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坑挖好了,等你来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15 2019.07.13 07:53

  第二天一早,牛佑就敲响了刘四的家门,刘四开门一见是他,赶紧将牛佑迎了进去,两人谈了半刻时间便拱手作别,刘四送别了牛佑之后,还压抑不住嘴角的笑意。

  就在此时,王氏来到他的身边,“四郎如何这等欣喜?”

  刘四哈哈一笑,“刚才是县驿长家的小公子上门,说是有一匹布料要出手,我看过了样品,质量上乘,要价却也实惠,如果真有牛公子说的那些数量,市面上购买至少需要十贯,他给我的价格,却只需要八贯而已,这岂不是坐地就挣了两贯银钱,这样的好事上门,我又如何不会欣喜?”

  “这么这样便宜,不会是有什么关碍吧?”

  “嗨,管他呢,就算是有关碍,也是驿长家的关碍,和我等行商有何关系?不过娘子一说关碍,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说他谈这场买卖的时候为何要加上一个条件,非要让我远去江南散货,想必这批布料……”

  王氏一听他要远走江南,不由得暗喜,“何时动身?”

  刘四不觉蹊跷,嘿嘿一笑,“那牛公子说了,这批布料还有些首尾没有处理干净,牛家公子还要准备一二,就让我等上一等,应该在一月之后吧……”

  王氏一听,不由得失望。

  刘四一见,不由得一愣,“怎么了?”

  王氏一惊,随即笑容重新上脸,这才说道:“没什么,我是想四郎昨日刚刚到家,一月之后又要远行,这不是……这不是……见了四郎奔波苦劳,难免有些伤怀……”

  刘四一见,感动非常,一把搂过王氏,轻声细语地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我家世代行商,吃的就是这碗奔波劳苦的饭,这又有什么办法?只是这些年苦了娘子你了,正好,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也不用出门置办货物,就在家好好陪陪娘子……

  至于一月之后远行,娘子也不用伤怀,江南线路都是常来常往的,断然不会有什么波折,这一次再下江南,少不得还要给娘子挑选些像样的首饰……

  对了,上一次带回来的臂钏,你可还喜欢?”

  王氏点头,“自然喜欢,江南风物,果然大有不同,这支臂钏,就连杨府的柳三姨见了都说好,这不,她就是因为羡慕我手上的臂钏,还特意在洛阳城中花重金打造了一支蝴蝶金簪,看那意思,就是诚心戴给我看的……”

  刘四听了,有些无奈地说道:“蝴蝶金簪太贵了,即便娘子喜欢,咱家也承担不起,不过娘子放心,我这一次下江南,一定用心给你寻找一支像样的首饰回来,虽然比不得宫中大匠的手艺,也断然不会让娘子在柳三姨面前失了颜色!”

  说完之后,刘四嘿嘿一笑,“况且,这支臂钏,也不仅仅是一件首饰,我当初买下它的时候,就决定一定要让你带在右臂之上……”

  “这是为何?”

  刘四笑了笑,伸手一指,“娘子浑身上下,四郎最喜右臂之上这枚小痣,闺房雅趣,岂可让他人见到……这不,正好送你一支臂钏遮挡,别人就算想看也看不到了,哈哈……”

  “讨厌……”

  “娘子……”

  与此同时,谢直已然出门,听了牛佑的汇报,心中大定。

  牛佑还是有些迷糊,开口问道:“三哥,我算了一下,将这匹布料卖给那刘四,咱们就亏了两贯钱,等到日后从他的手上重新买回来,可能还要亏上两三贯铜钱,里外里,五千钱,就这么便宜他了?

  我知道三哥是为了给那杨龟寿挖坑,就算是把这三十贯的财货都花费了,自然也没什么,不过,咱们为什么要便宜那刘四啊?”

  谢直嘿嘿一笑,还能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这位刘四去抓奸。

  你想,用组织货源的名头拖住刘四一个月的时间,那杨龟寿和王氏正是奸情炽热的时候,哪里受得了这份耽误,等到刘四一走,杨龟寿还不得跟红了眼的泰迪一样扑上去,然后咱们再出手把布匹买回来,刘四手上没了货又有了钱,他还能去哪啊?肯定回家啊!然后……好戏不就来了!?

  等到那时候,就算杨龟寿成了王昌龄的弟子,谢直也有把握让王昌龄将他逐出门墙!

  至于刘四,区区五贯钱又算得了什么,就当三爷看着他脑袋上的绿帽子,可怜他了,毕竟休妻再娶,不也需要成本不是?

  不过这些算计谢直却不想多说,毕竟事情还没有进行到那一步,早早告诉牛家兄弟也没用,便没有正面回答,反倒是随口问起了晚上的饮宴。

  “都准备好了吗?”

  “我爹正忙乎着呢,要不是三哥你来叫,恐怕我们哥俩现在也得去帮忙……”

  “嘿,还成了我耽误你了?算了,一起过去吧,反正晚上那场我也得去,不如早点,正好给舅舅帮帮忙……”

  谢直的舅舅,也就是牛氏兄弟的亲爹牛顺牛老五,正是汜水县驿站的驿长,迄今为止已经当了十年了,呃,要是谢直的记忆没错的话,当初牛老五能够拿到这个职位,还是谢直的亲娘通过谢家帮着运作的。

  而今天晚上的饮宴地点,就定在了汜水县驿站。

  这不是巧合。

  汜水县又不是长安、洛阳那样的大都市,整个县城根本就没有一个像样的酒楼,总不能让堂堂王昌龄跑到路边摊去办自己的收徒海选吧。

  事实上,在大唐,城中的驿站不但要负担朝廷官员的迎来送往、消息传递,还会在平常时候承担县中官员的重要宴会,基本相当于后世的政府招待所,在物质没有极大丰富、外卖没有攻占大多数人餐桌的年代里,政府招待所,或者说驿站,绝对是小小汜水县中一等一的去处,自然,这场饮宴被定在了驿站,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一提起驿站,谢直就忍不住流口水,无它,馋了。

  谢直的舅舅牛老五,之所以能够稳坐驿长十余年,一方面是谢家的力挺,另一方面是他经营有方,不过在谢直看来,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牛老五厨艺上佳,尤其是那一手羊汤面堪称惊叹地泣鬼神,一想到这个,谢直都快忍不住了。

  “走吧,咱们赶紧去给舅舅帮忙,我都迫不及待了呢!”

  牛家兄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