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汜水第一才子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613 2019.07.14 07:10

  牛家舅舅端上来一碗面,谢直吃了,自然也就答应了他,尽量控制,不打架。

  舅舅牛老五看着他狼吞虎咽,乐呵呵地问道:“好吃不?”

  谢直点头,好吃,真心话,这是他穿越到大唐以后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颇有点后世水盆羊肉的味道,再配上点纯手工的劲道面条,那味道,绝了,说实话,谢直吃完之后,都有撺掇舅舅开面馆的心思了,放在后世可能也就是一个好吃点的外卖水平,但是在大唐,绝对是好东西。

  牛老五嘿嘿一笑,转而却叹了一口气。

  “三郎,刚才舅舅让你答应今天不要动手打人,其实是为了你好……

  舅舅知道,你这孩子心思重,这些年动手收拾杨龟寿,全是为了给舅舅出气。

  要是平常,就是你砸了这朝廷的驿站,你舅舅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不过是些钱财而已,赔他就是!这十多年的驿长干下来,我赔得起!就算不要这个驿长了,也不算什么,我老牛家就算关了客舍去开一家面馆,照样能过上好日子,况且这些都是你谢家的恩惠、我那姐姐的遗泽,这个道理,我明白。

  但是,今天,不行。

  为啥?

  我听说今天的饮宴遍请了县中的才俊,说是饮宴诗会,其实是为了给王少府选徒。

  我听说你现在知道上进了、想读书了,这是好事,还有心思拜王少府为师,那就是更好了。

  不过,也更不能动手了。

  你想,先不说你能不能入了王少府的法眼,如果你在饮宴上动手打了人,人家王少府怎么想?噢,你是谢家三少爷,你敢动手,还不分场合,这不是把我的收徒饮宴给搅和了吗?

  等到了那时候,就算人家王少府看你不错,也不能收你为徒了,你想,还没入门呢,就敢当着他的面打人,这要是入了门,以后碰上相同的事儿,你还动不动手?他能保证你不动手吗?人家王少府收徒是要教出来一个读书人的,他又不是要教一个莽夫出来,对不对?

  所以,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最好忍着点,啊?”

  谢直无奈点头,他知道牛老五完全是为了他好,自然不好对亲舅舅多说什么,不过他的内心的狂躁的——你们一个个的都要干什么!?都怕我动手,难道我是变态吗,还是暴力倾向特严重那种!?再说了,动手打人这种事,格调太低,咱不屑为之!收拾杨龟寿还用费那么大劲儿吗?等我安排牛佑的事情成了,他还能蹦跶几天!

  舅舅牛老五看了他这个德行就知道这货没走心,不由得有些暗自焦急,想了想,便开口说道:“三郎,你也不要嫌舅舅啰嗦,今天不让你动手,真是为了你好,这样,咱们具体一点,你得答应舅舅,今天不能动手去揍杨龟寿。”

  谢直给气笑了,我都给他挖好坑了,一个月之后就能见分晓,现在揍他干什么,真给他打个腿断胳膊折的,到时候他自己不跳坑怎么办?

  “舅舅放心,三郎答应你,今天不揍杨龟寿。”

  谢直这一答应,倒是给牛老五弄懵了,直愣愣地看着他,脸上全是犹疑,突然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说道:

  “我明白了!三郎虽在汜水多年,却从来没有进学,对县里面读书人的情况还不了解吧?”

  谢直点头,他这些年光跟着谢家老爷子练武了,如果老爷子有事不在,他就基本跟牛家兄弟泡在一起,对汜水县的情况还真不算了解。

  “果然如此!”牛老五一拳砸在掌心,跟柯南破了案似的,“我说三郎怎么会轻易答应此事,原来还不知道杨龟年是怎么回事!”

  谢直哂笑,那货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一个勾引有夫之妇的废物而已。

  结果,舅舅下一句话,却让他一愣。

  “三郎想必不知道吧,那杨龟寿号称我汜水县第一才子……”

  谁!?

  杨龟寿!?

  就那个草包,还第一才子!?

  这汜水县的文化建设搞得也太不像样了!

  只听牛老五继续说道:“可能是让你把他打出心理阴影来了,杨龟寿从小就见不得刀枪剑戟,别人说话声音大点他都害怕,杨家也不能让这孩子就这么长成一个废物啊,就给他请了一位私塾先生教他读书习字,却没想到,杨龟寿别的看不出来,却在读书一事上极有天赋,七岁识字、九岁读经,十一岁的时候就能作诗了。

  杨家一见他如此,自然是大喜过望,花费重金重新为他聘请名师不说,还把他送进了县学,据我所知,他进入县学之后读书还算刻苦,基本年年都是县学第一,就在刚刚结束的县学考试中,他又名列第一……”

  谢直听了,很是错愕,还真没想到,这货还能有这两把刷子?怪不得柳三姨宁可花费重金,也要让他参加这一次的选徒饮宴,原以为是杨家通过刘县令走通了王昌龄的关系,给他内定一个名额,现在看了,这种准备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更重要的是,这货还真有点才学,就算真选了他,汜水县的其他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牛老五看着谢直若有所思,继续劝解道:

  “今时不同于往日啊……

  平常的时候,你见到他,动手打了就打了,反正他从小就挨揍,想必已经习惯了。

  不过今天的饮宴上,肯定要作诗啊作赋啊,这可是他杨龟寿最擅长的东西,而你……不说也罢。

  我就是怕你看到他在饮宴上大出风头,一时忍耐不住,再次出手揍他……”

  谢直点头,终于明白舅舅这一家子人到底为什么担心了,自家的名声不好,还全是因为揍杨龟寿得来的,肯定从心里瞧不起他,结果今天饮宴之上,人家注定要光华夺目,说不定还会直接入了王昌龄的门墙,而自己这个“帽子恶霸”,说不定还得被别人挤兑挤兑,到那时候,还真不一定能不能忍住。

  不过谢直却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对杨龟寿还真没有那种比较的心思,更何况还给他准备好了一份“厚礼”,正等着看戏呢,怎么可能在好戏开演之前先把主演给揍一顿?不过看今天这架势,不甩出来点干货,舅舅恐怕不会放过自己了。

  “舅舅不必担心,三郎之所以答应您今天不出手揍他,乃是因为不能因为一时意气之争坏了三郎拜师王昌龄的大事。

  舅舅想必也不知道,王少府极爱三郎的书法,曾有‘或因三郎、名扬天下’之语,牛佐牛佑两人都是见证。

  另外也不敢瞒舅舅,三郎此来参加饮宴,手中却不是县衙发送的请柬,而是王少府亲手书写的,而且少府也有明言在先,今日要让三郎记录饮宴盛况以作纪念。

  舅舅请想,少府既然独爱三郎书法,又如此看重三郎,只要饮宴结束,三郎做一篇传记出来给他,到时候再多多美言几句,拜师一事岂不大有可为?

  所以,区区杨龟寿,今日已然不在三郎眼中,三郎又怎么因小失大?”

  牛老五一听,大为惊喜。

  “有这等事!?”

  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后,更是欣喜若狂。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我那姐姐在天有灵,也会欣喜!”

  谢直见了,呵呵一笑,“如此,舅舅可能相信三郎了吧?”

  “信了,信了!你都要拜师王少府了,舅舅还有什么不相信你的。”牛老五说完,却转身看向自家的两个儿子:

  “你们兄弟二人听真,今日什么都不用你们干,你们就给我看住了你们三哥!

  他要动手的时候,一定给我拦住了!

  要是拦不住,你们俩动手先把杨龟寿给我揍一顿!无论如何不能让你三哥动手!

  听清楚没有!?”

  牛家兄弟:“……”

  谢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