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大唐驿站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432 2019.07.13 18:10

  一行三人走街串巷前往驿站,一路上大嘴牛佑几次欲言又止,却生生地忍住了,等马上就要到达驿站的时候,他终于还事忍不住了,向谢直说道:

  “三哥,你真的要参加今天晚上的饮宴?”

  “昂,怎么了?”

  “三哥,我有个事儿求你……”

  “什么事儿?”

  牛佑吭哧了半天,最终才说道:“就是……就是……咱能不能……尽量别打架?”

  谢直一听就愣了。

  牛佑仿佛是终于开口,也不怕什么了,颇有些不吐不快地说道:“三哥你也知道大唐驿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爹说是驿长,其实就是为朝廷代管驿站而已,朝廷每年拨出有限的钱粮之外,就对驿站不管不顾了,偏偏这些年还对驿站传邮的要求越来越多……

  整个一年下来,仔细一算,我家都不知道要给朝廷的驿站搭进去多少钱粮。

  这也就是驿丁、脚夫乃是朝廷徭役所派,要不然的话,损失更多。

  三哥,今天晚上您千万控制着点,别动手,打坏了桌椅板凳,全得是我家包赔啊……”

  谢直顿时一阵无语,大嘴说的关于驿站的情况他倒是知道,大唐的驿站传邮虽然归兵部管理,不过真的只是管理,只管用,不给钱,除了初始建设费用之外,每年只有非常少的钱粮作为维护费用,还都是各县自筹的。

  驿长,根本就不在大唐职官体系之内,连个里长、坊正的政治地位都不如——好歹里长、坊正每年还有点“工资”呢,驿长却啥都没有——还得负责驿站的一切维护,必须保证正常使用,要是在使用上出了问题,还要追究他们的责任。

  在谢直看来,所谓驿长,就是后世那种承包了政府招待所的承包人,还是完全自负盈亏的那种。

  那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既然是纯粹的赔本买卖,谢直他舅舅有病啊,还非得承包下来,还一包就十多年?

  谢直的舅舅自然不会有病,就算他有病,谢家也不能眼睁睁地把自家姻亲往火坑里面推——这里面,还是有挣钱的地方。

  在哪呢?

  就在牛家的主营业务——客舍。

  客舍这玩意,是大唐的叫法,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旅馆。

  普通的旅馆开门做生意,来了人,收钱,开房,客人睡觉,走的时候结账。

  可要是没有客人怎么办?

  等。

  而且只能等。

  这就很被动了。

  但是,有了驿站,或者说,牛家有了驿长这个职务就不一样了。

  要知道,大唐朝廷对驿站的使用是有规定的,什么级别的人能用,能够带多少人员住到驿站,住到驿站之后享受什么待遇,都有详细的规定,不能违反,违反了,兵部就该找你了。

  事实上呢,朝廷这样的规定,肯定满足不了所有官员的需要。

  你看,有个官要走马上任,带上一个老成的家人逢山开道遇水搭桥,不过分吧,带上一个护卫保证出行安全,不过分吧,带上一个伶俐的小厮研墨捧剑,不过分吧,再带上一个标致的婢女照料饮食起居,不过分吧,要是有讲究的,出门上任还得带上个小妾,为啥?首相出国访问还得带着第一夫人呢,你说为啥?还不是怕出现大狗东刘哥那样的糟心事?就算不带小妾,家里有年龄正好的子侄,想跟着一起去开拓一下见识,你不能说不让跟着吧。

  算算,这都多少人了?

  结果一到驿站,牛家舅舅一查这位的品级,驿站只能承担这位的饮食起居,剩下的,管不着!

  那剩下的人怎么办?总不能够让人睡大马路去啊?别忘了这里面还有老爷的小妾呢!老爷能干吗?

  这个时候,牛家舅舅就会一脸“我来给你帮忙”的德行站出来,我家里也开着一家客舍,干净、实惠,剩下人上那儿住去吧,给您再打个折。

  这买卖不就做成了嘛。

  总的来说,针对驿站,牛家赔钱,但是要针对客舍的生意,这不就是化被动为主动了嘛,你想,这生意还能差得了吗?

  事实上,牛家就仰仗着这个驿长的身份,让自家的客舍,在十年之内赚了个钵满框满,那是真正发了财的,那生意,把县里其他客舍都快挤兑得干不下去了,让汜水县多少人都看着眼红,但是这些人又没有办法,谁让人家牛家身后站着谢家呢,因为这点生意得罪了谢家,汜水县里,还没有这么胆肥的人。

  但是,这其中,不包括也经营着另一家客舍的,杨家。

  杨家一开始也没敢动这个心思,后来柳氏嫁到谢家、柳三姨又嫁到杨家之后,杨家主事人就开始有点动心了,尤其是他们这几年在洛阳城中找到一家强援之后,这份心思更是愈演愈烈。

  你牛家的买卖这么好,还不是因为谢家给了你一个驿站的职位?你和谢家关系好,我和谢家也不远啊,你家妹子是谢家长房长媳,我和谢家二房还是担挑儿呢,更何况我家大姨子柳氏现在就是谢家的当家娘子,凭什么我杨家就只能看着你牛家发财?

  然后,就有杨家通过柳三姨不断给柳氏吹风——老娘们儿腰杆子硬不硬,全得靠娘家!柳家又没有什么出色的人物,还不如把杨家拉扯起来呢……然后,柳氏就上套了,一心想通过运作,把县里驿长的职务,从牛家抢过来给杨家。

  这也是她为什么死不待见牛家兄弟的根本原因。

  而谢直呢,即便他是真正的谢家子弟,却在这件事情上,又成了柳氏的绊脚石。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我很爱打架吗?怎么你还特意提醒啊?”谢直有点迷。

  牛佑一听他这么说,脸都绿了。

  三人之中一直最安静的牛佐都忍不住了,“三哥,你要是不爱打架,咱们县里就没人爱打架了,这事儿谁不知道啊?

  你七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杨龟寿,二话不说,上去就一脚,理由是他戴帽子了,结果,人家躲了你整整两年。

  你九岁那年,又见到他,又是一脚,理由,他没戴帽子。

  结果柳三姨带着杨龟寿上你家去闹,你还是一脚,然后第一次和他说话,问,你为什么不戴帽子?

  人家哭着问你,他到底是应该戴帽子还是不应该戴帽子?

  你当着柳三姨踢了他第二脚,说,戴不戴帽子,你问我,你是不是傻!?

  事后我们哥俩问你,为什么老欺负他,你说汜水县太小了,上得了台面的人家就怎么几户,不欺负他难道还欺负我们哥俩吗?欺负老百姓算是什么本事!?

  自那以后,你汜水帽子恶霸的名声就算是坐实了,你没发现吗,只要咱们在街上走,多少人都绕着你走,还有抱着帽子就跑的……”

  谢直听了,脸也绿了,这不成流氓了吗!?还“汜水帽子恶霸”,这他娘什么名声!?怪不得自己嚷嚷着要读书的时候,老子说就你这名声,没戏!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至于那倒霉的杨龟寿,仔细想想,嗯,以前还真没少揍他……

  三人说着,就到了驿站。

  牛家舅舅见面第一句话,“三郎,来了?你等着,舅舅给你下面去,不过你得答应舅舅一件事哈,想打架,出门再打……”

  谢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