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乡贡第一关就不好过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309 2019.07.23 07:30

  往后的日子里,谢直又恢复了平静,上午背书习文,下午听王昌龄的讲解,晚上回到家将一天的内容总结一番。

  一天如此,天天如此。

  一开始的时候,谢府中人听到三少爷要读书的消息,都挺懵,堂堂“汜水县帽子恶霸”竟然知道上进了?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尤其是卸任了管家娘子的柳氏,更是私下里咒骂,什么一时兴起,什么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什么就他那脑子还读书,就算王昌龄拿着棍子在后面追着,没个三年五年也没个结果之类的闲话,更是在谢府部曲、奴婢之中大行其道。

  结果,一个多月的时间,谢直专心向学,连“演武场”都不去了,即便牛家兄弟就守在他的身边,人家也只满口的之乎者也。

  这样一来,谢府闲话就少多了,除了柳氏一如既往地黑谢直之外,谢府众人纷纷收起了轻视的心思,投身谢家时间最长的谢忠,更是直言不讳——当初大爷谢玉科考之前,就是这么读书的,三年,进士及第!如今三少爷也是这样,说不定还真能为谢家再多读出一个进士来。

  众人听了,都挺激动,谢家部曲也好、奴婢也罢,都是依附于谢家存在,只有谢家好了,他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安稳,如今三少爷读书进学,眼看着这股劲还真像那么回事,自然激动了,谁还不愿意谢家公侯万代啊?不就三年嘛,等等呗,等着三少爷带着谢家再上一层楼!

  结果,众人再一次被谢直震撼了,一个月,就能考进士了?这么简单吗?部曲首领谢节最楞,口快心直地来了一句,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我也能考啊?直接就被老管家谢忠一脚踢翻了,不但挨了揍还挨了骂:

  “就你那脑子还想考进士?想瞎了心了吧!?三少爷年少的时候虽然荒唐,但是不和牛家兄弟在一起胡闹的时候,哪一天不是躲在书房练字?要不然的话,三少爷怎么会去石淙山,还差点丢了性命?现在追随名师进学,正是厚积薄发,你个莽夫,懂个什么!?”

  谢节听了,大眼珠子一个劲乱转,突然压低声音问老管家:“忠哥,你说,是不是三少爷昏迷的时候,被大爷托梦了,然后大爷在梦中对三少爷亲自教导一番?要不然的话,三少爷怎么会突然开窍了呢?”

  谢忠听了,看着他满是八卦的双眼一阵无语,然后又是一脚,转身就走了。

  谢节一懵,不过忠哥没骂人反而踢了我一脚,这是个啥意思,难道我猜中了,忠哥提醒我不要外传?

  随后,汜水城中就开始流传一个传说,说什么谢家大爷谢玉身死之后,阎王爷都替他可惜,命他前往石淙山出任山神一职,赶上谢家三少爷在石淙山跌落悬崖,是谢山神亲自将儿子救了起来,然后对他悉心教导,正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谢家三少爷昏迷了三天,其实是和谢家大爷在石淙山学习了三年的时间,直到学成之后,才被谢家大爷放了出来……

  当谢直听到这个流言的时候,一阵无语,尤其告诉他流言的人,正是他正式拜入门下的师父,面对这老王双眼中熊熊燃烧的八卦火焰,谢直很想问问他,你四不四傻!?这要是真的,你这个当师父的何以自处?还腆着脸问呢!?

  老王从谢直那么没有得到正面回应,有点失落,随后又问:

  “我让你抄录的那份《论盐》呢?怎么还不给我拿来?”

  谢直一拍脑门子,忘了,眼看着王昌龄就要发火,赶紧解释:

  “王师,非是三郎将王师的吩咐不当回事,而是这两天三郎的心中有些混乱……

  我入学国子监的事儿,我二叔回信了,办不了……”

  “怎么办不了啊?”老王果然让谢直一句话就给带偏了。

  “二叔在回信中说进士科今年办不了,具体原因没说,不过倒是给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要是我一定要进入国子监的话,就先进入明法科,然后等到明年再找人转成进士科。”

  “今年办不了,明年就能办了?还是转科这样的操作?会不会是其中有什么变故,或者你二哥谢正今年就要科考,你二叔……”老王说着说着就老脸一红,他现在的身份是谢直的师父,却在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谢直的家人,实在有点……

  谢直摇摇头。

  “就我了解,我二叔不是那样的人,这其中或许真有什么变故,让才二叔如此……”

  说着,谢直强行振奋精神。

  “王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三郎今年就是要参加一次科考,既然不能入学国子监,走不得生徒的捷径,那么,三郎即便走乡贡一途,也要参加科考,左右不过是多一场考试而已!”

  老王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国子监今年的名额只有明法,不走乡贡还能如何?难道放着进士不考去考明法不成?

  不过要走乡贡的路子去考进士,可不仅仅是多了一场考试那么简单。

  “府试暂且不说,单说县试,恐怕就有些关隘……”

  老王说着,有点心虚地看了谢直一眼。

  “主要是县试主考,就是刘县令,成与不成,全是他一句话……

  至于县尊与你我师徒的关系……你也知道哈?”

  谢直点头,可不知道吗,人家费劲巴拉地给你办了个收徒仪式,结果想推荐的人一个没选,最后还把一帮子人全晾在驿站了,据说当天刘县令是黑着脸走的,这关系要是能好了,那才叫见了鬼了。

  老王颇有一种“我当初任性,连累你今天挨揍”的尴尬,对谢直继续说道:

  “县尊主考县试,肯定会对你多有苛刻……

  而且据我听闻,县中杨家、柳家两家人近日频繁出入县衙,要是王某没有料错的话,今年的县试名额,他们就要占去两个……

  你也知道,汜水县每年的乡贡名额,只有三个,既然被他们占据了其中两个的话,你就只能和县中其他学子争夺那唯一的名额了……

  虽然这些天你的学业突飞猛进,不过,我也不敢放言你一定就比其他学子要好。

  还记得当初驿站之中的那位于诚吗,自从驿站饮宴之后,我特意找了他过往的诗文来看,至少和你不分伯仲……”

  谢直听了,默默点头,一共名额就三个,杨龟寿和柳放占去两个,自己和于诚争夺第三个的话,又有一个死不待见自己的刘县令做主考官,这结果,还用说吗?

  老王也是替他着急,犹豫了半天,这才开口:

  “以为师看……不如你也去拜访一下刘县令吧,以你谢家在汜水的……”

  谢直却直接摇头。

  “王师不必多言!

  以谢家资源走通县尊的关系,谢某断然不会如此!

  至于县试,三郎自有妙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