,也不再装傻,“刚才不就说了吗?拜师一事,三郎自为之,二叔母就不必担忧了。”

  柳氏差点脑淤血,我担心你个锤子我担心!?行,你三郎厉害,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自为之”!想到这里,柳氏也没办法了,转过脸,对着自家妹子说道:

  “你也看到了,我这个当家娘子,在谢家三郎面前,可是毫无面子可言,你有什么事儿,自己办吧。”说完之后,竟然赌气一声不发了。

  她这样,可把柳三姨急坏了,不是,你要是不管,这事儿我办得下去吗?我要是能办,我干啥上赶着跑谢家来,我有病啊我?

  谢直看她急得都快挠墙了,也不由得有些奇怪,这杨家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柳三姨这趟来,等于让谢直把她的脸面在地上来回的摩擦,都这老半天了,还不走?等啥呢?诬告那事了结了啊,就剩下一个共谋盗窃了,说白了就是五十棍子而已,至于不至于啊?又打不死人。

  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事?

  就在谢直迷茫的时候,老管家谢忠来了。

  “回禀老爷,县衙中有人报信,王少府要在后天晚上举行集会,遍请县中青年才俊赴宴。

  据说,王少府是受了刘县令的委托,要在汜水县物色一二才俊收入门墙,好为了汜水县文化昌盛尽一份力。”

  谢直听了,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