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 门包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209 2019.08.12 07:30

  谢正看着李昂家的大门,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快速地又吸了回来,仿佛这一出一进之间给自己注入了莫大的力量。

  随后才转头看谢直。

  “三郎,拿来吧。”

  谢直一愣,“什么?”

  谢正也愣了,“诗文集子啊……”

  谢直恍然:“没写。”

  谢正当时就震惊了,“不是,你来行卷,连诗文集子都没准备,那你拿什么说话啊?另外,没写是个什么鬼!?”

  谢直看着他,“二哥您别这么说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行卷,我陪你,注意,是我‘陪’你,不是你陪我,你就把我当小义就行,我就是来给你打下手的,我还准备什么诗文集子啊,又不是我行卷……”

  谢正当时就不会了,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就在谢家哥俩纠结的时候,李昂家出来人了。

  看门的小厮。

  人家肯定得出来看看啊,大清早刚吃完饭,家里还没开门呢,门口就来了两个学子,你说是来李家有事的吧,人家到了门口就不动了,你说不是没事的吧,人家就那么直愣愣地往门口一站,都快把大门堵上了,人家小厮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不管不顾啊,这两位干啥的?哟,怎么听着还吵起来了,你们要吵去别的地方吵啊,堵在我李家大门前吵架算是怎么一回子事儿啊?

  “两位,两位,请问可有事?

  此乃李家,我家老爷刚刚从朝廷卸任,两位要是没事,还请高升一步,去别的地方?”

  谢正听了,脸一红,没说话。

  谢直却一皱眉,这小厮的话说得漂亮,意思可就不是那个意思了,这分明是嫌他们兄弟俩碍事,挡了李家的大门,这他么也太霸道了,大门之外乃是坊间街道,也是你家的?我站在大街和我二哥说话,有你淡事儿?

  刚要开口,却被二哥谢正一把拉住,隐晦地冲着他摇了摇头,这才对李家的小厮一笑。

  “这位小哥说笑了,我兄弟二人正是来拜会李大人的,只不过行至此处,看到六品门楣富丽堂皇,这才一时失语,失礼了,还请小哥莫怪。”

  小厮顿时露出了然的表情,微笑,说道:“不知两位仙乡何处、姓字名谁、可有拜帖,小人也好为两位通禀我家老爷。”

  这就是盘道了,你谁啊,你家哪的,说明白了,人家好去通知主人。

  这些东西谢直都懂,不过他就有一点没看明白。

  这小厮微笑……也太有感染力了吧,如果说普通的微笑,是礼貌,那就可以说是李家的教养不错,不过这种完全发自内心的笑容是几个意思?我们来拜访李昂,你知道我俩是干什么的,就这么高兴?你是为了你家老爷李昂高兴还是为了我们俩高兴啊?

  难道李家的家教都牛-逼到了这种程度了,来个人就这么美?

  也不对啊,刚才这小子可是把客人往外轰来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谢正却不知道他的心里戏,闻言一笑,递出拜帖,“请小哥回复令家主,汜水谢正,携三弟谢直,前来拜见。”

  “哦,原来是汜水谢家昆仲,失敬了。”

  李家小厮笑呵呵地接过拜帖。

  没动。

  谢正一见,笑吟吟地递过一个红纸包,里面还哗啦啦直响。

  小厮笑吟吟地接过去,还微微颤动了两下手腕,仿佛在掂量一般,听着铜钱特有的撞击之声,随即脸上的笑容更盛。

  “两位请稍等,小人这就去回禀我家老爷。”

  这才转身进了大门。

  谢直当时就震惊了。

  送钱的,理所当然。

  收钱的,也理所当然。

  我说那孙子怎么那么高兴呢!要是有人上门来给我送钱,我他么也高兴!?

  最让他震惊的,还是两人之间的那一副“理所当然”,这他么都成潜移默化的规矩了,这算是潜规则吗!?

  谢正见小厮走了,这才回头看向谢直,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他的所作所为给三弟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反而开口埋怨了起来。

  “三郎,不是二哥说你,你怎么能不准备诗文集子呢?

  这要是刚才和拜帖一起,将你我兄弟二人的诗文一起送进去,多好?

  你道那李昂李大人赋闲在家就一定有时间吗,如果他昨天喝多了呢,如果他一会有事要出门呢,他还有时间见咱们兄弟吗?

  要是被二哥不幸言中,咱们兄弟这一趟不是白来了吗?”

  谢直听了,心中怒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二哥你刚才干什么了你自己不知道是吗?光天化日乾坤朗朗,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行此龌龊事,你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有心开口,谢直却硬生生地忍住了。

  他于心不忍。

  二哥不是坏人。

  他为了增加自己登科的几率,死命地逼着自己跟他一起行卷,甚至说出来“你要是不去,我就弃考”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报答谢玉当初启蒙他的恩情?

  一个知恩图报的人,算是坏人吗?肯定不算。

  但是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又让谢直着实接受不了。

  怎么办?

  开口喷二哥谢正一顿?喷他什么?不应该给小厮门包吗?

  整个大唐的风气就是如此,你想行卷,就先别考虑自己的才华,进门,和权贵交谈,然后才是行卷,现在在大门口,你要是敢不给李家小厮红包,他就敢进门胡说八道去,什么门口来了俩神经病,什么大清早堵门一点礼数都没有,你还想进门吗?

  谢正想进门,所以他对李家小厮笑脸相迎,还“按照规矩”给了门包。

  把一个算不得坏人的大唐才子逼成这样,是李昂吗?是他家的小厮吗?是谢直喷二哥一顿酒能解决的吗?

  所以,谢直即便心中怒火升腾,却也选择了闭嘴。

  谢正见他脸色不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也来不及问,那小厮就回来了。

  “两位,不好意思,我家老爷说了,不见!”

  谢正当时就傻了,一把拉住小厮的衣袖。

  “小哥,您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见啊?”

  小厮脸上顿时浮现一股厌恶。

  “我家老爷说了不见,我一个小厮如何知道缘由?

  松开!”

  说着,把手中的拜帖扔了回来,顺带着狠狠一甩衣袖,把谢正的手弹开。

  可能是动作太大,太过用力的缘故。

  他一甩衣袖之后……

  哗啦啦……

  一把铜钱洒落在地。

  正是谢正刚刚递给他的门包,在初升的太阳照射之下,闪现出一阵金属特有的光泽,旁边还有一张破碎的红纸,以及谢家兄弟的拜帖。

  谢直在旁边看得分明,拜帖之上,有他们兄弟两人的名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