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4章 正直兄弟,老吓人了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68 2019.08.24 07:30

  杨铦走后,一时之间诗词相和,饮宴之上其乐融融。

  自然没有哪个傻子又蹦出来为难谢家兄弟,且不说人家和饮宴主任孙逖之间的关系,就说得罪了谢直,你抗得住吗?刚才那位吐血的没看见么?

  不但没人难为他们兄弟,还有无数人为了他们兄弟转啊,就算谢直直接明言一首诗都不做,大家也不以为意,一个个还都称赞个没完,那好听话说的,就跟不要钱似的,别说谢家兄弟了,就是杜甫都快听不下去了。

  不过他也是特别理解这群人,都怕啊!

  怕谁?

  谢直呗!

  你想想,杨铦被谢三郎一顿毒舌,直接气得吐血,这还不算,关键是谢三郎还甩出来一个残句。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好不好?

  绝对好啊!

  七绝圣手的成名作,谢直用起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偷师父的诗词,算偷吗?绝对不算!

  但是别人不知道啊。

  一听这十四个字,厉害了我的谢三郎!牛-逼说的是谁,就是你!

  最关键的,得看这个残句用的地方。

  今天杨家丢了大人,不光杨铦,还有他那个与仆人通-奸的二姐。丢人就丢人吧,高门大户里面这种事还算事吗?只不过别人家丢人,还真没他们家这种影响力!

  这要是在往常,丢人就丢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也都慢慢忘却了。

  但是,“一片冰心在玉壶”一出,得,谁也忘不了了!

  可别小瞧顶级诗词在大唐的传播能力,后世一首顶级流行歌曲,用多长时间风靡全球,大唐一首好诗就用多长时间风靡大唐!

  饮宴上的所有人,几乎在听到“一片冰心在玉壶”之后,就可以肯定——

  一天之内,风靡洛阳,一月之内,天下传唱!

  你想想,偏远山区的文人们一听,卧槽,这句子牛-逼啊,谁写的?谢直。在什么场合写的?孙府饮宴。因为什么写的?……卧槽,还有这事儿呢?快说说,哦,杨家是吧,嗯,杨二姐哈,还谁?杨铦,明白了,我全记住了!

  这么好的诗句,再裹上香艳的花边新闻,在大唐,这就是核-弹!绝对是震动天下的那种级别!

  最关键的,这还是一个残句!

  文人都多多少少有点小矫情,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嘛,既然是残句,又这么好,我是不是能帮着补齐喽?这么一想,行嘞,你就琢磨去吧,还不得把杨家这点子事儿翻来覆去地折腾个底掉?真应了那句话——杨铦:我也想低调啊,但是实力不允许啊!

  如果说谢直仅仅是因为杨二姐的事儿,把杨铦怼得吐血,这也算不得什么,饮宴之上这些人都见识过,但是,谢直在杨铦掩面逃走之后,还甩出来这么个残句,这特么就太狠了!

  这是往死里下刀子啊!

  谁愿意得罪这样的狠人啊!?疯了!?你也想让你的糗事伴随着一句残句天下传唱吗?

  再往深了想一想,人家谢直还有一手瘦金体的绝活呢!

  瘦金体也就是流传出来的字帖太少,才勉强风靡了洛阳,等他倒出功夫来,放开手脚一写,风靡天下也是指日可待啊。

  然后……要是谢直再把今天的事,用瘦金体做个记录……所有人都想替杨家默哀三分钟——这特么死得也太惨了!

  这就是把核-弹顶在你脑门上引-爆啊!

  这谁受得了!?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

  你要想遗臭万年,行嘞,赶紧找谢直吧,准没错!

  你说饮宴上的这些学子,谁敢以身试法?赶紧奉承着吧,还得考虑好姿势,可别一句话说的不对,惹了人家不高兴,那可就麻烦了,唉……心累。

  然后大家诡异地发现,谢三郎还真跟别人不一样。

  一般人听见好话,都乐呵呵的。

  他不。

  面无表情,看着就吓人。

  但是呢,只要一夸他二哥谢正,嘿,立马给你个笑脸。

  这还等什么?整吧!

  张兄:今日得见谢家贤昆仲,真是三生有幸啊,尤其看了刚才诗文集的残篇,谢二郎的诗,谢三郎的字,真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诗好,字也好,堪称一时绝唱……

  刘兄:对对对,说的没错,在下看了谢家二郎的诗,顿觉胸怀舒畅,必定是有大心胸大情怀之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诗篇来……

  张兄:此言恰如其分啊,别的不说,就说刚才二郎那句“他不配”,简直是振聋发聩,绝对是正直之人的快言快语……

  刘兄:张兄此言正合我意,嘿,巧了,二郎以“正”为名,三郎以“直”为名,想必是谢家大才对你们兄弟满怀期许,贤昆仲也果然不负众望啊……

  张兄:嘿,刘兄,你这不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果然如此,这么说……谢氏昆仲,岂不就是洛阳城中的“正直兄弟”!

  刘兄:不错,不错,正是“正直兄弟”!

  唉妈,谢直自己听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两位,我们今天是来给我二哥行卷的,不是来出道的,你们怎么还把“组合名字”都给我起好了呢?

  孙逖也实在受够了。

  “天色不早,到此结束吧……

  诸位都是我大唐才子,愿你们在日后的科考中如愿以偿。

  诸君,饮胜!”

  众人一听,共同举杯,喝了之后,一个个如蒙大赦,跑的一个比一个快,赶紧走吧,太累了。

  其中就属刘兄和张兄俩人跑得最快,快撤!我都快没词了!以后行卷真得打听清楚了,谢家兄弟出席,老子坚决不去!就这么短短半个时辰,老子把所有能说的好话全说遍了,下回见面只能夸他们老谢家的八辈祖宗了,要不是真没词了!

  “正直兄弟”也要撤,却被孙逖叫住,等众人都散去以后,孙逖这才一脸苦笑地对谢直说道:“你这又是何苦?王昌龄就没教过你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吗?”

  谢直却摇头: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我兄弟注定是要在科举一途上昂首前行的,自然没有精力陪这些宵小过家家玩!

  正好,杨铦蹦了出来,我就用他打个样儿!

  我就是要全天下都知道,敢给我们兄弟科举捣乱的,我就能让他身败名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