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来路不正,犯了众怒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03 2019.08.18 18:25

  柳放对孙逖宅中饮宴众人说道:

  “诸位请了。

  在下柳放,汜水县人,乃是今年汜水县试的第三名。

  诸位有所不知,现如今汜水县县试排名第一的,正式谢直。

  只不过,他这个第一,来路不正!”

  柳放一站起来,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尤其听说他本身是汜水县人的时候,更加引论纷纷。

  要知道这年头的乡情非常重,一人出门在外,要是碰到一个老乡,那真会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即便两人原来在老家的时候根本不认识,也有可能仅仅因为“乡音”二字,就掏心窝子一般对对方好。

  况且,大唐这年代的信息传递模式非常落后,除了军、政消息有在国家层面上有驿站来保证,更多的民间消息的传递,完全依靠口口相传,那叫一个感人至深!

  刚才杨铦和杜甫的争论,已经让众人对谢直这个人的兴趣大增,现在正好有他的一位老乡,还和他一起考过县试,看来对谢直的了解也不浅,众人也乐得听听,这嚣张跋扈的谢三郎,是他汜水老乡的嘴里,到底是个什么人。

  尤其最后一句“县试第一、来路不正”,更是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听听呗,看样子挺有意思的。

  只听柳放继续说道:

  “实不相瞒,谢直谢三郎在我汜水县本就是一恶霸,仰仗着他家祖父谢老校尉的权势,在汜水一地为非作歹多年。

  今年以来,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也妄想进学,不知道走通了谁的关系,拜了我汜水少府王昌龄为师,跟随王少府学习经意作诗。

  众位绝对想不到,不过学习短短一月有余,他就敢参加我汜水县县试!

  诸位都是我大唐才子,爬五更、起半夜,寒窗苦读足足十年才有幸齐聚洛阳城,不妨都想想,这短短一月,到底能学什么?

  我来告诉大家。

  人家谢直谢三郎,通过短短一月时间的学习,竟然夺得了汜水县第一。”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一月时间”、“县试第一”,这两个短语放到一起,听着怎么那么魔幻呢?是汜水县的水平太低?还是谢三郎天纵奇才?可是就算是老天爷的私生子,也没有这么放纵的吧?这里面要是没事,谁信?

  杨铦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由得暗自得意,看来把柳放找出来现身说法,这一招果然精妙啊,得意之余,不免开口捧哏。

  “柳兄这话乃是何意?说不定那谢直就是天纵奇才呢?难不成是人家考了第一,你仅仅排名第三,这才心生妒忌,说他这个第一来路不正吗?”

  柳放闻言哈哈大笑,“妒忌倒是有,只不过不是在下妒忌他谢直,而是谢直妒忌在下……”

  “哦,怎么说?”杨铦配合这捧哏,嘴角的笑意却如何也隐藏不住了。

  柳放继续说道:“好,既然杨兄感兴趣,我就给大家说说谢直谢三郎这个县试第一是怎么来的……

  事实上,在县试当场,我县刘县令,亲点了谢直为县试第四。

  而排名在谢直前面的,分别是第一杨龟寿,第二刘姓公子,第三正是在下。

  按照道理说,谢直进学不过月余,能够拿到个第四的排名,也足矣,他正是该仔细考虑自身有什么不足,然后好好去跟着王少府继续进学,以期来年有更好地表现。

  但是,他没有。

  诸位都想想不到他有多么跋扈。

  不思在家才华不足,反而不服。

  竟然诬告县试第一杨龟寿,并在县试当场,直言他家二叔乃是河南府法曹参军,如果县令不将,杨龟寿收监的话,他就要写信给他二叔,直言县令所举非人!

  我县刘县令无奈,只得取消了杨龟寿县市第一的成绩,进而对谢知诬告之事进行调查。

  既然取消了杨龟寿的成绩,其余中人排名依次向前,谢直这个第四最终落了个排名第三。

  但是谢直依旧不满足,再次直言不服,以不是本县学生为由,强迫刘县令取消了刘公子的排名!

  在这种情况下,排名再次向前。

  谢直之嚣张简直天怒人怨,他排名第二,依旧不服。

  竟然开始针对在下。

  实不相瞒,我刘家与他谢家还多少沾亲带故,因为一个排名前后的问题搞得亲戚反目?在下实在看不下去,也不用谢直啰嗦,让了个第一给他吧。

  这才是谢直获得汜水县试第一的因果。

  整个过程还有好事之人,给起了个名字,名曰三不服。

  此事汜水县人,几乎家家户户都知晓,诸位不信可自行查问。”

  柳放说完,宴会之所一片哗然。

  嚣张,果然嚣张!

  跋扈,没见过这样儿的跋扈!

  怪不得杨铦公子说汜水谢三郎跋扈,果不其然呀。

  在众人议论纷纷之余,可就开始有人对谢直不满了。

  以前还好,杨铦说谢直嚣张跋扈,他们也就是当听了个笑话而已,你嚣张你的呗,只要我惹我,你爱干啥干啥?谁管?

  但是现在呢,他们听明白了,谢直的这份嚣张跋扈,都到了能够影响一地县试结果的程度了。

  这可就顶到众人的肺管子上了!

  他们都是从县试搏杀出来的大唐才子,对县试的结果,天然有种潜意识的骄傲,自然也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去维护,我县试第一,你不是,欸,我就是比你牛-逼。

  结果人家谢直也是个县试第一,但是是通过这么一种方式得来的,这怎么说,县试还有公平性吗?县试第一还有合理性吗?他们还怎么比没有通过县试的学子牛-逼去?

  人就是这样,不管是不是大唐学子,只要你的嚣张跋扈不影响到我,我不管你,但是你要是影响到我了,草,那哪行啊!?

  一个人这么想,两个人这么想,要是人人都这么想……有个专有的名词来定位——这叫犯了众怒了!

  果然,场中的议论,越来越不利于谢直。

  而唯一愿意为谢直说话的杜甫,也不由得暗自一叹。

  这咋办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