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7章 诗圣也犯糊涂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27 2019.08.30 18:10

  杜甫见谢正动问,轻轻一摆手,说道:

  “非是杜某人可以帮助三郎通过府试……”

  谢正顿时追问道:“子美兄到底何意,不妨直言。”

  杜甫点头:“能够帮助三郎通过府试之人,乃是三郎的同窗好友,李旭。”

  谢正闻言,颇有些不解地看着杜甫,不可置信地问道:“李旭?这位李公子倒是见过,最近几日也是总听到他的消息,只不过三郎如今一心准备科考,倒是没有和他多有往来……

  他又如何能够帮助三郎通过府试呢?”

  结果。

  杜甫还没有说话,谢直就一阵哈哈大笑。

  “二哥,要不说你是老实人呢,既然你知道那李旭每天都在咱们谢府门外求见我而不得,怎么还不明白这里面的事儿吗?”

  说完之后,转向杜甫,嘴角泛起淡淡的冷笑。

  “老杜,你这人不地道啊,怎么,开始学纵横家给人家当说客了?”

  杜甫听了顿时大急,连忙说道:“三郎误会我了,杜某真的是为了让你通过府试……”

  谢直笑着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解释,直接问道:

  “老杜,你要是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我就这么问你吧,那李旭近日可曾去找过你?你今日此来,是不是受了他的委托?我也不问你受了他多少好处,只问你一句实话即可?”

  杜甫听了真的急了,赌咒发愿一般说道:

  “三郎!今日那李旭确实和我同来你谢府,但是杜某人完全是为了让三郎你顺利通过府试,这才与他同行,断然没有受过他的好处。

  杜某愿意立誓,但凡受了李旭一丝一毫的好处,就让我不得好死!”

  谢直听了就是一愣,这就发誓了?哎呀,大唐人对誓言可是极为看重啊,这杜甫要是敢发誓,看来还真没有接受李旭的好处,难不能我真的误会他了?

  就在谢直迷惑的时候,谢正倒是说话了。

  “子美兄倒是不着急发誓,李旭此人吧……不仅三郎不喜,就是在下,也对他的看法……嗯,算了,先不提他,子美兄不妨说说李旭如何能够帮助三郎通过府试?”我管你死不死,如何通过府试才是根本。

  杜甫见状,也知道不把话说明白是不行了,干脆直接开口问道:

  “好,误会之事暂且不提,我只问二郎、三郎一句话,三郎是汜水人,自然要参加河南府的府试,你们可知河南府府试的主考官是何人?”

  谢正不由得一晒,这谁不知道啊。

  “自然是河南府尹李适之李大人。”

  杜甫道:“好,既然如此,不知道贤昆仲对李适之李府尹了解多少?”

  作为一个在洛阳生活了多年的资深洛阳人,谢正回答这个问题,自然当仁不让。

  “李府尹是开元二十一年,从陕州刺史任上任上升任河南府尹的,他为人疏阔、雅量好饮、待人至诚,却在公克勤,堪称不可多得的宗室人才。”

  杜甫点头,“既然二郎知道李府尹是宗室,我大唐宗室五十九支,二郎可知道他是哪一支哪一房的宗室?”

  “这个……”谢正还真不知道,不由得看向三弟,作为一个刚到洛阳一个多月的不资深洛阳人,谢直就更不知道了。

  杜甫一见谢家兄弟面面相觑,也不买关子,直接给出了答案。

  “李府尹乃是恒山王之后,他正是恒山王的嫡长孙!”

  谢直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谢正却是一震。

  “恒山王支的!?

  等等,我好像听三郎说过,那位李旭也是恒山王支的宗室……那岂不就是,岂不就是李旭与李府尹乃是同支近亲?”

  杜甫点头,“不过,真要是论起来,李旭还要想李府尹叫上一声堂叔……”

  谢正闻言,顿时大喜。

  “如此说来,实在是太好了,正愁三郎如何通过府试呢……

  小义,小义,你个死孩子,哪去了!?

  快,出门去看看,看看你家三少爷的那位同窗,李旭,去看看李公子还在不在,在的话,把他请进来,快!”

  小义一听事关三少爷的府试,一点不敢怠慢,撒腿就跑出去了。

  谢直是紧拦慢拦没拦住啊,不由得埋怨起谢正来。

  “二哥,何必如此啊?”

  谢正一脸“我全是为你好”的表情,“你说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的府试着想!?”

  谢直一脸苦笑,实在没法沟通,话还没问清楚你就着急,准是那么回事吗?

  不过看着谢二胖子一脸兴奋,他也不愿打击二哥的兴致了,转向了杜甫:

  “老杜,就算李旭是李府尹的族侄又能怎样?他就敢保证我能通过府试?我怎么就不信呢?”

  杜甫还要再说,谢直却摇了摇头。

  “你先等会,我来问你,李旭说动你前来我府登门拜访,除了给你显露他和李府尹之间的关系之外,可曾说过其他的话没有?”

  杜甫闻言苦笑,“三郎,你也是人情练达的人物,又怎么能够不明白这里面的细微之处,他李旭就算真的能够保你通过府试,也是法不传六耳啊,怎么可能给我说明白?

  实不相瞒,在这件事上,杜某就是个传话的中间人,具体细节一概不知。

  要不是我心中觉得对你亏欠,又实在想尽可能地帮你通过府试,又怎么愿意当这个中间传话之人呢?”

  杜甫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听得谢直默默点头,仔细一想,基本明白了,这事儿的背后,全是李旭在推动。

  多日来李旭求见谢直无果,不知道他又怎么想起杜甫来了,就跑到杜甫家里去忽悠这位千古诗圣,正赶上杜甫确实要帮着谢直做点什么,一听河南府尹李适之是李旭的族叔,估计和谢正一个反应,自行脑补了不知道多少东西,直接把自己给补兴奋了,这才兴冲冲地来到谢府拜见谢直。

  仔细一想吧,嗯,老杜也算是好心,起码在考虑谢直府试这件事情上,和谢正是一样的,可是他就不想想,这事儿要是这么容易,李旭何必非求到他谢直的门上,直接找他族叔去啊,比什么不强?

  一念至此,谢直看着杜甫一阵无语,行吧,这千古诗圣啊,他毕竟不是千古完人,咱们也得允许他偶尔犯个糊涂不是……

  就在此时,小义已经把李旭请了进来。

  李旭一进门,意气风发地想谢直一叉手。

  “三郎,别来无言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